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逆专业户/杂事重症患者/
在Lof是不称职的写手/b站:溺爱超人

【陆离X池震】拥有一个暴娇男友是怎样的体验:吃醋与惩罚篇

对,你们要的吃醋与惩罚篇。

字数安稳的6000+内有玩xiong Play 对于小朋友算是微弱的SM谨慎观看

欢迎捉虫,欢迎投梗!

===============================


【陆离X池震】有一个暴力男友是怎样的体验

 

 

吃醋与惩罚篇

 

 

 

 

    陆离和池震确认关系后的第二天,鸡蛋仔告诉警局里的人他看到了他们队长和池震在楼道里紧贴站着,可能吵架了。

 

    陆离和池震确认关系的后?第三天,鸡蛋仔告诉警局里的人他看到他们队长一反常态帮池震整理敞开的领口,告诉他以后注意点。

 

    陆离和池震确认关系后的第五天,鸡蛋仔告诉警局里的人他看到他们队长把池震堵在审讯室门里,然后池震亲了他们队长一口。

 

陆离和池震确认关系后的第六天,鸡蛋仔被陆离安排出警到了外地,滞留一个月。

 

 

 

 

 

 

 

 

 

 

    “我妈说今天晚上炖鱼,让你来吃。”

 

    翻着桌上的笔记,陆离看了看一旁鼓弄手机的池震,轻声说道。

 

    “啊?不行啊,我今晚有事。”

 

    眼看池震刻意遮掩手机屏幕,还把手机藏进口袋的模样,陆离紧了紧眉,将笔记本扣在了桌子上。

 

    “有什么事啊,这都办了三天了还办完。”两天之前陆离就让池震去他家里吃饭,可池震也不知道是干什么,一直推脱拒绝,闹得陆母连着问他和池震是不是闹矛盾了,搞得陆离怎么解释也没用,还被陆母教育了一番,说自己脾气不好别总是对池震那么暴躁,也是因为这样陆离才耐着三天的性子没和池震发火。但今天他有点绷不住了,眼神像刀子一样,好像要在池震身上硬生生的挖下一块肉来不可。

 

    “不是,你瞪我干什么,我真有事儿。”

 

    抿了抿自己的嘴唇,即便他遮掩的再好,多年探案审讯的经验也让陆离看到了池震眼里的心虚。

 

    “告诉阿姨明天晚上我肯定去!让她煮一大锅的饭,我舍命”也得吃完赔罪!”池震边说着边收拾起自己的东西起身就要走,陆离见状一把拉住了池震的手腕。

 

    “你去哪?”

 

    被扣着手,那力道真是有点疼,池震故意哼唧了几声,才让陆离松了手。

 

    “我有个朋友家里出了点事,我不是干过律师吗,虽然被你给害得失业了,但我起码也懂点法,他找我帮帮忙看看能不能打赢。”

 

    对于池震的话,陆离还是半信半疑,可池震已经边说边往门口退去,他看了看手表,好像有点着急,也不再管陆离不好的脸色,匆忙喊了句我走了,就消失在了门口。

 

    那之后陆离在办公室给陆母打电话告诉她池震今天也不来,再又被一番教育后,原本好好放在桌上的笔记本,卒。

 

 

 

 

 

 

 

 

 

 

    陆离对陆母撒了个加班的谎,可他就只是呆坐在空无一人的警局里,握着电话看着窗外的夜色发呆。

 

    凌晨一点的报时响起,陆离也是被饶的再也坐不住,拿起车钥匙就出了大门,一脚油门踩下,开向了池震的家。

 

 

 

 

 

 

 

    站在房门外,陆离拿着手里的备用钥匙,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要在这种偷偷摸摸的情况下使用。

 

    将钥匙插进锁眼,陆离转起手腕,门锁也应声开启,屋里子一片漆黑,只有一站小台灯映着微弱的灯光。

 

    陆离低下头时,看到了一双粉色的帆布鞋。

 

    陆离踢到了客厅了几个空掉的啤酒瓶,啤酒瓶因为碰撞翻滚到墙角,挣扎着停了下来在原地颤动,陆离挑了挑眉,松开自己握紧的拳拧开了卧室的房门。

 

    有些时候,你最怕看到的,往往就是最先出现的。

 

    陆离站在床边,池震身上盖着那条熟悉的深蓝色被子,他穿着灰色T恤的上身暴露在外,胳膊向旁边伸展着,手掌刚好搭在了那个叫做索菲的女孩的肩头。

 

    陆离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他居然挑起了嘴角,他用脚尖踢了踢床板,见床上的两个人依然毫无反应,他打开了房间的灯,一时间明亮的灯光将室内照的透亮,刺的索菲的眼皮动了动,她缓缓睁开眼,对上的就是陆离那如刀刃般凌厉的视线。

 

    “陆……陆队长!”

 

    索菲看着陆离半晌,酒了醒了大半,她撑起上身赶忙将池震的手臂从身上甩下去,面露尴尬的微笑,藏在被子里的手用力的掐了掐池震的腰。

 

    “你干什么啊你!”索菲下手不清,池震几乎是从床上跳了起来,他的头还因为酒醉而泛着痛,再瞪了一眼索菲后,他终于看到了站在床前凝视二人的陆离,那一瞬房间里的空气都变得紧张起来。

 

    池震看着陆离,陆离看着索菲,索菲看着自己的拖鞋,猛地掀开被子头也不回的逃一般的往门口走去,她才刚拉开门就被陆离叫住,陆离将声音压得极底,就像一条无形的冰剑将索菲拦在了门前。

 

    索菲转过身时,就看到陆离手里拎着她的包,对她挑了挑眉。

 

    “你东西落下了。”

 

索菲那个时候是真的很想说我不要了明天再来取,可是又觉得这样说仿佛死的更快,于是低着头迅速接下了陆离手里的包,冲着池震抱怨般的皱了皱眉,迅速离开了充满紧张气氛的室内。

 

 

 

 

 

 

 

    寂静的午夜门锁落下的声音尤为刺耳,池震被吓到一哆嗦,避开了陆离的视线,掀开被子就要下床,陆离却先一步站在他的身前,将他的拖鞋踢得老远,拦住了他的去路。

 

    “这就是你说的事儿?”陆离垂眼看着池震,他脱下自己的外套扔到床上,双臂抱在一起,满面冰霜。

 

    “不是……我……你听我解释,我和她真的什么都没干。”

 

    对陆离的了解,让池震知道真人现在处于即将爆发的边缘,他极力的对刚刚发生的一切解释,可不曾想在陆离眼中却是越描越黑,他挠了挠头,陆离已经拽过了书架旁的椅子,放在池震面前,之后坐在了上面。

 

    这是要审犯人的局面啊。

 

    “陆离,我……”

 

    “把衣服脱了。”



这个玩X的车点我←请谨慎


    第二天在郊区的案发现场,明明是二十多度的天气,池震却破天荒的穿了一件高领内搭,外面还配着质地偏厚的西装外套。

 

    警局其他人员看着池震被热的一头汗水的样子,想去和池律师开开玩笑,又碍于一旁一脸警告的陆离不敢靠近,终于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陆离看着坐在对面一边扇风一边喝着冰饮的池震,终于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热不热,我问你你热不热!”

 

    那之后,池震的扇子狠狠打在了陆离的脸上,池律师悲愤的声音回荡在餐厅中。

 

“你还好意思笑,你说说你是不是属狗的!我现在整个胸都是肿的!我要是穿薄点的衣服被人看见,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不是涨奶了!陆离你他妈就是个混蛋!”

 

 

 

 

 

 

 

 

 

 

 

 

 

 

    来自一天前的微信对话。

 

    池震

 

    [索菲,在不在?]

 

    索菲

 

    [什么事?]

 

    池震

 

    [陆离快过生日了,我逛了三天街,踩了三天马路都没想出来,你帮我想个惊喜!]

 

    索菲

 

    [我可不敢和你走太近,你们家陆队长一看到我和要杀人似的。]

 

    池震

 

    [哎呀别墨迹,快点!]

 

    索菲

 

    [你说说你想怎么弄啊?]

 

    池震

 

    [微信说话太费劲了,你来我家,诶诶诶,顺便买点酒啊,陆离不让我喝酒我憋了好几天了。]

 

    索菲

 

    [OK。]





 

    FIN.

 



评论 ( 50 )
热度 ( 1948 )

© 溺爱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