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逆专业户/杂事重症患者/
在Lof是不称职的写手/b站:溺爱超人

【ABO/洛基x奇异博士】Take me .5.

征集体位了(?)。

请评论告诉我……

---------------------------------


    Chapter .5.

    

    

 

    当Stephen第五次试图扯开Loki缠在自己腰间的手臂,却以失败告终后,他终于放弃了这个动作。

 

    Stephen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Loki躺在他的身后,紧贴着他的背,那平稳的呼吸声就在耳边徘徊着,两个人都赤裸着身体,贴在耳背上的鼻尖让Stephen的脸红了大半。

 

    “装睡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Stephen躲开了Loki抚摸他下巴的手,再次试图起身,然而结果却与之前无差。

 

    “我以为你会睡得再久一点。”

 

    揉了揉自己乌黑的长发,Loki撑起半边身子,挡住了从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拨开了Stephen额前的碎发。

 

    “看来书上的消毒方式还是有用的。”

 

    Loki扳过Stephen的脸,让他露出受伤的脖颈,但Stephen并不知道Loki在说什么,在听到Loki的话以后他拧着眉瞧了Loki一会,心中有了不祥的预感。

 

    “作为你的前职业,你该清楚我说的是什么,那个最古老的消毒方式。”Loki说着,伸出了自己粉嫩的舌舔过了微微翘起的唇边。

 

    “我的老天!”

 

    Stephen惊叫着,一把推开了Loki,Loki则笑着坐到了床边。

 

    “所以说现在我的脖子上都是你的唾液对吗!”

 

    Stephen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而眼前的这位邪恶之神却高兴的很.

    

    这非常好,就像是一个古老的仪式,他被Asgard的神用特殊的方式洗礼了。

 

    “如果你生病时需要的话,我有好的兽医可以推荐给你。”

 

    Stephen跳下了床,脖子上的伤口并没有被包扎,转动脖子的时候还是有些刺痛,他抓过自己的衣服面向Loki,一边退步,一边穿上了衣服的袖子。

 

    “你要去哪?”

 

    见Stephen退向了门口,Loki警觉的起身,试图去拦住Stephen,却被Stephen抬起的手止住了脚步。

 

    “Loki,我希望你明白,Asgard是不会允许一个有威胁的冰霜巨人出现在这里的,不论他是否成年,他都具有危险性。”

 

    说着,Stephen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所以你是准备去我亲爱的哥哥那里告发我,杀了那个可怜的小家伙?以协同偷渡罪把我关起来?那你的发情期可就很艰难了我亲爱的法师。”

 

    “Loki,那个孩子他该回去属于他的地方,接受属于他的命运,你改变不了什么。”

 

    “你的正义真是让我害怕,狼狈二流法师。”

 

    Loki抬起了自己的下巴,一脸不屑的望着Stephen,仿佛在嘲笑着Stephen的坚定。

 

    “我只是在对与错之间做出正确的选择。”

 

    系好腰带,Stephen竖起衣领遮挡住了伤口,回身拉开了房门。Loki并未阻止Stephen的动作,当Stephen回头望向他时,他依然站在那里。

 

    “如果你想,你可以随时阻止我。”

 

    说完,Stephen离开了房间。

    

    

    

    

    

    

 

    Asgard的阳光还是非常舒适的,除了偶尔让眼前这位高大的雷神因躲闪的脚部而挡住以外。

 

    “Thor,我的悬戒和我的胳膊都快要生锈了。”

 

    Stephen一直站在Thor的身前,保持着伸手的姿势。他谨记着上次Thor的叮嘱与保证,但显然眼前的这位保证人,选择性的忘了他的话。

 

    “医生,我说过,关键时刻我会……”

 

    “不不不,现在就是关键时刻,Thor相信我,你的领域正面临一个巨大的威胁。”

 

    “威胁?”

 

    “是的。把悬戒给我,我会帮你处理一切。”

 

    面对Stephen的自信,Thor歪了歪头,满脸的不敢相信。

 

    一阵喧嚣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Stephen暗骂了一声,那个眼熟的侍卫就冲进了殿堂。

 

    “发生了什么?”

 

    “我们……发现了冰霜巨人的踪迹。”

 

    Thor看向了Stephen,Stephen则皱起了眉。

 

    “有平民看到了他,他并不高大,而且还受了伤,被发现后就匆匆逃走了。”

 

    熟悉的守卫述说完毕后,Thor开始安排人手调查周围巨人的踪迹,Stephen看着地上的蓝色血迹,一语不发。

 

    “Doctor,Asgard的威胁已经到了,你所说的威胁是什么?”

 

    站到Stephen身前,Thor询问他,Stephen才回过神,他舔了舔自己发干的嘴唇,犹豫片刻后,松开了自己紧握的拳头。

 

    “我的威胁从始至终只有你的弟弟不是吗,你可以去忙你的了Thor。”

 

    Stephen转身离开,Thor因为突然的事件也无心再去追问。躲在一旁的房屋后,见Thor与士兵全部散去后,Stephen才快步的走向宫殿的出口,他需要去看一看那个孩子发生了什么。



    

    

    

    

    


    Loki所找到的这个山洞确实非常隐蔽,Stephen几乎花上了一个小时,才找到了这个黑暗的地方。


    但Lola并不在这儿。


    正当Stephen犹豫着要不要去找Loki求助的时候,洞口突然传来的喘息让他快速转身,Lola摔倒在了洞口,这一次不单单是左臂,他的全都已经泛蓝,显现出了冰霜巨人的原型,而Loki就站在他的身前,手中拿着锋利的匕首,准备刺向他。


    “停下!”


    Stephen挡在了Lola的身前,他清楚的看到Loki手指上的血液,他找到了Lola伤口的来源了。


    “告密的二流法师,我想了想,你的正义感是对的,他的确不该存在。”


    Loki一挥手,Stephen的身体便飞了出去撞到了石壁上,因为强烈的撞击Stephen的口中传出了痛苦的闷哼,这让Loki的动作停了下来。在确定Stephen还能撑起身子后,Loki抓起了Lola的,匕首即将刺入那个男孩的体内。


    “你没有权利结束他的生命!”


    Stephen对此时无能的自己感到懊恼,捂着发疼的胳膊Stephen站起了身体。


    “你该为你的怜悯付出代价,你应该照顾好他。”


    Stephen看到了Loki停下的手臂,似乎是觉得Stephen的话非常好笑,Loki轻笑一声,将男孩扔到了地上,闪现到Stephen的面前,一把扣住了他的脖子。


    “亲爱的法师,你总是让我先后矛盾,以前是,现在也是。”


    Loki的力道并不重,这给了Stephen思考的空间,他不知道Loki口中所谓的以前是何时,在标记之前他并未与Loki打过太多的交道。


    “养好他的伤,把他送回去,我也会管住我的嘴。”


    Stephen看向趴在地上仰望他们的男孩,Loki终于放开了他,坐在一旁的石块上前,他丢给了Stephen一样东西,是可以疗伤的药膏。


    “处理好你的伤口,剩下的可以留给他。”


    Stephen盯着那个精致的药瓶,才发现刚刚Loki的手指,刻意避开了自己昨天的伤。


    “嘿,放轻松!我知道这很疼!”


    按着Lola的肩膀,Stephen处理好了他身上最后的伤口后,为他盖上了那破旧的被单。


    “虽然我不太喜欢你……但……谢谢你,二流法师。”


    躺在床上虚弱的Lola对Stephen翘起了苍白的嘴角。


    “哇哦,非常好,我喜欢这个道谢方式,下一次你可以学的再像一点,比如留长你的头发,或者戴个绿色的美瞳会更好。”


    Stephen觉得可笑,很显然Loki已经成了这个孩子心目中的英雄,无论他做了什么,似乎在Lola眼中,都是对的。


    也许是因为太疼了,又或者太累了,Lola很快便睡着了。Stephen看着这男孩安详的模样,实在无法把他和冰霜巨人联系到一起。处理完这一切天已经黑了,不知是不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Stephen觉得在Asgard呆的每一天都过得很快,时间仿佛已经失去了意义。


    走到山洞口,看着眼前几乎可以触摸到的圆月,Stephen想起了王做的咸鱼三明治,那个令他作呕的味道。想到这,Stephen低下头不禁翘起了嘴角。


小车车点我  ←点

评论 ( 16 )
热度 ( 192 )

© 溺爱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