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逆专业户/杂事重症患者/
在Lof是不称职的写手/b站:溺爱超人

【巍澜衍生+花无谢X牧歌】美人鱼 Chapter .7.

谁都没有做错,都是为了对方。

结尾有什么交通工具出现?我不知道(。

-----------------------------------------


    Chapter .7.

    

    

    

 

    花无谢在身边的日子,牧歌不再做噩梦了,他醒来时总会有人紧紧握着他的手,告诉自己他在身边。

 

    自从知道了雨伞可以知道阳光后,花无谢就肆无忌惮起来,总是拉着牧歌陪他在外面游玩,一起上班这件事也变得不再困难起来。

 

    隔壁座的同事歇了产假,花无谢在阳光最烈的正午就可以躺在她的位置上睡着懒觉,寂静的办公室有了花无谢平稳的呼吸声,似乎连加班都不再是难过的事情。

    

    

    

    

    

 

    “牧歌,我们先走了,我看主任就是抓着你歇的几天假不放,故意为难你给你这么多活儿干,你慢慢弄,别累坏了身体。”

 

    可能是因为花无谢的关系,平时淡如水的同事们也对自己关心有佳,牧歌点头应好,那些同事就转身纷纷和花无谢道别,诺大的楼层里只剩下了他和花无谢两个人。

 

    “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你饿吗?”牧歌问着满脸无聊的花无谢,花无谢也只是摇头,躺回了位置上,缩成一团,如果不仔细去看,根本找不到他。

 

    牧歌轻轻一笑,继续起了手头的工作。

 

    不远处突然传来的脚步声让牧歌侧过身子望向门口,看到的就是给他加班任务的王主任。王主任年级比牧歌大了些,身材却走样的很,大大的啤酒肚随着走动上下颤动着,一步步向牧歌走了过来。

 

    他经过花无谢的位置时,似乎没有注意到花无谢的存在,他站到牧歌的身边,查看他电脑屏幕上的资料,牧歌想起身问候,王主任按住他的肩膀,示意他坐好。

 

    “牧歌啊,剧本写得怎么样了?”王主任扯过一旁的椅子,椅子明明干净的很,他还是假意扑了扑灰尘后才坐在上面。

 

    “嗯……还在进行当中。”牧歌和王主任私下没有交情,突然拉近的距离让牧歌有些紧张,不太适应的向旁边挪了挪身子。

 

    “我之前听别人说,你写好的剧本被盗走挪用了是不是,那个人可真够损的。”

 

    王主任突然提起牧歌心中的痛点,这让牧歌想起不堪的往事,悄悄握紧办公桌下的拳,垂下头不吭声。

 

    “这次你放心,你把写好的剧本交给我,你帮你卖个大价钱,保证让你一炮而红,成个金牌编剧!”王主任还抖着腿,皮鞋在地上敲击出声音,听得牧歌脑子乱的很。

 

    “我……我去个卫生间。”不想直面王主任的话题,牧歌起身想要逃避,王主任却先一步按住了他的肩膀,身子也凑得更近。

 

    “牧歌,你怕什么,我虽然官衔不大,但能帮上的忙还是不少,你说是吗?”那越发凑近的呼吸让牧歌的身体开始颤抖,办公室潜规则这种事,牧歌听闻甚多,可从没想过有一天会落在自己身上,他想往后躲,王主任却抓的紧,不让他逃开一点。男人几乎贴到了牧歌的身上,他看了看牧歌紧握着的手,冷笑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别害怕,我看最近你身边总跟着个人,我听说是你的表弟,长得可真标致,牧歌啊,你看有没有时间把他介绍给我认识认识,那剧本的事都好说。”

 

    听王主任提到花无谢,牧歌一楞,惊讶的看向王主任,他没想到这人居然会打起了花无谢的主意。

 

    王主任看牧歌眼神警惕,又不肯回应,心里有些着急,他盯着花无谢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儿了,于是赶紧从手包里掏出一叠现金扔到牧歌面前,手却是圈着他圈的更紧。

 

    “王哥知道你手里不宽裕,这点钱你先拿着,你表弟的事儿……”

    

    

 

    “放开他……”

 

    低沉的声音突然闯入尴尬的气氛之中,花无谢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王主任的身后,牧歌看到花无谢眼里冰冷的蓝,只觉得不妙,他想伸手制止,花无谢已经先伸出手,一把抓住王主任的后领将他扯到了地上,一脚狠狠踢在了王主任那满是肥肉的肚皮之上。

 

    “花……花无谢!”牧歌手心发凉,急促起身弄翻了身下的椅子,桌上的现金因为这阵骚动撒在地上,满是铜臭的味道。

 

    花无谢对牧歌的呼喊充耳不闻,他骑在王主任的身上,扯着他的衣领,将握紧的拳狠狠击打在王主任的脸上,王主任剧烈的咳嗽一起,血已经糊住了他的嘴。

 

    办公楼里都是摄像头,知道如果再继续下去,事情会变得非常糟糕,牧歌赶忙拦到花无谢身前,抓着他的手想让他停下来,但花无谢却好像疯了一般,将牧歌推到一旁,手再次高高举起,牧歌还想继续阻止,他往花无谢脸上一看,才发现那人的瞳孔又像之前那般,变为了墨蓝色,满是杀气。

    

    牧歌心中一惊,确认王主任已经被拳头打的睁不开眼,他赶忙扑到了花无谢身上,死死抱住他的小臂,用身体掩住了那从皮肉当中冒出的些许锋利鱼鳍。

 

    “花无谢!够了!”

 

    花无谢还想甩开牧歌,牧歌没有办法,慌乱当中一巴掌狠狠打在了花无谢的脸上,只听到啪的一声,周遭变得安静起来,只有王主任虚弱的喘息声,听的牧歌浑身发冷。

 

    花无谢紧拧着眉,好像对牧歌为什么会打自己这件事充满了疑问,他死死的盯着牧歌,手上的鱼鳍已经回到了皮肤当中,瞳孔也恢复了原色,却是黯淡无光。

 

    见花无谢终于冷静下来,牧歌赶紧去查看王主任的伤势,好在只是脸上挨了几拳,牙齿有些松动,其他地方别无大碍。,牧歌心里发慌,赶紧将王主任从地上扶了起来,体重的不平衡几次让牧歌险些摔倒,他让王主任坐在地上,擦去了脸上的血迹,见王主任意识还是有些浑噩,他拿起桌上的水杯,硬着头皮泼在了王主任的脸上,那人咳了几声,总算是恢复了神智。

 

    王主任摸了摸脸上的血,又看向在面前脸色惨白的牧歌和站在不远处冷冰冰看着自己的花无谢,只是抬起颤抖的胳膊,指了牧歌半天,因为疼痛没说出话。

 

    “王主任,对不起,我这表弟性子猛了点,他刚睡醒没看明白,只看到钱还以为你是小偷,怕我危险才出了手,真的抱歉。”

 

    牧歌故作镇静,在极短的时间里编出一个合适的理由,以平息现在局面的紧张。

 

    王主任显然不吃这套,这也在牧歌意料之中,他拿出平时会录下构思的录音笔,又指了指天花板上的监控,“主任,我刚刚还在构思剧本,录音笔也没关,要是不行的话我现在就报警……”说着,就拿出电话要打110。

 

    王主任一听报警,加上牧歌手上的录音笔,想着要是这些事情曝光出去不仅自己名誉扫地,公司也会受牵连,到时候自己就不只是丢掉职位这么简单了,他赶紧按下牧歌的手,咧着受伤的嘴,强撑起一个笑,示意牧歌没事,让他放心。

 

    “咳……年轻人嘛,冲动点正常,没事的,别报警,我一会自己去诊所看看就行了。”

 

    “主任,我送你去吧,我表弟力气大,能撑住你。”

 

    王主任一想到花无谢刚刚发狠的样子,脑子里什么念头都没有,他赶忙摆手,扶着桌子站了起来。

 

    “没事没事,我歇歇再走,你也別呆着了,回家吧,今天就别加班了。”

 

    牧歌和王主任又假意寒暄了几句,看王主任抓过桌上不知是谁留下的鸭舌帽匆匆离去,牧歌提着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却始终没看一眼花无谢,抓过自己随身的东西就往外走。

 

    

    

    

    

    今天的夜空一颗星星都没有,连月亮都躲在乌云后面,畏惧着接下来的阴雨天气。

 

    到家后牧歌才终于身子一软,瘫在了沙发上,花无谢没像平日时粘过来,只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看着昂头闭目的牧歌。

 

    “他欺负你,我看见了。”

 

    明明确定自己并无过错,可花无谢还是试图想让牧歌给他一些回应,不断重复着自己的话。牧歌只觉得头痛欲裂,摘下眼镜揉着鼻梁不吭声。

 

    花无谢没有脱下脚上的帆布鞋,他大步走到牧歌身边,又说了一遍,还是不够,最后干脆扯起牧歌的手,让他面对自己,大喊了几句他欺负你他欺负你,这次牧歌终于是受不住,紧绷的神经断裂开来,起身一把甩开了花无谢的手。

 

    “够了!是又怎么样!你要杀了他吗?还是像之前那样,让他失去记忆,引起所有人的慌乱?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发生什么?”

 

    牧歌脑子里都是花无谢被抓进实验室惨叫的画面,他眼角发红,表情中透露出一丝不忍,连最后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但是他欺负你,我就应该保护你!”花无谢还是不懂,他只知道牧歌是他心底最重要的人,他无法容忍任何人伤害牧歌,一点都不可以。

 

    “是……就算是那又怎么样?为了生存,为了活在这个世界上,又能怎么样?”

 

    花无谢根本不懂这个世界的人情世故,他看着牧歌的视线充满了疑虑,似乎不懂牧歌话里的意思。

 

    “你刚才打我。”花无谢绕到了牧歌身前,指了指自己的脸颊“这里”。

 

    牧歌坐回了沙发上,他害怕花无谢发疯的样子,他无法控制,如果不是那一巴掌,他想不到现在的后果是什么。但他又无力和花无谢辩解,只是无力的摇着头。

 

    “你不喜欢了我吗?”

 

    一道闪电划破了夜空,霎时间整个城市都回荡着雷鸣,牧歌觉得心更乱了。

 

    他用手捂住耳朵,趴在腿上紧紧闭上了双眼。

 

    人为什么可以为了生活苟且偷生,为什么可以为了活在这个世界上让自己的尊严一文不值,生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为了钱?为了家人?为了名誉?可是这些,牧歌都不曾拥有。

 

    他本就该死,他本就该在那天晚上死在海中的,他明明看到了地狱之神向他伸出手,可为什么……为什么他还活到现在……为什么呢?

    

    

    

    

    

 

    是因为那条重伤离岸的人鱼。

    

    

    

    

    

    

 

    花无谢的脸闪过牧歌的脑海,他突地睁开眼,与花无谢的相遇相识像是回马灯一般从眼前闪过,一切是花无谢。

 

    他可以让自己笑,让自己离开了噩梦的困扰,让自己知道这个世界上还存在天真美好的一面,他让自己知道,人和人之间,真的存在最纯粹的喜欢与爱,对……都是花无谢,都是他。

 

    生活的意义,就是是为了所爱所惜之人。

 

    牧歌猛地起身,想去抓花无谢的手,可原本花无谢站立的位置空无一人,不远处的大门敞开着,刮进了一阵凉风,彻底吹醒了牧歌。

 

    他看着窗外穿过云层降落的雨滴,抓起鞋架旁的雨伞,慌张的跑了出去。

    

    

    

    

    

    

    

    

    

 

    牧歌找遍个整个小区,都没有花无谢的身影,他开始害怕,他不知道花无谢会跑去哪里,他更怕那个人如他出现的情境一般,突然消失了,回去属于自己的大海。

 

    想到这里,牧歌的脚步慢了下来,溅起的雨水浸湿了他的裤脚,他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一切仿佛都失去了意义,他好像失去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牧歌走到了他和花无谢第一次游玩的公园,他四处张望,和花无谢在这经历过的一幕幕都浮现在眼前,不知不觉中,他走到了那日二人相靠而做,以伞为遮的大树下。

 

    他找到了。

 

    花无谢抱着腿坐在树边,似乎因为这场暴雨有些害怕,冰冷的雨水顺着他的鬓角流淌脸颊,明明是不怕冷的体质,此刻却抖的厉害。

 

    牧歌站到了他的身前,他将手向前伸,用伞遮住花无谢,自己却被雨水浇透。

 

    花无谢抬头看向了他,沾在睫毛上的雨水趁机钻进他的眼睛,花无谢的眼睛更红了。

 

    他看着牧歌半晌,突然一笑,雨水流出了他的眼眶。

 

    “我迷路了。”

 

    那时,牧歌扔下了手中的雨伞,与花无谢抱在了一起,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在花无谢的耳边不断说着我喜欢你,和对不起。

 

    

    

    

    

    

    

    

    【人鱼消失了很久,我以为我不会再见到他了。我从没想过我会如此伤心,甚至在夜里都无法入睡。曾经的我以为我只是为了从它身上得到那些珍贵的宝藏,和旁人羡慕的事迹,可我错了,我发现……我真的爱上他了。】

 

    

    

    这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评论 ( 10 )
热度 ( 238 )
  1. blyyhs溺爱超人 转载了此文字

© 溺爱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