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逆专业户/杂事重症患者/
在Lof是不称职的写手/b站:溺爱超人

【朱亚文X翟天临】半熟奶香 [PWP慎入]

一篇5000字的小车,送给我的 @撸撸茶  期待你的正文!

爱你的七哥哥!!

-----------------------------------------------------

 【朱亚文X翟天临】半熟奶香 作者:溺爱超人

 

阅读提醒:

首先,这是一篇PWP……嗯,这三个字字母似乎已经足够了。

未成年就谨慎观看,我怕辣了你们稚嫩的双眼。

以及我不接受任何恶毒评论。谢谢。

 下面正文。


=======================================

   有一道赤裸裸的视线在注视着朱亚文。

 

   他不是没有发现,只是每当他试图去捕捉,却什么都找不到。

 

   “文哥,看啥呢?”

 

   被好友拍了拍肩,朱亚文撇嘴一笑,喝掉了杯中最后一口酒。

 

   “可能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老感觉有小鬼盯着我。”

 

   朱亚文这话说完,俩人一对眼大笑出声。

 

   “我说文哥!你可真能掰,那就算是有鬼跟着你,那也是艳鬼!”

 

   一巴掌拍上好友的后脑,朱亚文接过酒保递上的酒杯,凑到唇边边转身向身后望去。

 

   这次他看到了那个人。

 

   如果朱亚文没记错,他已经在那里坐了很久,其中只有两次的起身便是到自己的身边向酒保要酒。

 

   他是故意的。

 

   “诶,我去个洗手间。”

 

   拍了拍好友的肩膀,朱亚文扯了扯西装的衣摆,往酒吧后门走去。

 

   

   

   

   

   

   他躲在步梯的拐角处,坐在阶梯上给自己点燃了一支烟,然后将身体藏在阴影里。

 

   果然和朱亚文预料的一样,过了不到十分钟,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接近了他。

 

   当看到站在门前四处张望的人时,朱亚文悄悄的起身凑到那人的身后,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突然的触碰让那个人一惊,他赶忙回过身看向来人。

 

   等他看清站在他身后的面容后,刚刚的慌张一扫而空,抬眼看着朱亚文就挑起了嘴角。

 

   “这乌漆嘛黑的,找什么呢?”

 

   将一侧的身体靠上墙壁,朱亚文眯眼看着这人低声问到。

 

   刚刚他坐在那里身体被阴影覆盖,朱亚文只是模糊的看到了他的轮廓,现在站在自己身前,较自己而言,虽然矮了那么一点,倒也算是个高个。

 

   “没有,里面太闷,想出来抽根烟。”

 

   他凝视着朱亚文的嘴唇,最后将视线落在朱亚文的眼角。

 

   那黏腻的视线让朱亚文觉得心里发痒,在互相对视了几秒后,朱亚文将手塞进口袋掏出了烟盒,还未打开,一只手覆在了他的手背上。

 

   “没那么麻烦。”

 

   他的手被推了下去,接着刁在口中仅剩一半的烟支被抽走。

 

   那被自己咬的扁平的烟头被那人塞进了口中。他收紧双颊用力一吸,一阵烟雾扰乱了朱亚文的视线。

 

   当烟雾散去,朱亚文看到了那人薄唇上的一颗痣。

 

   “你这唇边痣,该叫它美人痣呢,还是美男痣啊?”

 

   朱亚文调笑着对方,见那人因自己垂头浅笑,一时间他握着烟盒的手竟不自觉的收紧,无处安放后将其藏进了口袋。

 

   “你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

 

   他用舌尖舔了舔上唇,在唇与痣间留下了一条晶莹的水印。

 

   他妈的。

 

   “我的车停在外面。”

 

   抖了抖衣襟,朱亚文越过那人疾步向出口走去,发现身后没有紧跟上来的脚步声,朱亚文回过头,看向那依然站在原地的人。

 

   “你不和你的朋友说声再见吗?”

 

   将燃尽的烟支扔到地上,他抬头对上了朱亚文的视线。

 

   “这时候还能想着他,老子就不叫男人了。”

 

   说完朱亚文回过身大步离去。

 

   看着那朱亚文宽阔的肩膀,他撇嘴一笑快步跟上他,上了车。


夜行车请点我


    车门被关上,朱亚文看着那冲自己摆着手大步要离开的人,心急的摇下了窗户。

 

   “喂!”

 

   他这一唤,翟天临便停下了步子,转身望向他。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摘掉了脸上的墨镜,朱亚文因为那刺目的阳光眯上了眼。

 

   他看翟天临转过身走向自己,他撤开手臂让翟天临将手搭在他车窗边缘,视线却未曾离开那人。

 

   “我叫什么……重要吗?”

 

   翟天临的手指故意滑过朱亚文的手背,他敲了敲朱亚文指上的骨节,对他撇嘴一笑,凑近了他。

 

   “但是我喜欢你叫我宝贝……我的爷。”

 

   一把推开朱亚文的手,翟天临倒退了几步,就欲转身。

 

   那低沉的声音却再次叫住了他。

 

   “你几点下班,我来接你。”

 

   盯着朱亚文带笑的脸,翟天临歪过头不解的看着他。

 

   时间一秒秒流逝,当翟天临发现朱亚文脸上的期待并没有随着自己的不语而消失时,他垂头一笑,扯了扯自己的衣袖。

 

   “不加班的话,五点。”

 

   说罢,翟天临转过身。

 

   他向前走了几步好像想起了什么,又再次的回身望向一直盯着他的朱亚文。

 

   “对了,我一般都走正门。”

 

   看着翟天临那带着稚气的笑脸,朱亚文对他点了点头。

 

   直到翟天临消失在这公司的门内,朱亚文才转过头将墨镜重新带回脸上。

 

   他打开手机,定了一个四点半的闹钟,迟疑片刻后,在是否每日提醒的选项上打了勾。

 

   翟天临昨晚躺在他身下承欢的模样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朱亚文摇上窗户才发现今天早上这人用的是他的香水。

 

   那张奶唧唧的脸配上古龙水的味道,朱亚文不由得笑出了声。

 

   因为那时候他想到了四个字。

 

   半熟奶香。

 

   Fin.


评论 ( 36 )
热度 ( 747 )

© 溺爱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