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逆专业户/杂事重症患者/
在Lof是不称职的写手/b站:溺爱超人

【巍澜/古代衍生】山水相知灯火葳 第三章

深藏不露镖局单纯少爷沈巍X有情有义山贼头子赵云澜


越写越少怎么回事……= = 

有小伙伴说今天是阿杀头七…………我对不住阿杀了😂

但是你这推巍助澜 值了…………


=========================

   第三章


    

    

    “哎哟,酒足饭饱思淫欲啊……”


    拍了拍自己被撑起的肚子,赵云澜转头看向在桌边用衣袖擦嘴的沈巍,眼珠子转了转一把抓住了沈巍的手。


    盯着赵云澜的手,沈巍抬眼看向他,想看看这人打算做何。


    “诶,你说你长得这么好,在街上闲逛的时候,就没被人调戏过啊?”


    没等沈巍甩开他,赵云澜就识相的松开了手,用手杵着下巴,满脸好奇的盯着沈巍看。


    “我自幼便被父亲禁足家中,极少有人见过我。”


    “我要是你爹,也把你关起来,被人掳走了不得伤心半辈子啊。”


    见沈巍咬着唇脸上又挂上羞涩的模样,赵云澜得意的笑了笑,他突然发现在嘴上调戏这人,比上手好玩多了。


    “诶!那你都没出过门,这大千世界的美妙之处,看来你是半点都不知啊!”


    经赵云澜一提点,沈巍突然抬眼看向他,眼中充满了好奇。


    “美妙之处?”


    “对啊,美妙之处啊!怡红院你知道是什么吗?”


    沈巍闻言,摇了摇头。赵云澜对沈巍勾了勾手指,凑到沈巍的耳边,给他讲了讲关于怡红院的事,才说了几句,沈巍的脸便红了大半,他突然一撤身一甩衣袖对赵云澜说了句无耻。


    “诶诶诶!你说我无耻干嘛呀!这我都是听说的,我也没去过那地方,我天生就是怪人,看姑娘们的大胸脯提不起兴致,就看那些小哥儿的白胳膊白腿能动动心,如果再加上一个绝世容颜,那我非得把他抢回来不可。”


    沈巍知道这赵云澜话里话外说着的人就是自己,他也不回应,只是盯着桌上被赵云澜摆成奇怪形状的鸡骨头发着呆。


    “这大白天的也干不了什么,我带你出去转转。”


    不问沈巍是否情愿,赵云澜扯过那人的手,将他拉出了屋子,跨上自家黑马,奔出了寨子。


    

    

    

    

    

    

    

    坐在海岸边的礁石上,赵云澜脱掉了自己的鞋子和上衣,纵身跃入了海中,等他再上岸,手中拿着的是一个手掌大小的贝类,他身上还挂着水珠,随着他的腰线滑入了腰封里。


    蹲在沈巍身前,赵云澜抹了抹眼角的水珠,别着那贝壳的边缘一个用劲,贝壳被从中间分开,露出了里面还挣扎着活动的嫩肉。


    “这些贝类可是很好吃的,但是好玩的东西还在里面呢。”


    迎着沈巍好奇的目光,赵云澜翻出藏在上衣中的匕首,在贝肉上割了割,刀尖一挑,便挖出了一颗光滑圆润的珍珠出来。


    将珍珠捻在指尖,赵云澜将其放到沈巍的脸前示意沈巍接过去,谁知道沈巍看了看珍珠,再看看赵云澜,居然突然张开嘴要把那个珍珠给含进去,吓得赵云澜赶紧把手收了回来,躺在礁石上笑了翻了几个身。


    “你……你笑什么?”


    沈巍不明所以,但知道赵云澜现在的狂笑一定是因为自己,一时羞红了脸,握紧了搭在膝上的手。


    “你……你怎么这么好玩啊!这是珍珠,只能看不能吃!你是不是傻呀!哈哈!”


    坐起身子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赵云澜眼泪都笑了出来,他看了看脸上带着怒气的沈巍知道自己有点过分,赶紧将笑收了收,坐回到沈巍的身前。


    “这个东西可以做成很多的首饰,戴在身上特别的好看,等回去我给你做一个!”


    对沈巍挑了挑眉,赵云澜翻着一旁上衣的里怀就要把珠子收起来,脑海中突然闪过沈巍刚刚好奇的模样,赵云澜的动作顿了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那什么……其实这个东西也是能吃,但不能咽,只能含着。”


    “含着?”沈巍好奇,皱皱眉。


    赵云澜见沈巍感兴趣连忙凑近沈巍,一把将沈巍推倒在礁石上。


    他将手撑在沈巍头侧,迎着沈巍的目光将珍珠放在自己的唇间,接着缓缓的俯下身,贴上沈巍的双唇,舌尖一顶便将那珍珠抵入沈巍的口中。


    刚从贝肉中挖出的珍珠还带着海水的咸腻,沈巍用舌舔了舔,舌头便被蛰的有些刺痛,向后躲去,赵云澜见状立刻歪过头重重的吻上沈巍的唇瓣。


    微凉的珍珠在两人口中来回传渡着,赵云澜用舌尖勾着珠粒,时不时舔过沈巍的唇角,吻的那人呼吸越发紧促。


    沈巍睁眼时,就看到赵云澜紧闭的双目和挂在睫毛上的水珠,昨日那在他唇上轻柔一吻的触感还未散去,如今再次感受赵云澜的亲吻,沈巍竟愣住了神,居然张开回应起了对方。


    那滴挂在赵云澜睫上的水珠突然落下,滴入沈巍微张的眼中,刺的沈巍一下转开了头,赵云澜看沈巍揉着眼睛赶忙将他扶了起来,拔开他的手,就去查看他发红的眼球。


    “别动,我看看。”


    用手轻轻拔开沈巍的眼皮,赵云澜对着他轻轻吹着气,沈巍覆在赵云澜肩上的手便不自觉的收紧了。


    沈巍从小到大虽然得到万千宠爱,但对情爱之事却了解甚少,这两日赵云澜对他做过的这般亲昵动作,沈巍都是第一次感受到,他不知此时心中泛起的波澜是什么,只觉得心跳不已,连指尖都是热的。


    “好些了吗?”


    赵云澜开口,沈巍回过神,急忙松开覆在赵云澜肩上的手,对他点了点头。


    穿好自己的衣物,赵云澜起身,突感一阵头晕肩膀的刺痛也越发明显,待他扯开衣服查看,才发现昨日被烛九偷袭的伤口,经过海水一浸,居然开始发黑了。


    “奶奶的,这孙子居然还下毒!”


    捂着自己的伤口,赵云澜脚下一软险些跌倒,幸亏一旁沈巍及时出手揽住他,才没使他跌在这礁石之上。


    “怎么回事?”


    “那银针……可能有毒。”


    扒着沈巍的肩,赵云澜力气又被毒气卸了半分,沈巍见形式不妙赶忙带赵云澜上了马往林子里飞奔而去。

    

    

    

    

    


    沈巍未出过门,对识别方向之技略有不足,如今进了这密林更是陷入死角,找不到出路,见赵云澜脸色越发苍白,他赶忙将赵云澜拉下马,让他靠坐在树边,脱下他的上衣,就要用内力帮他驱毒,掌心还未贴上那人肩头,沈巍就听到书上一阵乱叶之声,再回头,昨日向赵云澜下毒之人也跳落在他们身后,手下足足有十余人。


    沈巍见状收了手,赶忙帮赵云澜整好衣物。


    “赵云澜啊赵云澜,这回就算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了。”


    烛九扯起手中的弓箭,凑近了赵云澜,他想着以为赵云澜会求他几句,叫他几声爷爷交出山寨就放了他,谁知赵云澜居然扶着树干缓缓站了起来,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将沈巍护到了身后。


    “烛九,下毒这么无耻的事儿,也就你能干出来了。”


    赵云澜背着的手拍了拍沈巍的手腕,虽然那个动作是示意沈巍别怕,但沈巍现在担心的人却是他。


    “哼,我特意去求了唐门要来的毒,无色无味见水才能溶解,你自己大意中了招,就别怪别人。”


    烛九说着,就向赵云澜又近了几步,赵云澜赶忙抬起手,止住了烛九的脚步。


    “你有事儿冲我来,他不会武功,把他放了。”


    赵云澜因为毒气扩散,唇色已经半紫,说话也似乎有气无力,唯有那抓着沈巍的腕子缚的紧紧的,生怕那人被吓坏了。


    “把他放了?赵云澜,我可没有你那么傻,等把你解决了,我就把他杀了……但是他长得这么好看,把你稀罕成这样,杀了怪可惜的,还是带回去给兄弟们乐乐,也是不错的法子!”


    烛九说完这话得意的笑了出来,连同他的手下都跟着淫笑,听得沈巍怒气冲心。


    “赵云澜,只要你跪下喊我一声爷爷,我保证留你一条狗命,你身后那人,我也不碰!”


    烛九的条件,后半句的确诱人,赵云澜都不禁想答应他了。


    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用手指了指烛九。


    “行,你等我一会啊。”


    扯着沈巍的手,赵云澜转身面向他,将沈巍圈在自己和树干之中,他先是看了看沈巍的双唇,最后将视线停在他的眼睛上。


    “对不住你了啊,把你绑回来本想和你尽情的翻云覆雨,结果却和我一起趟了这浑水。”


    沈巍不懂为何到了这时候,赵云澜还能说着这种糙话,他才开口要说什么,就被赵云澜用指尖抵住了嘴唇。


    “让你和我一起死是委屈你了,以后找个姑娘过些好日子……诶!你可千万得记得要找个比你漂亮的才能慰我在天之灵啊!…………我帮你拖住他们,你别回头一直向西边跑!使劲跑!”


    沈巍双目一瞪,赵云澜的手已经扣着他的肩,将他向后推了出去。


    回眸间,沈巍只见赵云澜拔出身后的短剑,对着他翘唇一笑,眉眼之间尽是洒脱。


    “下辈子,我还在这片柳树林里等你。”


    下一瞬,烛九弓箭的箭支便刺穿了赵云澜的侧腹。


    “赵云澜,你找死!”


    烛九挥手,一旁的手下已经向赵云澜围堵上去,赵云澜握紧手中短剑,凭着最后的力气割断其中一人的喉咙,另一箭支已刺中他的小腿,赵云澜半跪在地上,看着斩向自己面门的刀刃,闭上了眼。


    刹那间,一只手覆上他的肩头,他只觉身体被向后一带,接着几处穴道被封,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将赵云澜拥在怀中,沈巍抓着他肩膀的手不自觉的收紧,眼眶已泛红。


    “让我把你自己留在这里承刺骨之痛,你把我沈巍当什么人……”


    抽出赵云澜手中短剑,沈巍一抬头,眼中杀意竟让围堵上来的恶人退了几步,但一想到这人是不会武功的弱书生,他们便士气大涨,高举手中匕首向沈巍冲了过去。


    沈巍一甩手,手中的短剑一刺入一人的心窝,眼看手下倒在地上,烛九惊愕的向后退了半步。


    “你……你到底是谁?”


    将赵云澜安置在一旁树边,沈巍盯了盯手心上赵云澜的血渍,缓缓站起身。


    “我娘告诉过我,敌不犯我我不犯人,敌若犯我……我必犯人!”


    他一掌击中树干,树上柳叶被掌风击的系数落下,沈巍凭空一夹,捏住一片柳叶用指风向前送,那柳叶便在一人的喉间割出一条血口,当沈巍夺下他手中的兵刃后,那人原本细小的伤口突然涨裂,血红的液体将空中落下的柳叶染红,倒地时他也成了一具尸体。


    沈巍出手之快烛九始料未及,他只看着那一身蓝衣之人以凌波之步穿梭在敌我当中,几招几式下来,沈巍已渡到烛九面前,刀锋一转,刺破了烛九脖颈上的皮肤,那些刚刚与沈巍交手之人,皆已倒地断气。


    “你……你……”


    被沈巍眼中的杀气惊得无法动弹,烛九扔下手中弓箭,腿下一软便跪在了地上。


    那之后烛九说了什么,沈巍根本无心去听,他转身看向靠在树干上已经面无血色的赵云澜,只觉得心头一痛,手起刀落间,已是砍断了烛九的右臂。


评论 ( 16 )
热度 ( 478 )

© 溺爱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