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逆专业户/杂事重症患者/
在Lof是不称职的写手/b站:溺爱超人

【朱亚文X翟天临】遇狼(pwp 7000+字)

美人鱼3我不小心按了定时发布,然后就消失了,还不知道定的几点,多么窒息的操作……

趁这个功夫,我把几篇出本没有公布的文发一下吧。

也很久了。

→小部分变兽预警 请注意←

===================================

本文参与文临合志《啮噬》


【朱亚文X翟天临】遇狼


车轱辘压上了一块断木,颠的车子上下一窜,将刚刚才入眠的翟天临震得睁开了眼。
“天临,还记得这片山吗,小时候你总一个人偷偷跑进山里,一去就是一天,给我和你妈急得拉着村里的人一起去找你,现在想想还真是不省心。”
“行了爸,不就是回趟老家吗,你看你都嘟哝一道了,让我歇会,耳朵累。”
裹了裹身上的风衣,翟天临侧过身,抬眼看向不同于繁华都市里湛蓝的天空。
仔细想想,也不怪他爸总是讲过去的事,他们一家已经离开这里十多年了,再好的回忆也抵不过时过境迁与物是人非,要是再不说说,估计也就全忘了。
“爸,咱们还有多久才能到啊?”
身后没人吭声,翟天临回头才发现翟父已经睡着了。
心里琢磨着也是说累了,帮翟父在身上披了件衣服,也跟着昏昏睡去了。

原本的土砌的平房已经盖成了二层的砖瓦楼座,找不到一点过去村落的痕迹,唯有不远处那片林子不曾变过。
他被熟悉的面孔迎进了屋内,却怎么也没想起来这些人都是谁,翟父告诉他这都是他的大爷姑姑,翟天临笑着应付过去了。
铁锅下湿木被烧的啪啪作响,翟天临揉了揉鼻子,看了看墙上的老照片。
“天临,看见了吗那个最小的就是你。”
盯着黑白照片上自己母亲的脸,翟天临突然就酸了鼻子,翟母已经离世五年了,可翟天临还是想她。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翟天临拒绝了旁人递来的纸巾,赶忙走到门外深吸了一口气。
“天临抽烟吗?”
纸卷的旱烟上还沾着唾液,翟天临笑着摆手拒绝了。
抬眼望向山坡下的那片树林,翟天临收在口袋里的拳紧了紧。
这次来,他可不是来攀亲戚找回忆的,他的目的,是这座山。


翟天临目前在一家地产公司当部门主管,混的还算不错,给翟父买了车买了房还给自己攒下了一个小别墅。
一切的缘由都是因为翟父藏在衣柜里的那块石头,翟父总说他有一个宝贝,以后留给自己再不济的时候也能换个房有个容身之所,翟天临那时候就笑话他爹,说他的宝贝能换个包子都算不错了。
这时间一久,翟天临的好奇心就越来越重,趁着翟父不注意就把他包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宝贝拿了出来。
一开始他还不在意心想着一块小石头有什么值钱的,拿到朋友那一验才知道,这是一块()。
翟父说过这宝贝是在老家的山里捡来的,如果这真是一块宝地,那他和他爸以后的生活就没什么担心的了。
“天临,怎么看山看的出神?”
旁边二大爷拍了拍他的肩,翟天临立马回过神随着二大爷笑脸相迎。
“天临啊,没事儿别去林子里转,狼还没死干净呢。”
“怎么?现在还有狼呐?”
听二大爷这么一说,翟天临立马精神了,急着赶着的问道。
“哎,我们年级大了也不进山打猎了,你们这些小年轻的一个个都不是能吃苦的人,山里很久没人去过了,有没有狼我们也保不准啊……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听二大爷这么说,翟天临点了点头,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肩。
衣服下面覆盖的是一处陈年旧疤,他知道那是被狼咬了留下的,但是为什么会被咬而且还捡了一条命,之前的事情翟天临全忘了。
用他爸的话说,这是被吓得掉了魂,忘了也好。

晚上屋里子坐了一大堆的人,两张桌子都没坐下,父子俩本就是客,各个长辈都急着往自己碗里夹菜,翟天临吃了几口就饱了。
看翟父和久未会面的亲戚们聊的火热,翟天临接着去小解的借口便匆匆下了桌。
站在门口翟天临再次遥望起那片林子,回过头见房里也没人出来,拿着手电筒和备好的火把一个人悄悄的沿着小路下了山。

翟天临本以为小时候总来这林子里玩,凭着记忆能找到进山里的道,可这走了几步就开始后悔就为什么没耐着性子等到天亮再来。
现在林子里乌漆嘛黑的,踩上一截枯枝那执拗的声响都让人心里发麻。
翟天临越想越害怕掉头就走,结果饶了大半圈也没回去,这时他才明白过来,自己迷路了。
这荒山野岭的,手机连个信号都没有,翟天临急得想跺脚,可这也怨不着别人。都怪自己。
想着自己应该也没走多远,就是林子大失了方向,要不喊一嗓子就完了。
他晃了晃手电,轻咳了一声,刚要喊,就听到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翟天临本以为遇上了来山里寻自己的人,还庆幸的笑了出来,只是这一转身嘴角就抬不起来了,来的哪是人啊,是一头两米来高的大黑熊。
那黑熊极瘦,看着自己支着獠牙。翟天临才刚想跑,黑熊就扑了过来,也许是因为久未进食,黑熊的步伐也不是很稳,原本能按住自己后背的爪子一歪,勾到了翟天临的小腿上,这锋利的一爪,直接讲翟天临的裤子挠出了几条口子,里面也皮开肉绽,血止不住的往外淌,瞬间就染红了半个裤腿。
翟天临大喊着救命,整个林子都回荡着他的求救声,可眼看着黑熊扑了过来,翟天临觉得自己是跑不了了,干脆一闭眼等着自己变成黑熊的腹中餐。
突然一阵风窜过自己耳侧,翟天临先听到的是属于兽类的哀嚎,接着是低哑的嘶吼。
放下挡在眼前的手臂,翟天临睁开眼,眼前的景象将他惊得手心发凉。
原本袭击他的黑熊已经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眼珠子却没从自己身上离开过一直上下乱转,他的爪上被穿了几个血窟窿,无力的瘫在一边,等翟天临顺着地上手电筒的光线向黑熊身上望去时,他看到了一匹狼。
一匹灰色异瞳满眼杀气的狼。


翟天临没想过自己会碰到饥饿的熊,更没想到的是逃开了熊,居然遇到了更为可怕的狼。
盯着那灰狼的眼,翟天临不敢动作。
他的额角已经被汗水浸湿,因为过度的惊吓甚至产生了耳鸣。
正在这紧张时分,那原本已经瘫倒的熊居然凭着最后一丝力气猛的将狼甩到了地上,也趁着这野兽之斗,翟天临抓过身侧的手电筒,扶着树干忍着腿部的剧痛起身,慌张的向后逃去。
身后撕咬吼叫的声音让翟天临连呼吸都变得紧张起来,腿部的疼痛开始加剧,当一块石头将翟天临绊倒在地上时,翟天临已无力反抗,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得虚幻,他最后看到的便是一个灰色的兽爪将他掉落在身前的手电拨到远处,随即便昏睡过去。

睁开眼的那瞬,翟天临以为自己已经堕入了地狱。

四周一片漆黑,勉强透过某些缝隙间透来的光源,才让翟天临的目光有了焦点。

皱了皱发疼的眉头,翟天临伸手想试图抓住些什么,手下竟触的尽是柔软,甚至还带着些许温度。

这到底是哪?

手掌按在地上,翟天临试图撑起上半身,却因为腿部的疼痛跌回地面。

疼痛让他的神智变得更为清晰,也逐渐感受到了来自腿上的湿滑感。

翟天临紧张的揪住身下的毛绒,一抬眼看到的便是刚刚那匹想要攻击他的狼,正伏在他的身下,用舌头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啊!”

抽回自己受伤的腿,翟天临撑着身体向后退去,还没等他挪动,手下便触及了一片黏腻,待他抬手一看,居然是血。

悬在空中的手不住的颤抖,翟天临垂眼看去,他才知道自己刚刚一直枕着的并不是什么毛毯,而是……那只棕熊的皮。

“不……不要……”

眼看那灰狼向自己逼近,前爪也搭在了自己的身上,翟天临再也控制不住恐惧,泪水顺着眼角滑落,紧闭上双眼,等待接下来成为这狼的腹中餐。

预想中的啃咬并没有降临,温热贴上脸颊,那只狼居然覆在自己身上,舔掉了自己滑至唇边的泪珠。

瞪着通红的眼,翟天临看着那狼死盯着自己,接着那带着倒刺的舌头继续在自己脸上舔弄,刮的人又疼又痒。

这狼似乎并不想吃掉自己。

这个想法闪过脑海时,翟天临咽下含在口中唾液,抱着侥幸的心理,慢慢伸出颤抖的手覆上那狼的头顶。

接触的刹那,狼突然抬起头,惊得翟天临倒吸了一口气,但下一秒他发现那狼居然合着自己的动作,用耳朵蹭过自己的指尖,在自己的掌心磨厮起来。

舔掉了翟天临额角的汗水,狼突然离开了他,再回来时口中叼着几个野果,放在了翟天临的小腹之上。

原来,这狼刚才是用野兽的方式,在帮自己治愈伤口,而之前所做的,难道也都是为了救自己一命?

狼用前爪点了点那些野果,示意翟天临吃下它。

明明没有食欲,翟天临还是拿过小腹上的野果放入了口中,那酸涩的味道激的翟天临胃一疼,却强忍着不适,将整个野果吞了下去。

似乎见翟天临吃了果子,灰狼十分满意,它凑到翟天临的身侧,将身体卷缩起来,贴着翟天临闭上了眼。

平日里的一分一秒此刻都变成了煎熬,也许这狼久居深山智商已经超过平常野兽,现在对自己百般照料是想把自己养胖再吃也说不定。

狼的呼吸变得平稳起来,翟天临试着动了一下,那狼毫无反应。

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焦虑,翟天临悄悄别过身,终于脱开了狼爪所能控制的范围,他扶着墙缓缓站起,警惕的回头去看那狼没有睁眼,便憋足了气,大步的向洞口跑去。

那时候翟天临想,什么宝石玉器他都不要了,他现在只想要活!

洞口几乎触手可及,翟天临却已经被来自身后的冲击扑倒在地,待他翻过身,那匹原本已经安睡过去的狼正伏在他的身上,支着尖锐的獠牙,满脸杀气的看着他。

这时的翟天临早已崩溃,也不管这狼是否会啃咬他,双手不住的敲打在狼的身上,试图逃走。

他翻过身试图向洞口爬去,脚腕却突然一痛,身体与地面快速的摩擦,然后他被扔回了那块熊皮上。

缩起自己的身体,翟天临用手臂挡住眼睛,不想亲眼看到自己血肉模糊的一面,山洞里尽是他的喘息。

可狼没有再接近他,连那属于兽类的低吼也消失不见。

他紧张的竖起耳朵,试图去寻找刚刚那只野兽的气息,恍惚之间他听到了不属于动物的笑声,翟天临以为是自己因为惊吓而产生了幻听,可下一秒那清晰的人声出现在他的耳边,声音冰冷的寒彻透骨。

“你把我忘了。”

翟天临放下了挡住眼睛的手臂,试图寻找那声音的来源,可伏在他身侧的狼已经扑了过来,整个身体压在他的身上。

那狼高抬起自己的前爪,露出爪钩向翟天临划去,只是一下,那被汗水紧贴在上身的衣服便破裂开来,露出了整片光滑的胸膛。

看着胸前浅淡的抓痕,翟天临本能的用手护住身体,却被狼死死按住了肩。



小汽车点我←



翟天临做了一场梦。

梦中,他躺在碧绿的草地上,艳阳笼罩着他的身体,晒的他暖烘烘的不愿起身。

他一伸手,触及一片温热,睁眼时,一只小狼趴伏在他的身边,舔着他的手心。

“小狼,你再不回家你妈妈不会着急吗?”

揉着小狼的头顶,翟天临侧过身,将小狼搂进了怀中。

“我不回家的时候,我爸妈就急的到处找我,生怕我被这山里的野兽给吃了,你的爸爸妈妈也是吧?”

被小狼舔着下巴,翟天临因为瘙痒笑了出来,他一把抓住小狼的前爪,却不曾想碰到了那还未愈合的伤口,惹得小狼低吟了几声。

“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见小狼舔了舔自己爪上的伤口,又舔了舔翟天临的手,翟天临才放下心。

刚想再对小狼说些什么,身后野兽的低吼让他一惊,再回头时一只成年的狼便向他扑了过来,狠狠的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疼痛让孩童哭了出来,意识从身体渐渐抽离出去,在坠入黑暗前翟天临看到的便是伏在那恶狼身上,紧咬着它不放的小狼。

那时,一灰一蓝的狼眼中满是泪水,好看的让翟天临不忍离去。

 

 

“他醒了!老翟你儿子醒了!”

身旁的嘈杂声让翟天临的头更疼了。

他抬手想遮住刺眼的光,却被翟父扯着胳膊,一直问他记不记得自己是谁。

亲戚们说他掉进了山里,他们花了一天一宿才找到他。

看着自己完好的腿,翟天临感觉自己做了一场大梦。

可是,这梦代表着什么呢?

“要说这天临命可真大,小时候被狼咬一口中了狼毒都没死,这次更是捡了一条命。”

“是,天临,这回你得多谢谢你表哥,要不是他第一个找到你,你指不定就在深山里冻死了。”

翟天临还没从那‘梦里’回神,听父亲说着话,对他一歪头。

“表哥?”

“对,就你姑妈家那个表哥啊!”

二大爷接过了话,坐在翟天临身边,帮他揉了揉发酸的肩膀。

“要不然怎么说你俩都是命好的娃呢,你表哥三年前去林子里砍树俩月没回来,你姑妈哭的眼睛都要瞎了,谁知道三个月后人家像个没事儿人似的,自己回家了,还说自己杀了林子里的最后一匹狼,你说邪不邪性。”

盯着二大爷,翟天临愣了愣神,他想出去外面透透风,谁知脚才踩在地上,就右腿一疼,整个人跌了下去。

“这孩子,好好躺着,腿扭伤了还没好呢。”

被扶回床上,翟天临摸着自己腿上的痛处,和梦中受伤的的位置居然一样。

这梦,太真了。

“二大爷,他……”

拽着二大爷的胳膊,翟天临刚想问他些什么,门却被从外推开。

逆着光,翟天临看到了一个高大的人影,还没等他看清楚面貌,自家父亲已经先走了过去,拽着那人的胳膊将他扯到了翟天临的面前。

“天临,这就是你表哥,就是他救了你。”

表哥对翟父笑了笑,又瞧向翟天临,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又探了探自己的,对翟父露出了笑容。

“没什么大事儿了,我妈说饭做好了,你们去吃饭吧,守了一宿了别累坏了,我看着天临。”

“亚文这孩子,出息了。”

翟父对翟天临嘱咐了几句,便随着一众亲戚们出了门。

翟天临看着那站在他身前的人,微张着嘴巴迟迟没能回过神。

因为这张脸,便是那梦里,将他压在身下,尽情索取的男人。

丝毫不差。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多巧合的事情?

还是说,这个梦……是真的?

但……他这完好的衣物和愈合的腿又是怎么回事?

被称作亚文的表哥在水盆里浸湿了一条毛巾,向翟天临走了过来,向他伸出手想帮他擦掉额角的汗,翟天临却快速的伸出手,抓住他的腕子,看向他腕上那条参差不齐的伤疤。

“你……这是怎么弄的?”

被翟天临抓着,朱亚文笑了笑,就这相握的手,用毛巾擦去了翟天临的汗水。

“三年前,掉狼窝里被咬的。”

擦完翟天临的汗,朱亚文想收回手,翟天临没放。

他死盯着朱亚文的脸,手指也在不自觉间收紧,指尖在那腕上刻下痕迹。

看着翟天临,朱亚文原本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随即挑起了一边的嘴角,手中的毛巾掉落在地上。

“怎么,你把我忘了?”

与‘梦中’无差的问题,同样的嗓音,让翟天临的手收的更紧。

恍惚间透过窗外照射进来的微光,扫过朱亚文的眼,有一瞬,翟天临看到了那漆黑瞳孔下掩盖的灰蓝。

那一刹,一切犹如旧梦惊醒,无可适从。

紧盯着那双眼,翟天临仿佛回到了数年前那个明媚的午后,阳光正好,他亲吻着小狼的鼻尖,问着他,小狼,我要是走了,你会记得我吗?

 

“没忘,一直记着呢。”

 

 

全文完



评论 ( 8 )
热度 ( 139 )

© 溺爱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