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逆专业户/杂事重症患者/
在Lof是不称职的写手/b站:溺爱超人

【沈巍X赵云澜】心濡目染(车震/瞎眼/视界共享 回梗)

之前点梗有小伙伴点的视界共享PLAY:

 @莫扎特仑苏 那个那个,我想看视界共享的车车(ಡωಡ)让澜澜看一下自己被☀️的样子

还有车震(摩托车车震太有难度了 我改成了汽车):

@干燥剂 小澜孩的摩托车震...小红车车震! 还有视界共享!一边太阳小澜孩一边给小澜孩脑内播放


依然和在一起码一下,4000字,点梗到此结束。感谢感谢。


==============================

【沈巍X赵云澜】心濡目染

 

 

 

 

 

    摘下赵云澜架在脸上的墨镜,沈巍轻轻拨了拨那人被自己弄乱的发丝,拍了拍他的手便拉开了车门。

 

    “现在天已经黑了吧?”很显然赵云澜并不想让沈巍离开,他手摸索着抓住了沈巍的衣角,止住了那人离去的动作。

 

    这是赵云澜视觉受限的第三天,被圣器反噬的结果。

 

    这三天,眼看赵云澜在各处磕磕碰碰,膝盖都撞出了几块淤青,沈巍心疼不已,又不能狠心去责怪这人。只能尽力守护在他身旁,恨不得把他护在手里。

 

    “今天晚上是云遮月,外面还有点凉。”拉开赵云澜的手,沈巍转身看向赵云澜迷茫的双目,明知他看不到,却还是在脸上撑起了一个微笑。

 

    “沈教授真忍心把我一个人留在车里啊?”

 

    刻意的撒娇让沈巍更是不忍离开,但他已经答应了校长去帮他孙女补习一节课程,就无法推辞,更何况这些许的付出可以换来更多的假期,他就更义不容辞。

 

    他本可以把赵云澜留在家里,但赵云澜眼盲的这几日,小动作却比平时更多,似乎不甘就这样陷入困境,非要在那几十平米的屋子里摸索出个五六出来,沈巍实在拿他没辙,只能把他带了出来,但于情于理他不能带着赵云澜去校长家里反客为主,便只得将赵云澜安置在车里等待自己了。

 

    “我很快就回来,你别乱跑。”

 

    “诶,这天大地大的,让我在车里呆一个小时,我可不能保证我这双大长腿自己溜达到哪去了。”

 

    看着赵云澜挑起的眉,沈巍就知道这人老实不下来。

 

    赵云澜眼前一片黑暗,他看不到沈巍此时的表情,狭小的空间里一时沉默下来,赵云澜还以为沈巍偷偷离开了,赶紧的伸出手朝对面抓了过去,动作间他听到一阵清脆的声响,好像是金属类的撞击声,接着他的手腕就被一双温热的手抓住,咔嚓一声,冰凉的物体环扣在他的手腕上了。

 

    “诶诶诶!你干嘛呀!”

 

    见赵云澜坐直了身子就往他旁边靠,沈巍赶紧推开车门,将手铐的另一端,靠在了车内的扶手上。

 

    “安全起见,你先委屈一会。”

 

    赵云澜在车里摆弄着手,就要去抓他,沈巍看准时机立刻关上了车门,按照代驾司机离开前的交代,按下了那个锁头的按钮,车锁落下的声音极为清晰,就剩下赵云澜在车里拍着车窗,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了。

 

    沈巍站在车外握了握拳,看来他这一节课外补习,似乎不会太好受了。

    

    

    

    

    

    

    

 

    “辛苦沈教授了,这礼拜时间你看着安排,我已经交代小周了,随时为你代课,你就放心吧。”

 

    “谢谢校长,您就别送了,有车在外面等我。”

 

    寒暄了几句后,见校长关上了房门,沈巍才赶紧回身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为了不让校长看到赵云澜,沈巍特意交代司机将车停在别墅区外无人的巷口里,沈巍焦急的掏出车钥匙,打开车门的瞬间,赶忙喊了一句赵云澜,只是姓氏才出口,他就立刻收了声。

 

    可能是这几天一直折腾着到处寻医,加上眼睛看不见,其他感光便要费更多力去感受,之前还闹腾着的赵云澜,已经斜靠在座位上睡着了,只有那被他拷在扶手上的手臂高举着,向沈巍宣称着不舒服这件事情。

 

    解开手铐,沈巍小心的帮赵云澜揉着手腕,坐到那人身边扶着他的头,让他靠在自己的肩上,这样一番动作下来,赵云澜都没有醒过来。

 

    盯着在他身侧呼吸平稳的赵云澜,沈巍感觉鼻尖一酸,几日积攒下来的心疼此刻都化作无形的泪水在沈巍的眼中打转,疼得他红了眼眶。

 

    帮赵云澜拉了拉衣领,沈巍的手触过赵云澜的耳侧,用手轻轻抚触着那人的脸庞。

 

    他用拇指蹭过赵云澜的眼角,用指尖拨弄着那一根根的睫毛,然后他也学着赵云澜的样子闭上了双眼,感受着此刻极致的黑暗。

 

    “嗯……”似乎是被沈巍的动作扰了睡眠,赵云澜贴着沈巍的身子突然动了动,沈巍见状赶忙抬手要去关了车顶的灯,怕那光线刺了他的眼,手停在空中片刻,沈巍才又想起,赵云澜是看不到的。

 

    沈巍向来不主动向赵云澜索取什么,他克制自己的欲望与占有,但此时他居然很想在这个无人可见的地方去亲吻他,他盯着赵云澜半晌,才终于缓缓侧过身,将一个吻留在了赵云澜的唇角。

 

    “沈巍?”

 

    借着微弱的光线,沈巍看到那之前熟睡的人已经转醒,他的脸朝向自己,眼睛缓缓张开,失焦的视线却是看向了自己的身后,那时候沈巍猜想,他一定是想在醒过来时,期盼着可以看见的第一个人是自己,可谁知所见的又是一片黑暗,所以眼中才会闪过那么明显的失落。

 

    抓住赵云澜在自己眼前摸索的手,沈巍突然倾过身狠狠的抱住了赵云澜,将手插入那人脑后的发丝间,让他的头可以依靠在自己的肩膀。

 

    “你看我多想你,梦里都是你。”

 

    用脸颊蹭着沈巍发凉的耳尖,赵云澜在他耳边低声的说着,手也安慰似的拍了拍沈巍的背。

 

    沈巍最怕的,就是赵云澜现在的样子。

 

    明明自己心里苦的很,却又要时刻提醒比他更苦的沈巍,他并不在乎这件事。

 

    纵使沈巍心墙再高,此刻也被击的溃不成军了。

 

    他突然扯住赵云澜的头发,让那人昂起头,终于狠狠吻住了赵云澜的双唇。



小汽车点我←


    “我说你个江湖骗子,你才有心病呢,不会看病你发什么传单!”

 

    将手中的单子揉成一团扔向了无辜的郭长城,赵云澜扶住沈巍伸过来的手就随着他离开了。

 

    “下次这种的,你们就不应该信,白白浪费我的时间,再说当个瞎子有什么不好,成天有人伺候,对不对?”

 

    用肩撞了一下沈巍,赵云澜不看也知道沈巍此刻是笑着的。

 

    “你这个人啊,就是嘴硬,你其实也怀着各种希望,不然你也不会和我们来。”

 

    被沈巍一下说中,赵云澜只能尴尬的笑着,扶了扶脸上的眼镜赶紧转移话题。

 

    “今天还挺热呢,你给我戴什么围巾啊!”

 

    说着,赵云澜就伸手将脖子上的围巾给扯了下来,然后他就感觉到四周一片安静,随着沈巍停下的脚部顿在原地,手还不知所以的在满是吻痕的脖子上挠了挠。

 

    “怎么都不说话啊?你们是不是把我一个人给扔这了!人呐!”

 

    站在一旁脸色发青的沈巍赶紧抓住了赵云澜的手,将刚刚被扔掉的围巾又一次围到了他的脖子上,抓着他的后衣领就把他给拽走了,留下站在原地的小郭大庆和林静六目相对,无奈叹息。

 

    七日后,赵云澜视觉恢复,唯有那日车内视界共享,长存心中。

 

    日后沈巍床上捏肩,均拒。

    

    

    

    

 

    FIN.

 


评论 ( 86 )
热度 ( 6390 )

© 溺爱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