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逆专业户/杂事重症患者/
在Lof是不称职的写手/b站:溺爱超人

【巍澜衍生+花无谢X牧歌】美人鱼 Chapter .1.

来开坑了,话说这篇文其实纠结了很久,纠结什么呢,

因为我有两个梗想写,一个是书灵梗,一个是这个美人鱼,

但是又不能都写,因为梗太像了,情节想出来都是一模一样的,

所以最后我还是选了美人鱼,

因为林俊杰的歌太好听了(?和题目不符合的答案)

依然是短线战斗,周末不更,感谢。❤


第一章有点少,因为序章~~~

------------------------------------------------------------


    【花无谢X牧歌】美人鱼


    

    

    Chapter .1.

    


    “牧歌,邻边的剧本不错,分红有你一份。”


    被叫做牧歌的人身子顿了顿,他合好了自己的随身笔记本,对着来人点了点头。


    “谢谢刘哥。”


    “新剧本是什么啊,能不能让我老哥我看看?”


    刘哥看牧歌收起了自己的笔记本,加上之前赶忙合上的模样,感觉牧歌对自己好像多有防备的样子,不禁对剧本更加好奇,追着牧歌的脚步撵在他屁股后面问,见牧歌不理他,干脆一伸手拦住他的去路,对他咂了咂嘴。


    “牧歌你说你躲我干什么啊,你就透露个名字,我也不能像你那么有才华编出一本连续剧不是吗。”


    牧歌推了推脸上的眼镜,抓着电脑包的手紧了紧,缓缓抬眼望向眼前的男人。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美人鱼吗?”

    

    

    

    

    

    

    

    

    

    


    牧歌出身贫寒,父母死得早,自小在叔叔家长大,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在性格上,他不善与人沟通,只有在文字里,才能将自己喜怒哀乐倾尽表达出来,也成就了他现在编剧的职位。


    只是这个编剧,名不见经传,明明之前一次大好的出名机会,却被恶人所毁,假意拿了他的剧本回去研究,最后编剧的署名却成了他自己的,这一次的事件让牧歌大受打击,自此以后他所有的剧本都会好好的保存在加密的电脑里,只有最终的电影执行人才看得到。


    “他样貌非凡,一头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赤裸的上身通体雪白,湛蓝色的鱼尾在水中晃动,那水面泛起的一阵涟漪,不及他眼眸深处的一抹微光……”


    擦去手中的汗水,牧歌看着屏幕上的文字,抿起双唇,那是满足的笑容。


    这样的人物形象甚至浮现在了牧歌的眼前,那个会发光的人对着牧歌伸出手,他的指尖还挂着水珠,牧歌将手放在他的手下,接住了那一滴滴掉落下的水珠,偏偏又是一眨眼的功夫,一切都消失了。


    在牧歌心中这样完美的人鱼,就该是王子的模样。


    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牧歌的美梦,他立刻合上自己的电脑,小心的走到门边,透过猫眼看到了三张熟悉又让他害怕的脸。


    “要是再不开门,我们可要撞了,邻居投诉我们可管不了。”


    这三个人,每隔几天就会上门讨债,那些巨额高利贷是牧歌叔叔欠下的,他的叔叔无妻无子,几年前还死于癌症,所以这些债务理所当然的被这些放款人归于牧歌的头上,牧歌还不起,也躲不了。


    门才刚嵌开一条缝,门外的人就一脚踢上门板,震的牧歌向后退了几步,他还没来得及去收起自己的笔记本,胳膊便被破门而入的两个人抓住,拖着他就往门外拽。


    “这死小子软硬不吃,今天咱们就让他吃吃苦。”


    以往这几个人来讨债,不是拳脚相加就是乱砸一同,泼油漆摔东西这类的行为可谓是都干得极致,这次牧歌被他们拉到车上,牧歌真的以为自己是不是会被打死再抛尸荒野,所以拼了命的挣扎,直到旁边那人一拳打在了牧歌的太阳穴上,他便失去了意识。

    

    

    

    

    

    


    牧歌是被水呛醒的,他眼前是一片黑暗,浑身冰冷的很,他试着动了动双臂,却发现他的胳膊就像之前在车上一样被人牢牢的扣在了身后,接着他只感觉头发一紧,上半身已经是又一次的被压入水中。


    “臭小子你听着,这次让你喝个半饱,下次喂饱你的可不是这么点海水了。”


    牧歌被扔到地上的时候,只觉得脑袋胀痛,好像五官都被水侵满,想发出声音都不能,只能侧躺在地上无助的咳嗽。


    他的腰侧挨了重重的一脚,平日里戴着的眼镜被扔到手侧,三个人便扬长而去了。


    等牧歌终于缓过神坐起身子,才发现自己被丢在的地方是城市郊区的海边,深夜的海风异常刺骨,将原本就潮湿的衣服吹得像刀子一样划得皮肤生疼。


    抹掉眼镜上面的沙粒,牧歌裹了裹衣服试图取暖,却毫无用处,他抱着膝盖坐在沙滩上,看着海面上映出的月亮倒影,只觉得内心如那白色月光一般,无限凄凉。


    “生而为人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牧歌觉得眼睛有些发酸,他伸手去柔却不小心将指尖的沙粒揉入了眼中,霎时间苦痛的泪水如开了闸一般,浸湿了牧歌的脸庞。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上的钟点,刚好是午夜十二点,牧歌想起了他曾经看过的一本怪谈书,上面说如果你在午夜之时消失于人世,那么你的灵魂便会陷入无尽的深渊当中,不可轮回,不可转世,在无止境的黑暗当中彻底吞噬。


    当牧歌的一只脚踏入海中的时候,他觉得即便是万丈深渊,也好的过人间的万千繁事。


    没过肩头的海水比现象中还要冰冷,只要再向前一步,一切都会得到解脱了,这无功无过的一生,也结束了。那个时候牧歌心想,他要不要回头看看这世界最后一眼,犹豫了几秒钟,他放弃了,即便回了头,迎接他的也只是漆黑如墨的夜空,并没有人会在那里向他招手,并没有人可以挽留他,告诉他等一等。


    脚下踏空时,因为鼻腔内浸入的水流牧歌本能的挣扎起来,他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他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懦弱一点。


    他似乎坠入了无尽的深渊,他可以感觉到氧气被一点点排除到外,他的手指在水中胡乱的滑动,抓到的都只是虚无的泡沫,一切变得更黑了。


    突然之间,他的脚腕感觉到一阵温热,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触碰他,拉着他向海底沉去,那感觉太微弱了,牧歌转头去看的时候,咸腻的海水刺的他无法睁开双眼,但是那种触感越发的清晰,牧歌心想自己应该已经到了地狱了。

    

    

    

    

    

    

    


    牧歌醒来时,周围并没有长角的恶魔和拥有獠牙的鬼差,他的眼前依然是点缀着几颗星星的夜空,和那泛着凄凉白光的弯月。


    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依然停留在十二点,牧歌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梦,可当他坐起身他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已经被水浸的浸湿,脚腕处还有些刺痛,他翻开裤腿一看,居然在上面发现了几处抓痕。


    奇异的感觉让牧歌有些发慌,他有些害怕想站起身离开这里,手撑在地上触及的却不是冷硬的沙粒,而是一片柔软的寒冷。


    他沿着胳膊望去,压在自己手下的,居然是一条人的胳膊。


    牧歌大叫了一声,慌张的向后退了几下,他沿着那胳膊向上看去,就看到一个上身赤裸的男人趴躺在这冰冷的沙滩之上,他过长的头发散在他的身侧,随着偶尔击打上海滩的水浪飘动着,他的背上与手臂上都是如刀割一般的伤口,此时正向外流着血。


    确定这是一个人以后,牧歌握紧了拳头赶紧上前用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是热的。


    随身的电话已经不知道被水冲到了哪里,连向警察报警有人被刀砍伤也不能,他赶忙拨开遮住男人脸的头发,试图叫醒他,只是当他看清男人的脸时,那种莫名的熟悉感让他整个人呆在了原地。


    牧歌的指尖开始颤抖,他沿着男人的身体向下看去,海浪退下的那一刻,带走了他身上紫色的血渍,牧歌也看到了这人身下,那如海水深处嵌在珊瑚丛中蓝色宝石般的,那条湛蓝色的鱼尾。


评论 ( 29 )
热度 ( 500 )

© 溺爱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