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逆专业户/杂事重症患者/
在Lof是不称职的写手/b站:溺爱超人

【巍澜/古代衍生】山水相知灯火葳 第四章

武功高强小少爷沈巍X山贼头子赵云澜

沈大美人开始发力了……

==========================


    第四章


    将从烛九身上搜下来的解药塞入赵云澜口中,沈巍折断了那两根插入赵云澜体内的箭支,咬着牙狠心一拔,昏迷中的赵云澜一声闷哼,沾满血迹的箭支也应声落地。


    沈巍本想带着赵云澜按照他所指向的西边找人帮忙,可赵云澜此刻遍体鳞伤,实在经不起折腾,沈巍只能将内力渡给赵云澜,自己来帮他疗伤。


    见赵云澜脸上已有了血色,沈巍擦去额前汗水,脱下自己淡蓝色的长衫披在赵云澜身上,让那人靠在自己肩头,帮他拢了拢衣襟。


    他摊开自己的双手,手心上沾满了血渍,那血不止是赵云澜的。


    这是沈巍第一次杀人,他不后悔,他知道他杀的都是恶人。


    但这赵云澜……他呢,他难道不是恶人吗?


    沈巍心里虽反问自己,但脸上泛起的笑容已经给了他答案。


    赵云澜肯舍命救自己,沈巍就知道他不是。


    他虽是山野莽夫,而且还……还总是百般调戏自己,但他却又不同于其他贼首那般心狠恶毒,他懂情懂理,分得清是非,唯有这好争斗狠,过分鲁莽,早晚会害了他。


    沈巍知道自己听得多,看的少,也许这只是他一时被假象蒙蔽了双眼,才会信了赵云澜,但是为了救他,屠了这十余条性命,沈巍绝未悔过。


    “水……”靠在自己身侧的人突然动了动,因牵扯到了伤口,他突然咧起嘴角,意识恍惚的呻吟起来。


    沈巍听到他所求,赶忙起身去马驹身上查看,果然就找到了赵云澜备着的水袋。


    他扳开赵云澜的下巴,将水往赵云澜的口中灌去,可是灌了几口,都被赵云澜用舌顶了出来,沈巍心里着急,这样下去仅存的这些水都会被倒光了。


    这时,沈巍想到了白日赵云澜在口中渡着珍珠的样子,他垂下眼面色一红,抓着水袋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将一口水含在了自己口中,捏着赵云澜的下巴,贴上了他的双唇。


    一切仿佛间隔不到片刻般,沈巍如同之前那时张开了双目,盯着赵云澜因为不适闭紧的双目,眼中满是疼惜,赵云澜喉结一动,一口水已被他咽下,这番步骤几次过后,水袋已经空了,沈巍用手背擦了擦赵云澜唇边水渍,拢了拢身下柳叶,堆成一个小叶山,让赵云澜躺在上面,自己则侧身倒在他旁边,用手一直探着赵云澜额前的温度,一夜无眠。


    

    

    

    

    

    

    

    赵云澜醒来时发现身上的毒已解,唯有两处伤口正泛着疼意。


    他抬头向四处看了看,并无人迹,心想着这难道就是无边地狱,可地狱的样子……有点眼熟啊。


    撑着上半身试图起身,却不小心带动了身侧的伤口,赵云澜嘶了一口气,跌回了地上,再想起身时,自他身后出现的沈巍已经按住了他,手中抓着的是一只扑腾着羽翅的小鸟。


    “乱动什么!还伤着呢!”


    见到沈巍,赵云澜先是愣了愣,随之便眉开眼笑,一脸意外之喜。


    “你也死啦?”


    “胡说什么呢,你的地盘你都不认得了吗?”


    扶着赵云澜让他靠在树边,沈巍盘腿坐到了他的身前,盯着手中扑腾着翅膀的小鸟,拧着眉不知道该怎么办。


    “啊?我没死啊!那可奇怪了……那烛九他们呢?”


    听赵云澜提到烛九,沈巍眼神躲了躲,用手指顺了顺小鸟的羽翅。


    “他打了一半就后悔了,说要隐居山林,不和你斗了。”


    “那他是疯了吧!这人不到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啊,这怎么可能啊!”


    “别说这个了,这荒山野岭的,我只抓到了它,能吃吗?”


    沈巍不说,赵云澜也知道这个小馋鬼是饿了。


    抬手帮沈巍给小鸟顺了顺毛,赵云澜将小鸟接了过来,瞅了几眼一松手竟是把那个小鸟给放了。


    “我的大少爷,这小东西烤完了塞牙缝都不够,你是不是饿傻了啊!”


    这时,沈巍才开始后悔为什么刚才可以因为不忍而放走了那几只可以饱腹的小兔子这件事。


    “嘘……你看那是什么?”


    赵云澜往树上一指,沈巍顺着他的指尖就看到一条盘在树枝上的黄纹花蛇,沈巍一看是蛇,下意识的就把赵云澜往怀里一揽,赵云澜拍了拍他的胳膊才让他放开自己。


    “别紧张,那是王锦蛇,有肉还没毒,可以吃的!……但是看见了也白看,我现在这个废人模样,抓也抓不了啊……”说着,还故作可怜的看了看沈巍。


    沈巍猜到了他心中所想,他是想让自己去把那蛇给抓下来,但在沈巍的认知中,蛇就是毒物,只会伤人不能救人,只是赵云澜都这么说了,他又觉得这是唯一的当下之策,缓缓起身望着那树干,伸手就要去够,手伸了一半他才想起来赵云澜一直在看着他。


    “你把眼睛闭起来!”


    “哎哟,你是怕我看见你吓得花容失色的样子啊,好好好,我不看,我不看成了吧!”


    于是在赵云澜闭上眼的那刻,沈巍用之前藏起来的匕首往蛇头上一抛,蛇脑袋和蛇身便就此分开,赵云澜睁开眼时看到的就是沈巍递过来的无头蛇。


    “哎哟我去!吓死我了!”


    那蛇神经未死,脑袋被切掉还在地上挣扎着,赵云澜打量着那平整的刀口,对沈巍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没想到你刀法还挺不错的。”


    赵云澜身不能动,沈巍只得按照赵云澜的指示,给蛇剥了皮用树叉串了起来,升起一团火在火上烧烤起来,没过一会香气就飘入了沈巍的鼻子,馋得他咽了咽口水。


    “一看你就没吃过,你先尝尝。”


    将沈巍递过来的蛇肉推到他唇边,沈巍想了想,用牙齿咬下来一小块碎肉,果然就和赵云澜说的一样好吃。


    “你个大少爷在家吃的一定都是山珍海味,这些东西你一定碰都没碰过吧。”


    沈巍应着赵云澜点了点头。


    “等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尝尝炸蝎子,烤老鳖,煎蛤蟆,保证你喜欢!”


    赵云澜说的那些东西,沈巍光是想都觉得不好吃,但是这几次赵云澜给自己吃过奇奇怪怪的东西,都香的不行,沈巍就用期待的眼光看向赵云澜,还不由得的点了点头,应了他。


    “哎……其实经过昨天的事儿,我也想明白了,你和我压根就不是一路人,跟着我只会害了你的命,我命中有劫,能有几回这么好运捡回一条命啊,等一会我手下来接应了,你就走吧,你父母那么疼你,想必他们两位老人家想你想的都得哭倒半座城了。”


    沈巍完全没想到赵云澜会说出这一番话,他看着赵云澜半响,口中原本香滑的蛇肉都变得无味起来。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呀?啊!你是不是想要解药啊?其实哪有什么毒啊,我那都是为你让你跟我回来,骗你的!”


    赵云澜还以为自己这么一说,沈巍能甩过来一巴掌,然后拍拍屁股走人,谁知道沈巍不仅神色未变,眼眶还越来越红,赵云澜以为是自己把他欺的太甚,急的赶紧去帮他擦眼睛,沈巍一个侧身躲了开来。


    “诶,你哭什么啊,我放你走这不是好事吗?是不是想你爹娘了,你走!你现在就走!以后就当谁也不认识谁,这多好啊,你……!”


    赵云澜还没说完,嘴就被沈巍掰下来的一段蛇肉给堵住了,呛得他咳了几声赶紧把肉咽了下去,还要继续说,沈巍就又塞满了他的嘴,连骨头都没剃,这一下是噎的赵云澜彻底开不了口了。


    “快点吃吧,一会就凉了。”


    沈巍擦擦手,将插着蛇肉的树叉塞进赵云澜手里,看着远方不吭声了。


    赵云澜嚼了几口,看了看沈巍,实在是不知这人是怎么了。


    将树叉凑到沈巍嘴边晃了晃,被沈巍一把推开,赵云澜知道这回这大美人是真生气了。


    沈巍不说话,赵云澜也不说,这气氛一时就变得尴尬了,赵云澜看着剩下的半截蛇,也没心思再吃,往地上一扔,撑着身子就想往沈巍那边挪挪,伤口一疼又摔在了地上。


    “你就不能乖乖待一会吗?”


    沈巍语气急切,他将赵云澜扶了起来,终于是凑回了他身边,将肩借给那人当起了枕头。


    “我伤成这样,你还不理我,我不自己努力努力,还能怎么办……怎么突然有点冷了呢?”


    赵云澜缩了缩肩,沈巍见状把他衣服给拢的更紧。


    赵云澜抬眼看向沈巍细长弯翘的眼角,也不知是不是疲倦所使,竟然在那眼眸中看见了几朵桃花,脸上泛着笑就晕乎乎的又睡过去了。


       一大帮山贼找到赵云澜二人时,被赵云澜苍白的脸色吓得都慌了,打头那人开口就要喊他们老大,被沈巍嘘了一声,便赶紧闭了嘴。


    于是在众人惊愕的视线下,沈巍将手穿过赵云澜的腿弯与肩下,一使力竟是将赵云澜打横抱了起来,动作幅度极大却又是温柔不止,赵云澜只是皱了皱眉,靠在沈巍肩头没有转醒,沈巍才安心将他抱上了马车。


    留下身后一众山贼目瞪口呆。

    

    

    

    

    

    

    

    

    


    沈巍才入寨两日,赵云澜就伤的不能起身,山寨内免不了各种流言蜚语,说沈巍就是个灾星,尽早除掉才好,但自打二人回到山寨后,沈巍对赵云澜又是百般照顾,极为用心,看的人都感动,就没再继续追究这事。


    “诶不是,大美人!你能让我出去转转吗,我都要憋死了!”


    “这才回来不到半天,你就要出去晃荡,万一崩裂了伤口,受罪的人是你不是。”


    将赵云澜按回床上,沈巍翻开他侧腹的白纱,见伤口未见血迹,才放下心来,给赵云澜盖上了被子。


    “我看出来了,我想的挺美,以为自己抓回来个媳妇,结果这是带回来了个娘啊!”


    扯开沈巍的手,赵云澜长叹一口气,将双臂垫在了头下,盯着棚顶爬过的一只小蜘蛛,哼起了小曲。


    “大美人,我都没问过你呢,你说你被你爹娘关在家里,那伺候你的丫鬟肯定不少,有没有特别漂亮的,让你动过心的啊?”


    拧了拧被水浸湿的湿布,沈巍想了想镖局里的书童,愣愣回了句“没有”。


    “你说你这木头疙瘩活的多没意思啊,我就不一样了,打小就喜欢去河边看那些姑娘们洗澡,后来发现看着看着居然看腻了,开始喜欢看那白嫩嫩的小伙子了,诶我和你说,有一回我趁着一个书生在在林子里解手,我上去就把他裤子给扯下来了,然后你猜怎么着!他……唔!”


    赵云澜话还没说完,就被沈巍用湿布给蒙住了脸,手劲极大在他脸上擦来擦去,还故意堵了堵他的嘴,蒙的赵云澜差点没上来气。


    “你!你还让不让人喘气了你!”


    推开沈巍的手,赵云澜瞪圆了眼珠子一脸莫名其妙,完全没看到背过身去满脸怒气的沈巍。


    沈巍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愿在赵云澜口中听到这些话,尤其……尤其是那些关于其他男人的话,听到了就觉得哪里有些不舒服。


    这一番折腾下来,赵云澜也有点憋气,他晃了晃完好的腿,长臂一伸就管沈巍要水喝。


    沈巍怒气未消,端着瓷碗的手用力往前一递那水就撒了大半,赵云澜接过碗也不理沈巍,身子左扭扭又探探,发现不管怎么动都能扯到侧腹伤口,他努力抬着头,手往下一斜,水没喝成还把他衣服给湿透了。


    沈巍见赵云澜喝水不成,一拍桌子凑到他身边,抢过他手中的瓷碗,撑着他的头就要往他嘴里灌水。


    他赵云澜是什么人啊,你拗我就比你更拗!于是别着沈巍的劲儿,死咬着牙不肯张嘴。


    “你喝不喝?”


    “我自己能喝!”


    “……你喝不喝?”


    “哎哟我去!老子今天就不喝了!”


    “赵云澜,我最后问你一句,你喝还是不喝?”


    “我不…………唔!”


    沈巍将水从口中渡过来的时候,赵云澜睁大了眼睛,身子都僵了一半。


    他被沈巍捏着下巴撬开嘴,那人舌尖还在他唇边抵了抵,赵云澜眨眨眼,将口中已经温热的水液咽了下去。


    “还要吗?”


    盯着沈巍泛光的双唇,赵云澜傻呵呵的点了点头。


    “自己喝?”


    赵云澜摇头。


    “我喂你?”


    赵云澜点头。

    

    

    于是那天晌午,赵云澜的夜壶满了三次。


评论 ( 15 )
热度 ( 463 )

© 溺爱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