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逆专业户/杂事重症患者/
在Lof是不称职的写手/b站:溺爱超人

【沈巍X赵云澜】 爱的庇护 (PWP蒙眼捆绑play 谨慎观看)

发这篇文我需要说一些,因为是赌约,赌两个演员能不能吃鸡,结果就是本人输了。

所以就得产出。

其实之前我也很犹豫,要不要写,因为P大原作在先,写的不像会让人觉得过分的OOC,过于相似又会有人觉得文风抄的太刻意,这就是迟迟没有下手的原因。

这篇6000多字的小肉文,还是遵循了自己的风格吧。

就谨慎观看好了,内含蒙眼PLAY,和捆绑PLAY,XX就在右上角,大家自行选择一下。感谢。❤

===============================





【沈巍X赵云澜】 爱的庇护  BY:溺爱超人 

 

 

 

    赵云澜躺在沙发上,高举着自己被白纱布包成粽子的手,居然觉得有点饿了。

 

    含住递到嘴边的勺子,赵云澜转头看向还在细心为他吹凉白粥的沈巍,露出了一个刻意讨好的笑容,然而生气沈大人并没有理他。

 

    “唉我说你至于吗,我不就是受了点伤,还是工伤,你现在的模样活生生像个守寡的未亡人啊!”

 

    赵云澜从沙发上蹦起来,伸手就要去掐沈巍的脸,却被沈巍一把扣住手肘,向后一推,将他整个人推回了沙发上。

 

    “别乱动,受伤了就乖乖坐着。”

 

    赵云澜张着的嘴又被大米粥一勺塞满,差点呛得他喘不过气,他顺着自己的心口,委屈的看着沈巍。

 

    “我说过多少次,不要一个人冒然行动,你怎么……”

 

    “这事能怪我吗!那孙子吸完人的精魂要是直接跑了就算了,他回头骂了我一句娘炮,我一个纯爷们,能忍吗!”

 

    赵云澜声情并茂越说越生气,说到最后气的一抬手拍了下大腿,完全忘了自己的手受伤这件事情,瞬间疼的直抽气。

 

    看赵云澜疼的不行,沈巍放下了手中的碗,坐到了他的身边,用双手拢住了那白粽子,小心的放回赵云澜的腿上,其实沈巍原本还想去呵斥赵云澜几句,但看着那人对他嬉皮笑脸的样子,他就是下不了口,现在这人还趁着自己分神的功夫,在自己脸上亲了一口,这一下让沈巍的脸红到了脖子,更是忘了自己想说什么了。

 

    “下次应该带你去海边玩玩,把你这身白皮晒黑点。”

 

    赵云澜盯着沈巍打开的白衬衫里面的脖颈,笑呵呵的说着,没受伤的手也不老实的攀上沈巍的身子,想去解他的扣子,沈巍赶紧扣住了他的手。

 

    “做什么?你还伤着呢。”

 

    嘴上说着赵云澜,沈巍却没阻止赵云澜的逼近,他被赵云澜推倒在沙发上,赵云澜跨坐在他的身上,低下身吻住了沈巍温热的双唇,分开前还不忘舔了舔沈巍勾起的唇角。

 

    “我不就是手伤了吗,下面可什么事情都没有……看在我受伤的份上,您老人家委屈点,在下面玩玩怎么样?”说着,就凑到沈巍耳侧,舔了舔那柔软的耳垂。

 

    沈巍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自制能力很强的人……至少在找到赵云澜之前是这样的。

 

    但是现在他的下身却涨的发疼,让他控制不住想把这人揉进怀中的冲动,他抬起手触了触赵云澜的下巴,突然一把扣住赵云澜的后颈,将他按到自己眼前,鼻尖相碰到一起,说不出的燥热。

 

    “赵云澜,下次再自己一个人去犯险,我不会救你。”沈巍眼中一闪而过的狠意,让赵云澜一愣。

 

    “好好好,我保证!没有下次!绝对没有下次!”赵云澜边说着,边用完好的手再次试图去解沈巍的扣子。

 

    两个人衣衫尽除,身体交叠,沈巍的喘息回荡在耳边,惹得赵云澜浑身发热,可他始终想不明白,到了最后,为什么被压在下面的人还是他。

 

    被沈巍顶的低吟一声,赵云澜的大脑一片空白,再也不愿去想,任由自己陷入那醉人的情欲当中去了。

    

    

    

    

    

    

    

 

    “赵处,那个吸魂鬼又出来了。”郭长城小心的凑到赵云澜身边,还没等他把资料放到赵云澜的办公桌上,那原本摊在办公椅上的人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夺过郭长城手中的资料夹往桌子上一摔,喊了一声走,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留下被吓得瞪大眼睛的郭长城双手发抖,看来这小鬼是着实的惹着他们的赵处了。

    

    

    

    

    

    

 

    “赵处,你说它能来吗?”

 

    和赵云澜蹲在角落,郭长城握紧了手中的手电,只觉得喉头发紧。

 

    看着郭长城那不争气的样子,赵云澜将烟支扔到地上踩灭,巴了巴嘴。

 

    “我算了算这家伙的行动轨迹和寻找猎物的规律,这次他应该是瞅准了这家人了。”

 

    这吸魂鬼鬼如其名,需要吸食人类魂魄才能续命,但他们所需要的并不是普通人,而是需要在至阴时分出生的男人,而且还得是雏,这至阴之人加上纯净的魂魄,让它们的修行至少能提上百年。而赵云澜和郭长城所蹲守的这户人家的孩子,正是吸魂鬼近日所出现地域中,最合适的人选。

 

    “可这天都快亮了,它也没来啊。”

 

    “小子,听过好饭不怕早这句话吗?”

 

    听着赵云澜的歪理,郭长城摇了摇头。他刚想再说些什么,赵云澜一抬手止住了他的话,手也抹上腰间的枪支,小心的将头探到墙外。

 

    一抹紫光出现在这户人家的门前,浓雾散去后,那吸魂鬼半透明的身体也暴露出来,它上身为人,从往下却属烟雾,拖行在地上,像极了被砍断了双tui,以骨为链般可怖.


    这吸魂鬼扭了扭自己的脖子,那骨头便发出脆响,听得人浑身发麻,它穿过门板向屋中飘去,找准了时机,赵云澜奔到门前,一脚踹开了大门,就看到这户人家的少年已被吸魂鬼用雾气拖至空中,吸食着他的jing气,少年的嘴唇都已经泛白,凭着最后的意识看向赵云澜,虚弱的说着‘救我’。

 

    “你可比阿拉丁神灯里的精灵丑多了。”

 

    赵云澜扣下扳机的瞬间,吸魂鬼将少年一把扔出,砸到了郭长城的身上,子弹也因为身侧郭长城的撞击,打偏了。

 

    看着即将消失在视线里的吸魂鬼,赵云澜对郭长城喊了声“看好他”便大步的追去。

 

    看着赵云澜渐行渐远的身影,郭长城知道他又得被沈巍上政治课了。



 

    

    



    

    

    

    

    

    

    赵云澜清楚的看到那个吸魂鬼跑进了这栋废墟里,但他找了半天,居然连一点恶鬼的气息都闻不到了,握着枪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他盯着立在墙角的几块木板,小心的凑了过去,一脚将木板踢踏,那后面什么都没有。

 

    赵云澜皱了皱眉,回身才放下枪的瞬间,他就感觉一阵黑雾将他包围,捂的他透不过气,手中的枪也因为那强烈的窒息从手里感脱落到了地上,待他恢复意识时,他整个人已经倒在了地上,双手被绳索捆缚在身后,眼睛也被蒙上了黑布。

 

    他试着挪了挪自己的身子,肩膀以手臂触及的居然都是一片柔软,与那坚硬冰冷的水泥地完全不同,看来他是被抓到别的地方了。

 

    “行啊你,来阴的!”

 

    勉强让自己站立起来,赵云澜因为视觉的掩盖迷失了方向,他在原地打转试图寻找那吸魂鬼的位置,肩膀突然被从身后扳住,将他狠狠向前方退去,赵云澜感觉自己的头撞上了墙,可是……这墙怎么是软的呢?

 

    “诶,你他妈说句话!上回骂我骂的不是挺爽的嘛,这回怎么没声了,是不是被你赵爷爷的男子气概给吓坏了!”

 

    赵云澜身体受限,嘴上还是不饶人,就算被按着肩,还是奋力的挣扎,丝毫不顾及自己被绳子绑住的手已经擦破了皮。

 

    身后的吸魂鬼突然按住了他挣动的手,小心的帮他松了松绳子,另一只手居然抚上了自己的肩颈,在那穴位处用力一掐,这一下可着实是抓住了赵云澜的软肋,缩着脖子躲进墙角,就是咬着牙不肯叫出声。

 

    “你他奶奶的……真会玩啊。”

 

    倒吸着气,赵云澜让自己的头靠在墙壁上,他总觉得身前这个吸魂鬼有点怪怪的,不只是它怪怪的,这周围的一切都有点怪。

 

    赵云澜动了动自己的手,突然将头往前一凑,那身前的吸魂鬼居然顿了顿,又猛地退后和他拉开距离,赵云澜抽了抽鼻子,突然抬起左腿在原地蹦跶了起来。

 

    “哎哟我的腿!刚才追你的时候你是不是又出阴招了,怎么这么疼……啊!”

 

    赵云澜大喊着,没等他蹦跶几下,他的腿就被抬了起来,等那人用手将他的裤腿挽上去,赵云澜突然直起身,甩了甩自己健康的小腿,还不忘跺跺脚,以示他还能跳一段踢踏舞这件事情。

 

    “沈大人,早上又用我的沐浴露了吧。”

 

    想了下沈巍吃瘪的表情,赵云澜靠着墙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

 

    “你这个人……”

 

    沈巍的语气带着无奈和愤怒,赵云澜听得清清楚楚。

 

    “你要是想演戏就演的像点,下手那么轻,我要是没感觉错,你是把被子都给钉墙上了吧。”

 

    说着,赵云澜用被反绑在身后的手戳了戳柔软的布料,以验证自己的话。

 

    被赵云澜发现,沈巍有些羞恼的歪过了头。

 

    “沈大人上次不是说了不管我了吗,怎么又来了……没猜错那个吸魂的死鬼已经被你给办了吧?”

 

    赵云澜说着,就往沈巍身上靠,被沈巍一把推回了墙边。

 

    “我说过多少次别一个人行动,你怎么就是不听……”

 

    沈巍是在郭长城跑进赵云澜办公室的时候进去特调处了,他躲在一边想看看赵云澜会不会记得自己的警告,可谁知道这人就是没有记性,深更半夜带着郭长城一个人就跑了出去,可想而知那危险性有多高。

 

    等他看到赵云澜把郭长城扔在一边,自己一个人去追吸魂鬼的时候,就别提他多生气了。原本想着装成吸魂鬼给赵云澜一点教训,让他知道知道不是什么妖物都是凭一己之力就能对付得了的,可是真正面对上这人,他还是下不了手,结果还被轻而易举的发现了。

 

    “那么危险的时候你还能笑得出来,万一的出了事,我……”我可怎么办……

 

    后面那句,沈巍没说。

 

    “我和你保证,这是最后一次,真的。”

 

    赵云澜被蒙着眼睛看不到沈巍,只凭着那声音的方向和沈巍保证着。刚刚被磨破的手腕现在出现了刺痛感,赵云澜不适的扭了扭肩膀,沈巍见状急忙要去帮他解开绳索,却被赵云澜躲开。

 

    赵云澜翘起了嘴角,将下巴靠在沈巍的肩上,鼻尖寻到了那人的耳垂,轻轻蹭了蹭。

 

    “别解,这样挺好玩的。”说着,还用肩蹭了蹭沈巍的胸口。

 

    “别闹了,要是磨蹭的严重了,还得上药。”沈巍想躲开赵云澜的贴近,但赵云澜却突然一个越位,用肩将沈巍抵在了墙上,咬了咬沈巍的下巴,沈巍因为赵云澜的动作手停在他的腕子上,不再动弹。

 

    “每次在床上你都规规矩矩的,这次就随了你的意,让你玩一把捆绑play。”




余下小车车请点我哟

评论 ( 52 )
热度 ( 3070 )

© 溺爱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