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逆专业户/杂事重症患者/
在Lof是不称职的写手/b站:溺爱超人

【沈巍X赵云澜】情罚并重(黑袍哥哥梗/手X铐/以及一个奇怪的惩X罚PLAY)

之前的被LOF屏了,重发。主要是我舍不得你们的评论(哭

看我的那些大XX,求生欲望很强烈了= =



第二弹点梗回梗:

手+++铐PLAY:

 @莫扎特仑苏 赵处的床稍微一动就嘎吱嘎吱,还有床头,真的非常适合把手拷在上面惹,我觉得有必要让黑老哥调+++教一下赵处,赵处在床上就算是被++++上也肯定是属于享受型的,所以不能让赵处太享受

(↑每次我仑的梗都那么棒)

惩X罚Play(我把惩罚改成了非常奇怪的惩X罚 原谅我= =):

  @pinocchio 惩C罚play,小澜孩又又又动神器晕了

黑袍哥哥PLAY:

  @tingheyu 想看小澜孩喊黑袍哥哥的梗啊啊啊

---------------------------------------------------

依然合在一起码一下,接近6000字。

预警的话……就是搔痒play(?)预警……

感谢。

PS:

山水那篇的连载周末不会更了,下周见。依然感谢。

=================================

【沈巍X赵云澜】 情罚并重

 

 

 

 

   沈巍在特调处发现赵云澜的时候,赵云澜已经因为圣器的反噬晕倒在地上,手中紧紧抓着的就是四圣器之一长生晷。

 

    那一瞬沈巍只觉得心口发痛,积在心中的怒气化为疼惜,将赵云澜紧紧拥入了怀中。

 

    帮赵云澜掖好被角,沈巍盯着那人苍白的脸色,一时气的浑身发抖。

 

    他已经多次告诫过赵云澜,千万不要过多的接触圣器,那些东西会反噬他的身体,让他越来越虚弱,最后油尽灯枯。可赵云澜每次都好好的答应,但只要趁着自己不留神,他就会违背承诺,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损耗自己的身体,虽知他是想利用圣器对付外敌,但眼看着他因为接触圣器日渐衰弱,沈巍就越发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恨不得把他锁在家里,只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活动……也不知,是不是只有这样,才能断了他去拿圣器的欲望。

    

    

    

    

    

    

    

 

    “沈教授,赵处好点了吗?”

 

    老李头将刚刚做好的小鱼干塞进大庆嘴里,拍拍大庆的头,给沈巍倒了一杯茶。

 

    “哦,还在家里睡着,我看他一时半会醒不了,过来处里帮他查查这次的案子。”

 

    合上手中的档案薄,沈巍又想起了家中的赵云澜,一时心绪不宁,也没什么继续看下去的心情,扯了扯衣摆就要离开。

 

    “哎,这不管是猫还是人,倔起来都是软硬不吃,赵处这性格,的确得改改。”老李头顺着大庆的头毛,完全没有注意到沈巍看他的视线。

 

    “李大爷,大庆是做过什么错事吗?”

 

    老李头本来以为沈巍已经走了,他突然开口还吓了老李头一跳,他抬头看向沈巍,那人依旧唇角带笑,好生友善。

 

    “啊,你说大庆啊,他有一段时间总是喝碳酸饮料,你也知道那东西对人的身子都不太好,更何况是猫了,我和他说了好几次,他嘴上答应,趁着我没看着就又去偷偷喝,后来我就把饮料都藏起来,你别说这家伙倒是挺贼,偷偷拿赵处的钱自己出去买,后来被赵处发现了,扣了他一个月小鱼干,还拔了他几戳毛,这才听话,再也不敢喝了。”

 

    “我说老李,我那点陈年旧事你是不是得看谁和谁说啊!有完没完了!”将口中的鱼骨吐到地上,大庆作势抬起爪子去抓老李,老李笑着挡住了他的手,顺着头发的动作更加轻柔,大庆才满意的蹭了蹭,继续吃喝起来。

 

    “所以说啊,想要纠正一个人的错事,稍加惩罚是不可避免的,可千万不能因为一时心软,害得他得一身病……”

 

    老李这真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沈巍盯着大庆半晌,一垂头推了推脸上的眼睛,转身离去了。

 

    大庆转头看向沈巍刚刚站着的位置,摸了摸自己露在外面的半截手臂。

 

    “大庆,怎么了?”

 

    “突然感觉有阵寒意呢……”

    

    

    

 一点点的小汽车←点我


    赵云澜身子被圣器反噬,再被沈巍折腾了一宿,第二天是被沈巍搀着进了特调处的门。

 

    特调处众人都知道他们老大这德行,肯定没办好事,再加上沈巍凌厉的目光,一个个都没敢吭声,躲进了自己的小桌位里去了。

 

    赵云澜趴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嘴里叼着棒棒糖,沈巍给他揉着腰,觉得生活好生快活。

 

    沈巍知道赵云澜现在身子弱,不应该出门,可耐不住这人犟,怎么劝也不听,再加上昨天自己有些理亏,只得顺着他的意,陪着他来了特调处。

 

    “要说也奇怪啊,你说这人我们看不着抓不住,要不端他老窝,还真没有别的法子了。”

 

    抓着棒棒糖的糖棍,让糖果在口中转了几圈,赵云澜一咂嘴,腰被按的更疼了。

 

    “没法子就等,圣器你不准碰。”

 

    沈巍语气严厉,赵云澜干笑了几声,对沈巍点了点头。

 

    “你记得你昨天晚上答应我的话,我要是敢碰圣器,你知道后果。”

 

    用外套盖好赵云澜的腰,沈巍抢过他手中的档案薄,走出了办公室。

 

    撑着脑袋看着在外面和楚恕之研究案情的沈巍,赵云澜轻叹了一口气,用指尖点了点自己的手背,咧起了嘴角。

 

    “这次属实是不敢了……可我下次还敢!”

 

    然后就含着口中的糖果,沉沉睡去了。

 

    沈巍推开门时,看到的就是已经睡着的赵云澜,他帮赵云澜扯了扯盖在身上的衣物,盯着那人脸庞半晌,突然挑嘴一笑,眼中略过爱意万千。

    

    

    

 

    FIN

    


评论 ( 20 )
热度 ( 2207 )

© 溺爱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