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逆专业户/杂事重症患者/
在Lof是不称职的写手/b站:溺爱超人

【巍澜/古代衍生】山水相知灯火葳 第一章

深藏不露镖局单纯少爷沈巍X有情有义山贼头子赵云澜

就少爷被山贼给掳走,结果是自己被上的故事(够了

古代衍生 沈巍人设基于初期小鬼王

每篇字数5000左右,肉的话我觉得不在番外就在尾巴里。

其实之前都发誓只开短篇小汽车不写长篇了,因为太坑,坑人坑己,

但是感谢 @蒼嵐月 大庆一直“强迫”“胁迫”“逼迫”“威胁”着我让我写,所以我就只能下手了。

应该是个中篇,不到十章完结,而且我现在已经写过了一半,很快就结束了。

就看情况更新吧。

感谢。

PS:日常不喜欢校正,什么时候开光了,什么时候校正……

=================================

【巍澜/古代衍生】山水相知灯火葳 



    第一章


    弘扬镖局,十余位镖师站在厅堂之内,镖局之首沈老爷背手而立于门前,抬眼看着自家镖局匾牌,脸上若有所思。


    “哎,真所谓岁月不饶人,一转眼老夫已经六十有余,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沈老爷埋头一笑,一甩衣袖转身望向堂内众人。


    “今日叫来诸位,也没什么大事,只是老夫年岁已高,再也经不起打打杀杀,只想和妻儿隐归山林过点好日子,这镖局……”


    沈老爷此话一出,厅内镖师均面面相觑,之前还谈笑风生的众人齐齐抬头望向沈老爷,似乎不敢相信今日一聚,竟是要成了散伙之席。


    “沈老爷,镖局的招牌不能丢啊,你可三思啊!”


    “是啊镖头,我们跟了你几十年,你这让我们何去何从啊!”


    “镖头,我们懂你的苦衷,可……是时候让巍儿接任了。”


    听到手下提到自家儿子,沈老爷突然抬眼看向那人,眉眼间闪过的凌厉让那人赶忙避开视线,知道自己似乎说了不该说的话。


    “江湖险恶,巍儿不该犯险。”


    弘扬镖局在这琉璃城名声不小,大家都知道沈老爷是老来得子,年近四十才得来一个宝贝儿子,夫妻俩恨不得把他含在嘴里都怕化了,但比这镖局更出名的却是这沈家公子沈巍那倾城的容貌,据说回眸间一颦一笑都能让人失了魂。


    这沈巍生来便长得好,据说那年才刚过十岁生日,就有官吏前来招赘,说着是招,其实是摆明了抢,那官吏家的千金三十有余还未出嫁,愣是看上了那日在河边抓鱼的沈巍,沈老爷是几度说明自家儿子太小,托了几方关系再陪酒谢罪,才免了这份亲事。此事过后,沈巍便被沈老爷关在家中,像个大闺女一般圈养起来,没什么大事,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众人体会沈老爷的苦衷,也担心沈巍呆在家里心性孤僻,只要在镖局里看到沈巍,都把他宠的上天,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拿给他,其中最多的就是学堂书卷与武功秘籍。


    沈巍天资聪慧,加上各位镖师怕他将来出外受委屈,每个人身上的那点本领都教给沈巍几招半式,时间久了沈巍的武功几乎胜过了他爹,可沈老爷还是不愿让他的儿子接任镖头,出镖犯险。


    刘军师看了看满面愁容的沈老爷,捻了捻自己的胡子,缓缓渡步到沈老爷的身边。


    “老沈啊,儿大不中留,是时候让巍儿出去见见世面了。”


    这刘军师与沈老爷自幼相伴,是协同他身边数十年的心腹,说话自有几分力度,沈老爷侧目看向他,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他再度抬眼看向自家镖局的招牌常常的叹了口气,苦笑出声。


    “你说得对啊,我的巍儿,也该出去闯闯了。”


    

    

    

    

    

    

    沈老爷步入后院时,沈巍正坐在凉亭里与自家镖师席地而坐,手中捏着一块小糕点,睁大了眼睛,满脸好奇的看着镖师跟他说着什么。


    “四叔,这是什么啊?”


    “这个啊,是黄山的特产,叫芙蓉糕,特别好吃,你尝尝。”


    “好。”


    沈巍捏了捏手中软软的糕点,眼中满是期待,张开嘴将那糕点一下子全都塞进了嘴里,一不小心就呛得咳嗽了起来。


    “你看看你这孩子,慢点吃,这还有呢!……好吃吗?”


    “咳咳……好吃!”


    沈巍虽不出门,却对民间小吃极为感兴趣,擦了擦嘴边的碎屑,沈巍打开盒子又拿出来一块,这次乖乖的咬了一口,品着其中的香甜,只是突的不知怎么了,垂下眼失落起来。


    “什么时候我也能出去外面的城市看看就好了。”


    这话一说完,站在他身后的沈老爷紧了紧拳,他对着镖师摆了摆手,镖师便起身离开了,沈老爷坐在沈巍对面,将那装着芙蓉糕的盒子向旁挪了挪,拍了拍沈巍的肩。


    “我的巍儿长大了,留不住了。”


    沈巍抬起头时,就看到了自己父亲红起来的眼眶。


    “爹你怎么了?”沈巍不知是谁惹了沈父生气,赶忙探过身要去帮他父亲擦掉眼中的泪,却被沈父躲过,将沈巍的手腕按在了木盒上。


    “巍儿,接的过我三招,明天你就代我出镖。”


    沈巍的眼睛一亮,还没来得及回话,沈父便已出手。沈父这一拳带着十成力道袭向沈巍面门,毫不留情,沈巍左手撑地向后旁一躲,避开了这第一招,他低下身子在沈老爷臂下一绕,反手抓住了沈父的手臂向下一扣,将沈老爷的第二招化在了自己的掌下,两人借着彼此的力道起身,看准沈父抬腿的动作,沈巍用膝抵住沈父膝前,向前一推,沈父已被这功力逼得向后退了几步,看了看自己发红的臂腕,欣慰的对沈巍点了点头。


    “好样的。”


    “爹!你肯让我出镖?!”


    一阵微风吹过,打乱了沈巍肩上的长发,发丝挂在沈巍的唇边,衬得那人容颜更甚,沈父盯着沈巍片刻,脸上露出了笑容。


    “大丈夫一言九鼎,决不食言。”


    “我去告诉娘亲!”


    说罢,沈巍便转身越过凉亭向院外跑去,他突然听到身后一阵风动,侧过头抬手对着耳边一夹,双指之间已接住了沈老爷用指风弹射而来的石子。


    “爹,你偷袭我!”


    “没事,快去找你娘吧。”


    看沈巍将石子在抛向空中后用手接住,疾步而去的身影,沈老爷长叹一声,


    “看来这弘扬镖局是散不了了。”

    

    

    

    

    

    


    沈母将沈巍脸上的面具整了整,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沈父,眼中都是埋怨。


    “巍儿,不到关键时刻别摘下面具,听到没有。”


    沈巍嘴上应着母亲,眼睛早就飘到了飙车上,他探身看了看车内的玉面观音,好奇的用手摸了摸那蒙着观音的薄纱。


    “四叔,你放心,我丢了这观音像都不能丢。”


    “死孩子胡说什么呢!”


    被沈母推了下脑袋,沈巍侧头一笑,看着沈巍上了马。


    “巍儿啊,千万不能硬碰硬,打不过就跑,记住了吗!”


    用手绢擦了眼角的泪珠,沈母避开沈父覆在肩上安慰的手,将自家丈夫向旁边推了推。


    “娘你放心吧!等我回家吃团圆饭!”


    看着儿子与一众镖师渐行渐远的身影,沈母终于克制不住心中情绪,哭了出来。


    沈父看着妻子愁容,尴尬的唉了一声,凑近她将她拥入怀中。


    “你个死鬼,你可真舍得啊,我们就这一个儿子,要真出个三长两短,我断了你的命根子!”


    沈母的威慑还是很有力度的,听得沈父身子都凉了几分,片刻后他拍了拍沈母的肩,看着儿子离去的方向,唇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十娘啊,我不怕巍儿有三长两短,我怕的是遇见巍儿的那些贼人可怎么办啊……”


    

    

    

    

    

    

    

    

    “巍儿,累了就歇歇,有叔叔们呢你放心。”


    沈巍对一旁的四叔点了点头,眼中却不肯放过这四周从未见过的花花草草。


    在宅子里呆得久,虽然听大人们说着外面的世界有多好,但自己亲眼见到又是另一幅画面。趁着众人歇息的功夫,沈巍跳下马,摘下了灌木丛中一朵紫色的花朵,凑到眼前观看起来。


    “巍儿,你这话叫桔梗花。”


    “桔梗花?”沈巍抬头,看向一旁的四叔。


    “对,桔梗花,相传一个女子和一个砍柴为生的男子相恋,但是好景不长,他们生活拮据,债主上门时要抢走女子,男子一怒之下挥刀砍死了债主被关入监牢,女子悲痛而死,临终前要求将自己的尸身葬在男子砍柴的必经之路上,第二年的春天,她的份上开满了紫色的花朵,便是这桔梗花。”


    沈巍虽听过家中镖师为他讲过这大千世界的事物,却未听过如此凄美的故事,只是想了想竟酸了鼻子。他用手在地上挖出一个土坑,将花朵埋了进去。


    “真不知这情,到底是什么,可以让人如此固执。”


    四叔闻言,笑着拍了拍沈巍的肩。


    “巍儿啊,等你碰到,你就懂了。”


    一阵惊呼让沈巍和四叔赶忙回过神,不知是从哪里扔来的炮仗,正闪着火光在马儿蹄边乱响,惊得那马儿抬起前蹄,一阵惊叫,只是片刻周遭便已被浓雾所掩盖,呛的人睁不开眼。


    “大伙掩住口鼻,快守住马车。”


    沈巍只知江湖上的暗毒下策,哪见过这般手段,一晃神就在浓雾中迷失了方向,待他摸索到了马车框架,一把刀也已经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沈巍本能的出手就要去扣身后那人的咽喉,此时突然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喊着“都别动啊!你们老大可被我抓住了!”


    沈巍伸出去的手立马就顿在空中,待浓雾渐渐散去,他便看到四叔已被这伙衣着破旧的人用刀抵在了树上,肩头还插着一把匕首,血已经浸湿了衣物。


    “放开他!”


    沈巍本能的就要向前冲,他突然看到四叔向他使了一个眼色,沈巍一皱眉停下了动作。


    “哟!还有个戴面具!好玩啊!”


    沈巍闻声望去,从一旁的柳树后就钻出了一个人,细长的眼睛,应着此刻的笑眯成了弯月。


    他凑近四叔,看到他肩上的伤口,只听啧的一声,用脚踢了踢用刀抵着四叔的那人,指向四叔身上的伤口。


    “我不说了吗别以小欺老,你怎么回事?”


    “不是我!是他自己……”


    “滚一边去吧,你见过自己拿刀插自己的啊!”


    那人摸了摸自己脸上的胡子,又恢复了之前嬉皮的模样,将插在四叔肩上的匕首拔出,掏出怀中的药瓶,将药沫洒在了四叔伤口的周围。


    “叔叔对不住啊,我只是要货,不想伤人,手重了手重了,你多担待,你多担待。”


    说罢,便将手中的药瓶扔给了一旁的山贼,冲着沈巍就走了过去。


    “老大,货没了。”


    掀开马车的布帘,车内空空如也,那头头转了转眼,盯向了站在车旁的沈巍。


    “小面具,交出来吧,让我搜身多不好。”


    沈巍随着他的动作一起看向马车,这才发现那玉面观音已经不见了,他这时才明白过来四叔刚才的眼色是什么意思。


    视线受阻敌暗我明这场仗本就不好打,四叔原来是趁着乱让其余的镖师先一步带着观音离开,再故意受伤被擒,拖延时间等待救兵……妙。


    量这帮人也不是他和四叔的对手,就再等等看。


    “你别为难他,他不会武功!”


    见贼人要向沈巍出手,四叔急切,虽知这些人奈何不了沈巍,却还是担忧的开口出声。


    “哟,不会武功还跟着出镖,小子胆挺硬啊!”


    说着,就伸手要去摘沈巍脸上的面具,却被沈巍侧头躲开。那身后用刀逼着沈巍的人听四叔说他不会功夫,江湖规矩不欺负手无缚鸡之力之人,也随之放下了刀子,站在旁边堵住沈巍的去路。


    “东西没在我这,你要搜,随意。”


    对那人仰起头,沈巍张开手臂,一副坦然。


    那人一看沈巍不惧的模样,也知他并未撒谎,懊恼的揉了揉自己的后颈,一掌拍上马屁股,给那马吓得抬了抬蹄子,亏旁边的人拽着才没跑走。


    “得儿!这一趟又白干了!收吧!”


    “老大!这俩人呢?”一旁的手下跟到他身边,被这人拍了拍头。


    “你猪脑袋啊,东西不在这一会肯定得有救兵回来,你是要把他俩带回去和你们抢饭,还是等着被抓,是不是傻!”


    沈巍看了看那糙汉一眼,心想他居然还精明的很。


    让手下放开四叔,那人转身就要走,沈巍却突然感到一阵杀气,还未等他出手,他已经被那人拉到身后,再回身那人手中抓着一把顶尖带毒的箭枝,一把扔到了地上。


    “烛九你个臭不要脸的!黄雀在后有你这么玩的吗!”


    他话音刚落,就见茂密的柳树叶间纵身跳下二十余人,领头的长发男子笑着走向他,被他手中的刀子阻住去路。


    “赵云澜!就你这菩萨心肠能干成什么大事,放他们走就等着官府来抓你是不是!”


    “放你娘的狗屁,捕快来一个我杀一个,但这不会功夫的小子你也要杀,你是人吗!”


    被叫做赵云澜的人高昂着头对那人叫嚣着,脸上没有丝毫的惧怕,沈巍垂头看了看那人一直抓着自己的手,忍不住挣了挣,却是被握的更紧。


    “行啊,你就看你自食其果,咱们走着瞧!”


    “头发一天天也不理理,傻的吧!”


    赵云澜呸了一声,回身看向呆在他身后的沈巍,手上的动作竟轻了轻,用指腹蹭了蹭沈巍洁白的腕子。


    “这果然和我们粗人不一样,身子嫩得很啊。”


    沈巍从小到大还从未被人如此轻薄过,他猛地挣开赵云澜的手,向后退了几步,面具下的脸都热了几分。


    “哟,还挺羞涩呢啊,哈哈……诶你等会,你头上落了片柳树叶。”


    沈巍本就被他说的羞愧难当,看那人向他头上伸过来的手一时竟忘了躲,只见赵云澜腕子一转,居然伸向他的脑后,绳结被解,面具自沈巍脸上落下,沈巍想起了他娘的叮嘱,本能的伸手去接,却是被对面的人先行抢过面具。


    “哎哟,我还以为是银的呢,原来是不值……”


    赵云澜颠了颠手中的面具,还要说些什么,才抬起眼看向沈巍,竟是被惊得愣了神,面具也自他手中滑落,落入满是柳叶的地面上,带起了些许尘土。


    时间仿佛就此停顿了一般,四目相对一方惊诧,一方失神,唯有赵云澜停在空中的指尖动了动,那片落在沈巍头顶的柳叶,被微风扫过,沿着沈巍的鼻眼,也终于掉落下来了。


评论 ( 26 )
热度 ( 703 )

© 溺爱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