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逆专业户/杂事重症患者/
在Lof是不称职的写手/b站:溺爱超人

【关周/联赛】乐极忘形(挠痒痒按摩椅梗)

联赛活动,我抽签抽到了河马老师的按摩椅挠痒痒梗……

非常好。九字真言,一辈子受用。

------------------------------------------------

【关宏峰X周巡】乐极忘形

 

 

    关宏峰刚回支队,就被周巡拉着上了车,他问周巡神神叨叨的干什么,周巡只说到家就知道了。

 

    结果到的,是周巡的家。

 

    钥匙打开门的时候,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子崭新的皮革味道,周巡回身笑呵呵的让关宏峰进了屋,抬手一指,映入关宏峰眼帘的,就是一张黑色皮质的全新按摩椅。

 

    “老关,别说我对你不好,看看这是什么,高科技!新产品!八种功能十种档位,牛吧!”

 

    周巡先一步走到按摩椅旁边,用手拍了拍椅背,将残留在上面的泡沫点子吹掉,满脸得意的看向关宏峰,还对他挑了挑眉。

 

    “你急匆匆把我带过来,就是为了让我看这个?”

 

    关宏峰的语气冷冷淡淡,眼睛却盯向了窗帘下方露出的一截纸箱和塑胶袋子,周巡见状赶忙踢了踢,将纸盒完全踢进了窗帘后面,顺手将窗帘也拉了个严实。

 

    “我这不是来不及收拾吗,老关你关注点能不能别总那么细致!”

 

    脱下自己的夹克扔到了沙发上,周巡拿起遥控器想让关宏峰坐上来试试,关宏峰却是将他的外套扔到一边,坐到了沙发上,平日里常戴在脖子上的围巾也已经被摘掉搭在沙发靠背上,一切动作完成后,他才抬起眼看向周巡。

 

    “来啊老关,你最近不是老说背疼吗,来试试。”

 

    周巡走到关宏峰身边,抓着他的胳膊就把他往按摩椅上拽,关宏峰原本还想老实待会,但周巡满脸期待,一看就是筹备了这个对于自己来说不是惊喜的惊喜很久了,最后也是拗不过,被周巡拉着躺在了按摩椅上面。

 

    “怎么样!是不是质感都和普通的按摩椅不一样!”

 

    拍了拍关宏峰的手背,周巡搬过来一个板凳坐到他旁边,当着关宏峰的面按下了开关,藏在皮质下面的机器便开始运作起来,刚好按到了关宏峰最近一直不太舒服的左肩,关宏峰眉头轻轻一皱,转眼看向周巡,那人一脸看戏的表情,让关宏峰觉得自己像是在被当众上刑。

 

    “网上买的?”

 

    关宏峰伸手去抢周巡手里的遥控器,被周巡躲了开来,又偷偷加大了一档力度。

 

    “网上我哪信得着啊,商场里花大价收的,我这是下了血本啊,你就说你在我心里这地位是不是不一般吧。”

 

    周巡笑着将身子靠向按摩椅,手指轻抚着遥控器上凸起的按键。

 

    关宏峰的视线从周巡的指尖蔓延至他的眼角,那瞬他想起了前日这人在自己身下承欢时挂在眼尾晶莹的泪珠,不自觉的喉头一紧。 

 

    “诶!你也不说话,是不是有点舒服过头了啊!你要是舒服了赶紧告诉我,我可得给那个售货员一个好评反馈!”

 

    不知是不是周巡刻意而为,还是关宏峰的心里有鬼作祟,那时候他感觉周巡的语气极慢,一字字都黏在一起,听得关宏峰心乱如麻,最后干脆闭上了眼睛,向旁稍稍撇开了头。

 

    “诶哟我去,你这光顾着自己舒坦就不理我了是吧。”

 

    周巡再嘟哝着什么,关宏峰也没再去听,满脑子都是这人双眼失焦叫着自己老关的画面,他在心里多喜欢周巡,表面上就会装的多么冷清,所以对于平日里周巡的热情,关宏峰都懂,那是来自于他内心的不安。

 

    按摩椅突然摇晃了下,等关宏峰睁开眼,周巡已经跨坐到了他的身上,双手抵在他肩后的椅背上,弯着腰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老关,装睡也得装的像点,眼珠子在眼皮子底下乱转,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机器还在颈后运行着,眼前的周巡挑嘴浅笑,关宏峰嘴里发干,抬起胳膊便将手附在了周巡的腰上,突然间周巡眼中闪过一丝邪意,关宏峰还没反应过来,周巡已经将手覆到他身侧,居然咬着牙开始挠他的痒痒了。

 

    饶是关宏峰平日再绷,此时也受不住这样的捉弄,抓着周巡的手腕就要让他停下,可周巡是死了心要折腾关宏峰,看看这人是不是冰做的,非要把他搞的开口大骂自己不可,于是两个人胶着了半天,周巡不停手,关宏峰不吭声,俩人却都是粘了一身的细汗。

 

    “周巡……”

 

    趁着周巡撸袖子的功夫,关宏峰突然开口叫了他一声,周巡应声抬眼,脖子已经被关宏峰从后面一压,被身下的人狠狠的吻住了双唇。



小车点我←这里

小车备份←



    两个人连着折腾,结束时已经是半夜了。

 

    周巡被关宏峰搂着放到卧室床上,自己就直接去浴室洗澡了。

 

    趴在床铺上,周巡看着自己被手铐隔得破皮的腕子,心里暗骂了一句娘,抓过床头柜上的烟就要抽,打火机还没按下,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关宏峰的。

 

    屏幕的亮度刺的周巡眼睛一疼,来电名称是一个句号,周巡想也不想就知道这是关宏宇,他按下挂机把电话塞到枕头底下,可那铃声就和追命的小鬼似的,没完没了的,最后周巡还是耐不住脾气按下接听的键子,开口就是一句“你他妈的”,结果不说不知道,这一说周巡才发现自己居然哑的破音了。

 

    “哟!周巡啊!这嗓子怎么还劈叉了!”

 

    “咳,大半夜的你抽什么风!”

 

    “什么叫抽风,我找我哥不是天经地义吗!”

 

    “哟,是你哥你就有理了!你哥不在!”

 

    “我看不是我哥不在,是你的屁股不在了吧!”

 

    “关宏宇我看你是他妈的找抽了吧,你……”

 

    周巡刚要骂,不知什么时候洗好澡从浴室出来的关宏峰一把夺过了他手里的电话,对关宏宇说了句有事儿明天说,就把电话挂了。一转身还看到了周巡嘴里叼着的烟,话也没说直接把烟抢过来按在烟灰缸里了。

 

    “不是,那还没抽呢……”

 

    周巡看着自己可怜的香烟,心疼的咧了咧嘴,心想没事儿还有一包呢,结果一转头那一包也被关宏峰给扔垃圾箱里了。

 

    “要是不想明天当个哑巴,你就消停点吧。”

 

    关宏峰躺到了床上,翻起了手机中的未读信息,周巡在一旁看着这人被屏幕光照的发白的侧脸,挑了挑嘴角,用膝盖顶了顶关宏峰的腰。

 

    “我能不能把这算成是你对我关心的一种?”

 

    关宏峰点着手机的手顿了顿,没理周巡。

 

    将所有信息回复好以后,周巡已经睡着了。关宏峰将手机调成了静音躺到周巡的身边,想着这人刚才问出问题时期待的眼神,不由得会心一笑,将周巡搭到床边的手臂塞进被子,临睡前帮周巡掖好了散开的被角。

    

    

    

    

 

    END

 


评论 ( 4 )
热度 ( 85 )

© 溺爱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