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逆专业户/杂事重症患者/
在Lof是不称职的写手/b站:溺爱超人

【巍澜衍生+花无谢X牧歌】美人鱼 Chapter .3.

    Chapter .3.


    因为没有去公司,牧歌连着接到主管的几个电话,牧歌只能撒谎说自己发烧还崴了脚,才骗了几个假日。


    浴室里花无谢嘴里叼着牛奶袋,手中还摆弄着花洒,像极了一个孩童,牧歌看着他满脸奇妙的样子,竟不自觉的也跟着笑了出来,平日里凄凉苍白的房屋,一时间好像充满了生气。

    

    

    

    


    【人鱼会说话,他和自己讲述着海中奇妙的故事,幻想着对于人类生活的憧憬,他渴望得到双腿,渴望在陆地上行走,可以感受脚掌踩在地面时的触感,他说他想知道除了柔软的海沙,除了摆动的鱼尾,踩踏在干燥的路面,用双腿尽力行走,到底是怎样的感觉。】

    

    

    

    


    收起了笔记本,牧歌听到了花无谢呼喊自己的声音,他赶忙赶去浴室,天色已经渐晚,屋子里黑了大半,牧歌才发现自己忘记点开浴室的灯。


    “牧歌!牧歌!”花无谢的声音越发急促,听得牧歌有些害怕,他的动作有些无措起来,手在墙上按了几下却都是点开了其他的k开关,但花无谢的声音让他紧张,最后只得迎黑暗冲进了浴室,一下子被花无谢抓住了自己的手。


    “怎么了?”手腕被冰凉的手触摸,牧歌有些不适应,他想收回手,花无谢却是抓的更紧,一时间拉扯战在两个人的胳膊上展开,那时牧歌才发现花无谢的力量不是人类可以比拟的。在花无谢的拉扯下,牧歌的半边身体不小心滑进了浴缸里,他的手陷入水中,按在浴缸内壁上,他刚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他的手臂边缘两侧居然触及到了一片光滑,而那,原本应该是鱼尾放置的地方。


    他的手被花无谢扯着,探到了他的身下,手指在水面上缓缓张开,花无谢按着他的手背让他的手掌陷入了水中,那如皮肤一般的触感让牧歌猛地抽回手,跑回门前打开了浴室的灯光。


    当灯光照亮整个浴室时,牧歌僵在了原地,花无谢却笑得灿烂无比。


    那原本应该搭在浴缸边缘的鱼尾不见了,居然变成了一双纤长的人腿,花无谢的脸上却没有一点的慌张,好像还因为这件事情莫名兴奋。但很显然他并不知道应该如何使用它们,只见花无谢使劲皱了皱眉,他的脚指头才微弱的动了动,花无谢撇了撇嘴,用双手将腿从浴缸边上抬了下来,无助的看向了牧歌。


    “怎么用啊?”


    牧歌还因为这奇异的事件呆在原地,脸色都有些发青,如果不是之前腰上的青紫还在隐隐作痛,他真的会觉得,这只是一场梦。

    

    

    

    

    

    

    

    

    

    


    “用手扶着墙,将力气使在腿上,对……慢慢的走。”


    面对扶着墙壁才站起的花无谢,牧歌站在门前对他张开双臂,教导着他如何走路这件事情,画面像极了一个父亲面对刚刚会走路的孩童,等待他扑进自己的怀抱。


    “为什么脚会很痛,你们走路的时候也是痛的吗?”花无谢一边缩着脚趾,一边按着牧歌的指导扶着墙,缓缓向他走去,一切都比想象的顺利,当花无谢终于放开墙壁凭着自己的力气站立时,牧歌松了一口气,花无谢也张着嘴似乎是因为自己完成了这件事情而激动起来。


    “我可以走了!”


    “你!等一下……”


    好像是为了要向牧歌证明自己可以行走这件事情,花无谢大喊了一声后居然向牧歌迈出了步子,牧歌想要阻止他已经来不及了,他看着花无谢腿一拐,没有多想直接迎了上去,紧紧地抱住了那赤裸的身体。


    面颊紧贴着牧歌耳后,花无谢也学着牧歌的样子抱住了他,顺带用手摸了摸牧歌身上的纯棉T恤。


    “你不冷了。”花无谢的手碰到牧歌脖颈的时候,他在牧歌耳边轻声说了句,牧歌怕他摔倒只能紧紧抱着他,任由那条刚刚变过身的人鱼抚摸他的身体。


    “原来,在没有水的地方拥抱,是这样的感觉。”


    花无谢似乎有些迷恋脱离水后与人类接触的方式,他歪过头用鼻尖蹭了蹭牧歌的耳朵,然后又用手揉了揉他的耳垂,却突然发现那耳朵居然和充了血一般涨红起来,吓得他赶紧收回手,起身去看牧歌时,那人的脸也已经是和耳朵一样的颜色了。


    “为什么你变成红色了?”面对花无谢的问题,牧歌没有回答他,他将花无谢的胳膊架到自己身上,想要将他带出浴室,如果继续呆在这里,他觉得自己可能要是窒息了。


    “牧歌,我刚刚叫你不是为了让你看我的腿的,我是有事情要问你。”


    花无谢抓着他的胳膊,让牧歌看向自己。当牧歌随着他的意愿后,他憋着嘴,指了指自己下身双腿中间的位置,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


    “是我不知道你们人类有三条腿吗,还是我的转型出现了什么问题?”


    那之后,牧歌的眼睛赶忙转向一边,他只觉得自己的脸好像烧成了碳,。

    

    

    

    

    

    

    

    

    

    

    

    


    牧歌坐在沙发上,眼前的花无谢已经穿上了自己的衣服,用刚刚‘长出’的双腿来回渡着步子,他好像很开心自己学会了走路这件事情,虽然偶尔内八偶尔崴脚,他却乐此不疲,走的越来越快,最后干脆一边叫着一边加速跑了起来,而牧歌也终于在他扯开裤子再次看向自己下身的‘第三条腿时’,尴尬的捂住了脸。


    好像终于是累了,花无谢突然坐到了牧歌旁边,他看了看牧歌交叠在一起的腿,又觉得哪里不太对,学着牧歌的样子,将手将自己的左腿搭在了右腿上,才终于满足。


    花无谢对屋子里的一切都觉得很好奇,他按着身下的沙发,看着棚顶亮着的LED灯,时不时还用脚尖拨弄着茶几下面的毛毯,笑的越来越开心。他将视线移回牧歌身上,牧歌被他盯的发毛,想向旁边挪,花无谢却先一步按住了他,他用指尖捻住牧歌后颈的短发,又捞起了一柳自己披散的长发,放在手里细细对比,然后用手戳了戳牧歌的脸颊。


    “我也想变成你的样子。”


    牧歌转头时,看到了花无谢眼中的渴望,他顿了顿将花无谢的长发放在一边,摇了摇头,第一次的拒绝了他。


    “长头发很好看。”


    牧歌起身后,花无谢有些失落,他抬头时牧歌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他温柔的用手捞起了花无谢散落在沙发上的长发,给他束起了一个高高的马尾,用皮筋好好的扎在了一起。


    “这样就好了。”


    花无谢看着牧歌,又摸了摸自己变得整齐的头发,用蹩脚的步伐走去了浴室,他知道那里有一个魔法镜,可以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花无谢因为这件事很高兴,之后的一段时间他都兴奋的不行,一会去打开冰箱看看里面包着塑料膜的东西又会被里面寒冷的气流冻的打哆嗦,一会又去电视前面摸着光滑的屏幕却又被上面突然闪现画面吓得躲到牧歌旁边,牧歌就只能给他一一解释这些东西叫什么,和它们的作用。


    似乎是玩累了,花无谢终于窝进了沙发里,盯着牧歌手上的电脑屏幕发起了呆。


    “你……什么时候回家?”


    从屏幕的反射中牧歌看到了花无谢的脸,他有些不自在的抿了抿嘴唇,还是因为将花无谢带回家这件事有些自责,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打字。


    “嗯……等我想回去的时候再说吧。”


    “那你的尾巴,还会回来吗?”盯着花无谢的双腿,牧歌不知为何突然怀念起那条湛蓝的鱼尾。


    “不知道,看门人和我说的时候,我没听。”


    牧歌转头去看花无谢时候,他的眼皮已经发沉好像要合在一起了,牧歌合上了自己的电脑,推了推花无谢的肩膀,才将他叫醒。


    “你在海里的时候,是睡在哪里啊?”


    花无谢伸了伸胳膊,让自己翻了个身。


    “贝壳。”


    牧歌想了一下花无谢拖着鱼尾蜷缩在贝壳里,衬着海中波纹熟睡的样子,悄悄的笑了出来。


    “那你现在是要睡在浴缸里,还是人类的床上?”


    被牧歌这么一问,花无谢原本要闭上的眼睛猛地睁大,那一瞬牧歌还以为他在瞪着自己,可花无谢却抓住了自己的手,激动的喊了几声床上。


    一天下来,牧歌已经习惯了花无谢的一惊一乍和满脸惊奇,当他帮花无谢盖好被子,那人喊着真软的时候,牧歌只是点了点头,告诉他有事喊自己就退出了房门外。屋子里很快没有了声音,牧歌看着窗外的夜色,坐回了沙发上,他看着笔记本中的文字,只觉得心中的那条人鱼更加真实了。

    

    

    

    

    

    

    

    

    

    

    

    


    因为花无谢陪在身边,每天绕着自己问这问那,牧歌虽然不喜欢别人打扰自己创作,却还是一一告知对方,于是就在花无谢不小心吃了纸巾,花无谢将牙膏涂在脸上,花无谢抠出了遥控器的按钮后,申请的假期也结束了。


    今天的牧歌起的比平日都要早些,他收拾好了自己站在卧室门前犹豫再三,还是不想打扰花无谢,走到了大门前抓起电脑包就要离开,他才提上一个鞋子,就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一双赤裸的双脚。


    “牧歌,你要去哪?”


    花无谢的神情有些紧张,他皱眉看着牧歌,搭在身侧的手竟不自觉地握成了拳。


    “我要去上班了,天黑之前我就会回来,冰箱里有……”


    牧歌穿好了另外的鞋子,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花无谢的神色,当他拧开门把手的时候,他的手突然被从身后抓住,花无谢扯着他挡在了门前。


    “你是不是不回来了?”花无谢突然泛红的双眼让牧歌愣住,他还试着说些什么,但花无谢却抓他抓的更紧,死死堵着门不让他走。


    “你要去哪!我也要去!”被花无谢拉着手,牧歌一直在反复和他解释工作这件事情的含义,但花无谢根本没在听,他抓着牧歌的手就好像是在抓着救命稻草一般,仿佛一放手这个人就会消失了。


    所以最后,终于是在花无谢坚持不懈,堵门不让的毅力之下,牧歌给他穿上了自己的一双帆布鞋,拉着他的手带着他出门了。


    “你要一直呆在我身边,不可以去其他的地方,有人问你是谁,你就说你是我的远方表弟,记住了吗。”


    牧歌无计可施,只好给花无谢伪装了一个身份,他拉着花无谢推开了楼栋之中的防盗门,强烈的日光照射在两人脸上,牧歌偏头躲了一下,扯着花无谢就要继续走,可花无谢却停了停脚步,似乎是因为这强烈的日光有些不太舒服。


    “怎么了?”牧歌回身去看花无谢,花无谢的视线却停留在周遭的树木和高楼之上,不在意的摇了摇头,继续和牧歌向前走。因为好奇,花无谢的脚步有些慢,牧歌几次提醒他快一些,花无谢才能跟上他的脚步。快到小区门口时,花无谢的步子再次的停住,牧歌叹了口气,回身去看他,才发现花无谢居然蹲在了门卫室门前的一个盆栽前面,用手摸着上面枯萎的植物发呆。


    “花无谢……”


    “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花无谢的手指抚摸着盆栽上干枯的枝叶,虽然只是轻轻一抚,那原本就枯萎的叶片也随着和枝干脱离,掉在干枯的泥土之中。


    “它没有水,已经枯死了。”


    牧歌抬手看着手表,实在是来不及和花无谢继续解释,他扯了扯花无谢的手腕,花无谢才依依不舍的用手在枝干上一摸,跟着牧歌离开了。


    殊不知,只是片刻,那原本干枯泛黄的枝干与叶片,居然如同重获新生一般,从里长出了新的枝芽,将那枯黄的外壳褪到了地上,迎着日光,开出了一朵黄色的花儿。


    

    

    

    

    

    

    

    

    

    

    就如同牧歌想的一样,花无谢的出现引起了一阵轰动。牧歌在公司原本就不喜与人交流,可这些与牧歌并不熟悉的同事却在看到花无谢时围了上来,不断的询问牧歌他是谁,叫什么名字,还因为他的长发和姣好面容,一度认为这是不是哪个公司的模特或者还没出道的小明星。


    花无谢虽对这些人好奇,但却是机灵的很,他说着牧歌与他交代的话,将这些个人一一打发了,之后就乖乖的坐在牧歌身边,百般无聊的拨弄着他桌上的笔绳。


    “要一整天都坐在这里,如果累的话你就趴在桌子上睡吧。”


    牧歌击打着键盘,一旁的花无谢只是嗯了一声,就按照牧歌的吩咐趴在桌子上真的睡了。午饭时牧歌问花无谢吃什么,这人也只是摇了摇头,牧歌以为他是真的困了,也没细问,谁知这一睡,居然就是睡到了下班。


    “牧歌,你这表弟都趴在这里一天了,没事吧?”


    “对啊,一开始来多活泼的孩子,怎么突然就不说话了。”


    同事们突然的关心,虽然并不是对于自己,牧歌也觉得很不习惯,他寒暄了几句,说着没事,就拉着花无谢起身坐上了回家的电车。


    这一路上花无谢都没有说话,牧歌看着他越发苍白的唇色,觉得好像真的有些不对劲,却又不好在人群里询问他变人副作用的事情,只能紧紧抓着花无谢的手,一直问他怎么样。


    牧歌都忘了他是怎么把花无谢从车上领进家门的,只是在进门时他的衣服已经被汗水给浸湿,花无谢也终于脱力倒在了地上,牧歌心里越发紧张,他跪到花无谢身边,捏着他的脸让他看向自己,就感到花无谢浑身发凉,迷糊中说着什么太阳,热……


    这时,牧歌才想起这些天花无谢在家中喜欢饮水,和出门时面对日光的异样,以及他缩着自己身边的位置,刚好是迎着窗户日晒的座位。


    想着花无谢是因为自己早上的话才不敢乱动一直好好的呆着,牧歌内心一下被自责吞噬,他想抱起花无谢将他带入浴室,脚下却一绊,转头时牧歌看到了花无谢身下被撑开的裤子,和从那破碎布料中,涌出的巨大鱼尾。


评论 ( 10 )
热度 ( 242 )

© 溺爱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