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逆专业户/杂事重症患者/
在Lof是不称职的写手/b站:溺爱超人

【小关周/关宏宇x周巡】默白 Chapter .1.

没有高姐姐,没有命案,私设如山,谨慎观看。

友情提醒:lo主坑品不佳,写到哪算哪。

以及,你看到的都不是你看到的。

--------------------------------------------------------

【小关周/关宏宇x周巡】默白


  Chapter .1.

 

    

    

    

    

    “喂……”

 

    “周巡,我都等了大半天了……你……你怎么还不来啊……诶!你谁啊!你别碰我,我没喝多……你快点过来,我……”

 

    没等电话那头的人说完话,周巡就按下了挂机。

 

    他将背靠到办公座椅上,揉了揉发酸的脖颈,一垂眼便看到了放在整理箱最上面自己和关宏峰的合影。

 

    手中的档案袋被啪的一声扔到桌上,周巡抓起桌上的车钥匙,狠狠关上了办公室的大门。

 

    “师傅!这急匆匆的怎么了?”看周巡大步向门口走,小汪撵了几步没撵上,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命案了,抓着外套就要和周巡上车。

 

    “你拉车门干什么呀?”整了整外套,周巡看向一脸懵逼的小汪。

 

    “不……不是出命案了吗?”听周巡这么问,小汪瞪圆了眼睛,抓着车门的手也放开了。

 

    “出什么命案,我去找关宏宇。”说着,便关上了被小汪拉开的车门,一脚油门开出了大门。

 

    看着那冒着尾气的车尾巴,小汪挠了挠头,心想着这原本水火不容,一见面就恨不得挠一起去的俩人,最近怎么老往一块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找到关宏宇的时候,这人正嬉皮笑脸的饭店老板说着什么,后者则一脸不耐烦。

 

    一把扯过关宏宇的后衣领,周巡将五张红色大票拍到了吧台上。

 

    “够吗?”将关宏宇向后扯着,周巡用墨镜腿将菜单勾了过来。

 

    被周巡浑身上下散发的暴戾气息吓得不敢说话,老板脸上原本的不耐一扫而光,知道眼前的人不好惹,只得点点头,剩下的几十块钱他也不要了。

 

    “你放屁!我带几个朋友吃饭能花上五百块钱啊!你好好说说我吃什么了能花五百块钱!”

 

    被周巡抓着关宏宇的嘴也没停下来,身子够着就要往前上和去那个老板理论,指尖还没碰到吧台,就被周巡一把扯出了门外,塞入车里。

 

    上了车,关宏宇那嘴碎碎道的也没停下来,周巡用力踩下油门,打开了关宏宇那侧的窗户,突然刮入的凉风塞了关宏宇一嘴,才让那人咳了咳,闭上了嘴。

 

    这被冷风一吹,关宏宇酒也醒了大半,歪头看了看开车的周巡,将身子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

 

    车停到关宏宇家楼下,周巡给他拉开了车门,推了那人肩膀一把。

 

    “差不多得了,刚才不还生龙活虎的吗?”

 

    听周巡这么一说,原本装睡的关宏宇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扶着车门下了车,脚踩到地上,身子就一软,要不是周巡扶着他,铁定摔个狗吃屎。

 

    “我这看你的脸都分成八瓣,真走不动了。”

 

    周巡怼了关宏宇几拳,这人也直不起身,周巡骂了几句娘,给车上了锁,扶着关宏宇上了楼。

 

    用关宏峰给自己的备用要是打开他家家门,周巡将关宏宇扔到了床上,刚转身要走,就被关宏宇从身后抓住了手腕。

 

    周巡一转胳膊想要挣开关宏宇,原本喝多的人却从床上直起了身子,一把抓住周巡的肩膀,使劲想后一甩,周巡已经被他按在了床上,关宏宇整个人也已经压在了他的身上。

 

    拧了拧被关宏宇抓着的腕子,周巡瞪着那满眼通明的人,暗骂了一句操。

 

    “你他妈不喝多了吗。”

 

    在关宏宇身下用力挣扎,都抵不过那人一身的蛮劲,几下的功夫,身上的皮衣已经被扯了下来。

 

    “关宏宇你他妈有点撇,我局里还有事儿呢!”

 

    才撑起的身体又被关宏宇按回了床面,白色T恤里钻进了一双火热的手,及其不老实的揉弄起他的胸膛,直到乳尖被捏的发疼,周巡终于耐不住性子,一脚踢上了关宏宇的下身。

 

    “关宏宇你有完没完了!”

 

    坐到床边,周巡看着那倒在床上捂着下身疼的龇牙咧嘴的人,狠狠的叹了口气,捋了把凌乱的头发。

 

    “操,周巡……”

 

    关宏宇从床上坐了起来,因为命根子受到了重击,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唯有一双眼睛通红不已。

 

    “我哥临走时候怎么和你说的,他让你好好照顾我,你就这么照顾?!”

 

    提到关宏峰,周巡这气就更不打一出来,抓过床头柜上的水杯,狠狠砸向了关宏宇。

 

    杯子擦过关宏宇的额头落在床上,原本蓝色的床单被水浸湿像是染上了墨,周巡再抬眼去看,关宏宇额上的口子已经溢出了血。

 

    

    

    

    

    

    

    关宏峰是在半年前离开津港的,说自己准备去国外进修,主要也是看够了这血杀命案,想给自己留个清净,说没个十年八年不能回来。

 

    将关宏峰送到机场的时候,周巡塞在口袋里面的手心里都是汗,现在想想那应该是代替他眼睛流出的眼泪。

 

    毕竟,他周巡可喜欢了关宏峰十年啊。

 

    这十年何其漫长,他想说的想做的,一样没干成,最后还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喜欢的人离开,脸上还必须带着笑,极其和蔼的和他说声‘保重’。

 

    被关宏峰拍了拍肩,周巡才回过神,他看向那双深邃的眼,里面依然是自己看不透的深刻。

 

    “我弟弟你也知道,不是个省油的灯,你多帮我照顾照顾他。”

 

    话说完,俩人就一起转头看向蹲在墙边一言不发抽着烟的关宏宇,他脑袋上面还顶着个禁止吸烟的标志,烟雾将那牌子遮住时,保安也走过去了。

 

    “老关,你这是为难我。”

 

    周巡刚说完,关宏峰就给他手里塞进来一把钥匙。

 

    “我和我弟从出生就没分开过,除了我他也没别人了,你在我心里比任何人都值得信任,你就当用我们这些年的情谊,换他一条活路。”

 

    关宏峰这话,周巡听懂了。

 

    他知道关宏宇本性里就透着邪气,不扶正指不定往哪条歪路上就去了,他想让自己在关键的时候,能放关宏宇一马。

 

    但是万万没想到,他这十年终究是抵不过关宏宇一声哥。

 

    钥匙锋利的边缘割的周巡手心生疼,他勉强撑起嘴角,对关宏峰说了一句‘成’。

 

    “我知道你俩以前就一直互看不顺眼,他要是真有什么冒犯了你的事儿,你多担待。”

 

    看着关宏峰脸上的伤疤,周巡笑出了声。

 

    是啊,情敌之间能看顺眼吗。

    

    

    

    

    

    

 

    记得以前周巡一去关宏峰家里,这死小子肯定就无缘无故的找茬,不是说自己这做的不好,就说自己那干的不对,直到有一天俩人实在绷不住,在屋里狠狠的打了一架,周巡就问关宏宇“你他妈成天的没事儿找事儿,当个电灯泡,你以为我爱往你家跑!你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哥啊?”

 

    “你放屁!就你那瞻前马后哈巴狗的样,瞎子都能看出来你喜欢他!”

 

    “那你成天碍什么眼啊!和我不对付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也喜欢你哥呢!”

 

    “对!我就喜欢了!你俩就是不能在一起!”

 

    关宏宇这话一说完,周巡和他都是愣住了。

 

    直到关宏宇抬眼对上周巡的视线,周巡才知道,原来这个离经叛道的死小子,喜欢上了自己亲哥,把自己当情敌了。

    

    

    

    

    

    

 

    跨坐在关宏宇的身上,周巡被关宏宇扣着腰,身子上下颠动着。

 

    关宏宇硬挺的火热深埋在周巡的身体里,每次抬起腰部用力贯穿,周巡的都会咬紧嘴唇,在喉间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吼,每到这时关宏宇都忍不住想用手指撬开这人的嘴,让他叫出声。

 

    将手覆到周巡的后颈,关宏宇揉着他那半长的卷发,手掌用力向下一扣,就要去吻周巡的嘴,周巡却先一步扭头躲开,一巴掌狠狠拍上关宏宇贴着纱布的额头。

 

    “哎哟我去,周巡你下手能不能不这么黑!”

 

    “老实点。”

 

    再次拍开关宏宇伸过来的手,周巡将手按在关宏宇的胸膛,双膝抵着床铺,自己动作了起来。

 

    那时,周巡看向两眼发直的关宏宇,故意夹紧了双臀。

 

    

    

    

    

    

    

    

    他也不知道,他和关宏宇怎么会发展到现如今的状态。

 

    他只记得,关宏峰走后,关宏宇破天荒的约他一起吃顿饭,要了两大箱啤酒,说是在机场不能冲他哥哭,现在来借酒消消愁。

 

    关宏宇和周巡从白天喝到了晚上,两箱酒转眼只剩了几瓶,俩人也已经是浑浑噩噩,舌头根子都硬了。

 

    关宏宇一直喋喋不休的问关宏峰和他说什么了,为什么自己不能听。周巡也知道那些话不能告诉关宏宇,就只说了让自己好好照顾他这部分,话才说了一半,关宏宇就急了,说你周巡是个什么东西,我让你照顾!周巡一听关宏宇这话,也耐不住性子,一把掀了桌子告诉关宏宇,你以为老子爱伺候你,你个没出息的东西!然后俩人就打一块去了。

 

    等周巡再睁眼,他和关宏宇已经躺在了自己家的床上,身上连个裤衩都没有。

 

    直到周巡起身感觉身体有股说不出来的酸劲,再看到地上几个用过的避孕套,他才反应过来,他和关宏宇这一架,打的真他妈深刻。

 

    自那天起,关宏宇就美名其曰的给他俩的关系定义为了互相解决生理问题的好朋友,说的俗点,就是把彼此当成了可以泻火的炮友。

 



评论 ( 11 )
热度 ( 60 )

© 溺爱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