冷逆专业户/杂事重症患者/
在Lof是不称职的写手/b站:溺爱超人

【架空/洵玥】乌龙姻缘劫 第五章

    第五章


    “姑……姑爷,我自己来吧……”


    “我都说你别动,就这么呆着!”


    月七身上的伤口触目惊心,几乎鞭鞭皮开肉绽,看的燕洵心中一直在骂那宇文怀的娘,但是骂了一半就心想不对,宇文怀的娘不就是宇文玥的娘,这一骂不就是骂了两个人,还是算了。


    将伤药涂在月七身上,看月七额边冒出细汗强忍疼痛,燕洵还是不免觉得那宇文怀实在狠毒。


    “这衣服就破成这样,你赶紧去换套新衣服吧。”


    “姑爷,你的伤……”


    “不碍事,我自己来。”


    拒绝了月七的服侍,燕洵坐在了木椅前,对着那铜镜开始打量起自己的伤口。


    月七原本还想开口,却见坐在床榻边的宇文玥对他摆手,便顺从的退出了房。


    沾在脸上的血迹已凝固,十分不好擦拭,燕洵双手在脸上摆弄了几下,却怎么也是擦不掉,当他准备一狠心将那血痂一把扣下时,宇文玥从身侧夺过了他手中的湿帕,坐到了他的身前。


    “自己处理不了的事情,就不该逞强。”


     燕洵知道宇文玥这双关语其中一关是在说自己不该去管月七之事,但他怎能坐视不理。 

    

    宇文玥将湿帕敷在燕洵的脸上,不一会那血痂便随着帕子掉落下来,见宇文玥要将手伸进水盆中,燕洵想起了他寒疾的事情,赶忙拉住了他的手,帮他将帕子在水中拧了拧。


   “他气急败坏,我早知道他不可能这么安分。”


    盯着宇文玥轻启的唇,燕洵因为伤口刺痛咧了咧嘴角,却不叫痛。


    “那我问你,你就任凭他欺辱你的侍从?”


    宇文玥将帕子扔进水盆,拾起了桌上的伤药,倒在了指尖上。


    “就算你不发声,你我二人刚刚成亲,这大喜日子还未过,知道宇文怀如此之举,祖父也定不会饶他,你这一鞭……真是挨的委屈。”


    粘着药末的手指贴上了燕洵的脸,那药融入伤口之瞬,燕洵被疼的睁不开眼,本能的去推开宇文玥的手,但却因为那人冰凉的体温而收了力,只是轻轻握住了那人的手腕,迟迟没有松开。


    宇文玥并无回应,他就任由燕洵抓着他,将那些药末一点点的涂在了那红肿的伤口之上。


    “难不成从小,你就是这样天天算计的过着日子?”


    看着宇文玥深邃的眼,燕洵轻声问道。


    他只见宇文玥眼眸闪过一丝波澜,突然翻手挣开了他,扣好了桌上的药瓶子。


    “那宇文怀,为何处处刁难你?”


    这第二问,宇文玥还是不答,燕洵自知无趣也不追问,看着铜镜里自己满脸的白霜,抬手就要去摸,却被宇文玥擒住了手。


    “不要碰。”


    盯着自己手背上宇文玥那发白的指尖,燕洵顺着那白衣看向宇文玥的脸,只见那人突然面上一红,赶忙松开了燕洵,急忙就要起身。


    谁知起的太急,还未复原的身体竟是一顿,双腿发软便向旁倒去,见状燕洵赶忙起身扶住了他。


    看宇文玥一脸尴尬想挣开自己,燕洵这次也没顺他的意,扶着他就往那床榻走去。


    看着宇文玥撇头不语回避自己的样子,燕洵突然想看看这人陷入窘境的样子。


    “你这病秧子,就别逞强了。一夜夫妻百日恩嘛,我照顾你也是应该的。”


    果然还没等话音落下,宇文玥抬手想要袭上他的穴位,燕洵侧身一躲才避开了这一击。


    “我开玩笑的……哎哟……”


    燕洵这一笑,扯动了他脸上的伤口,把他疼得直跺脚。


    恍惚间,燕洵好像看到了宇文玥勾起的唇角,只是等他再定睛去看,那人却还是与平时无差,满面冰霜。


    这一番胡闹过后,燕洵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宇文玥却是怎样也睡不着了。


    因为伤口燕洵只能侧头枕着手臂,这角度刚好可以让宇文玥看到那人因熟睡张开的嘴。


    那时宇文玥心想,曾几何时他也想过去做燕洵这样的人,不问世事活的逍遥自在,可谁知天意弄人,老天偏偏逼他做这悲苦之人。


    一声呼噜叫回了宇文玥的思绪,看着燕洵唇边口水直流却还呼呼大睡的样子,宇文玥不禁笑出了声。



    

    

    

    

    

    

    

    还未夜深便有下人通报让他与燕洵二人去客厅,说是宇文灼为了这桩好事办了宴,请了西域人来表演。


    宇文玥也已无碍,便拉着燕洵随去了。


    果然如宇文玥所料,当宇文灼看到燕洵脸上的伤痕时,那望向宇文怀的眼神尽是怒意。


    “今日之事,都是怀儿不对,老夫已经罚过他了,还请燕公子给老夫一个薄面,原谅了他吧。”


    宇文灼说完,便给宇文怀使了个颜色,燕洵望向宇文怀时,就见宇文怀捏着手中的酒杯慢慢走到自己身前,竟是弯着腰对自己敬了杯酒。


    看着那杯中酒,燕洵心想这里莫不是又放了什么药吧。


    “不敢不敢!”


    嘴上说着不敢,燕洵其实心里也是真不敢。


    他这身子里还有这老头子给下了毒,他哪敢不原谅这宇文怀啊。

    

    而且你们都姓宇文,就我一个外人,这老头子这能做好面上功夫,也是好了。 


    接过宇文怀手中酒杯时,燕洵看到了宇文怀手背上的伤痕,心想这老头还挺公正,真罚了他。


    将酒倒进口中,燕洵对着宇文怀一笑,赶忙的坐到宇文玥身边。


    燕洵才刚坐下,宇文玥便故意将筷子扔到了案台之下,示意燕洵去捡。


    得知宇文玥之意,燕洵点了点头,弯身捡筷之时,也将口中的酒吐在了垫子上。


    西域人表演的确精彩,看的燕洵拍手叫好,旁人也是十分欢愉,唯独坐在对面的宇文怀始终盯着二人,喝着闷酒。


    演出完了,宇文灼体谅宇文玥身体欠佳,刚想要散席,宇文怀便起了身。


    燕洵心想这人定是要作什么幺蛾子了。


    “祖父,昨天之礼太匆忙了,有些民间礼节我们都没做,这也太轻待我玥弟了不是。”


    像是觉得宇文怀此话有理,宇文灼也不反驳瞧着宇文怀拾起了桌上的红枣,又命下人拿来了针线,将那红枣用线拴起。


    “民间有一礼节,就是这二位新人,要合力把这枣给吃了。”


    “这简单啊,拿来拿来!”


    说着,燕洵就要去拿枣,却被宇文玥按住了腿。


    “简单?自然是不简单!你们两个人不能用手,这枣是悬挂在你二人之间,你们要嘴对嘴把这枣给吃了。”


    这规矩一说,可是让燕洵愣了愣,宇文玥也收紧了身侧的拳。


    一旁的宾客却已经在叫好,吆喝二人赶快吃,恨不得赶紧凑上这场热闹。


    “怎么,我看玥弟面露难色,是不好意思,还是说与这燕公子是真情假意啊?”


    宇文怀面上说笑,但却是话中有话。


    见这劫是躲不开了,燕洵一拍大腿,起身拿过了宇文怀手中的红枣。


    “那就多谢兄长了!”


    坐回宇文玥身旁,燕洵抬高手将枣吊在自己唇边,瞧了瞧面露难色的宇文玥,对他露出一笑,突然伸手揽过那人的腰,将宇文玥拉近自己。


    “这一关是躲不过了,我们就将计就计,回去了燕洵给你赔罪。”


    二人鼻尖几乎相贴,燕洵的唇贴着那枣,用只有二人才能听到的语调对宇文玥说着这话。


    宇文玥深知燕洵之理,对着那人轻点下巴,便对着燕洵缓缓张开了口。


    那枣面极其光滑,任是二人咬了几次都没有咬住,身旁人的吆喝还是不断,燕洵对着眼趁着那枣在宇文玥唇上不动时,便一口咬了下去,谁知这枣如此不听话居然滑向了一边,而这一口,燕洵竟是咬在了宇文玥的唇上。


    这唇瓣相贴,几乎是唇齿交合,燕洵的眼睛瞪的老大,在一旁侍女捂住眼睛时赶快的松了口,只见宇文玥的唇上已经留下了自己牙印,眼前那人原本雪白的皮肤也是蒙上了一层绯红。


    “还没吃到,不算不算!”


    客厅内热闹不断,看来要是吃不到这枣今天是别想走了。


    抿了抿自己的唇,燕洵看着宇文玥唇上的牙印竟然觉得喉间发紧。


    他动了动喉结,将宇文玥拉得更近。


    “我们想些办法,先别让它动了。”


    宇文玥没有吭声,燕洵以为是得到了默许,让那红枣回到二人之间,用唇轻轻抵住了枣的边缘向前凑去,让宇文玥抵住另外一侧,于是唇与唇之间便是隔了一个枣的距离。


    顺着这夹击,燕洵张口终于将红枣一端咬在了口中。


    “一个人吃可不算!”


    这规矩怎么这么多!燕洵心中抱怨,心想这宇文玥面皮薄,怎能顺了他们的意,可还未等他设想完,便突然觉得唇上一沉,宇文玥竟然张开咬住了那枣的另一端。


    这枣身本就不大,被咬去了一半时,燕洵与宇文玥已经是鼻尖相贴,唇角相蹭。


    看着宇文玥在自己眼前张口,露出粉舌的样子,燕洵猛地闭上了眼睛,抓着宇文玥的手更是紧了几分。


    叼出燕洵口中的枣核,宇文玥转头看向宇文灼,身旁的人已都是在拍手叫好,只有那宇文怀满面不善的看着二人,眼中尽是戾气。


    感知一切已经结束,燕洵才慢慢睁开眼,动了动已经坐到发麻的屁股,在看了看刻意偏开头的宇文玥和他发红的耳尖后,将桌上的酒水一饮而尽,偷偷擦去了手心的汗水。


评论 ( 35 )
热度 ( 233 )

© 溺爱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