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逆专业户/杂事重症患者/
在Lof是不称职的写手/b站:溺爱超人

【巍澜/古代衍生】山水相知灯火葳 第五章

古代衍生,镖局武力值高少爷X山贼头头

==============================


    第五章


    赵云澜身子皮的很,没过几日伤口就长的七七八八,在寨口收拾起兵刃来。


    “老大,听说这回的货是草药,估计能卖点好价钱。”


    “那不就行了,等干成了兄弟们就吃点好的!”赵云澜将刀往身上一背,拍了拍手上的灰。


    “收拾收拾,一会就动身。”


    赵云澜回屋子时,沈巍正背对他坐在椅子上,赵云澜收了收拳,悄悄走到沈巍身后,他本想告诉沈巍一会和他一起下山,把他送回去,结果眼睛往桌上一瞟,竟发现沈巍看着的,是他藏在枕头下面的龙阳小黄书!


    “这东西能随便看吗!”


    赵云澜一开口,把沈巍也吓了一哆嗦,他猛地起身,凳子都被掀倒在了地上。沈巍抓过桌上的书本藏到身后,此时的耳朵尖都是红的。


    “你……拿来!”赵云澜扯过沈巍的胳膊,把那书塞进自己里怀,盯着羞红了脸的沈巍,一时间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与沈巍相处的这些日子,赵云澜看得出来沈巍虽心思重,但极为单纯,对这世间事都恨不得想得知一二,可这书上所写所画赵云澜看的时候都臊的不行,更何况是他了。


    好好一张白纸,就该回去属于他的书堂沾墨,而不是坠了染坊,脏了身。


    “你要去哪?”看到赵云澜身后长刀,沈巍一拧眉抓住了赵云澜的胳膊。


    “干点山贼该干的事儿啊!……你也别闲着,等会收拾收拾,和我一起下山,回去找你爹娘。”


    拍拍沈巍的肩,赵云澜转身,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打开门边衣柜,从包袱里掏出了沈巍的面具。


    “这东西我之前还想留着当个念想,但是想了想还是还给你吧,省得我一看到它就后悔了。”


    赵云澜将面具递给沈巍,沈巍不接。


    赵云澜往前走一步,沈巍就退一步,直到被逼入墙角,面具抵在胸前,沈巍才正眼看向赵云澜,身子都在发抖。


    “啧!你怎么回事!赶紧的!”


    赵云澜也不和沈巍拖延,他把面具往沈巍身上一扔,转身就要走,谁知手腕竟被从身后抓住,还没来得及转身,沈巍就瘫在了他的身上。


    “诶?这好好的突然是怎么了?”扶着沈巍将他带到了床上,赵云澜探探沈巍的额头再比比自己的,没事啊。


    “我……我肚子疼。”


    “肚子疼?”


    看沈巍在床上翻了个身,手抓的自己更紧,赵云澜就有点急了,将背上的刀具扔在地上,用被子把沈巍给裹了起来。


    “老大!准备好了,可以走了!”


    “还走什么啊!……得了,今天这趟不劫了,告诉兄弟们我这伤又疼了,让他们歇歇吧。”


    站在门前的人满脸诧异,只能挠着头回去报信。


    “这好好的,怎么突然肚子疼了呢?这山上也没个大夫……真是。”


    揉揉自己的后颈,赵云澜拾起地上沈巍的面具放在床边,跑出去找药了。


    刚刚在床上还动弹不得的沈巍见赵云澜离去竟坐了起来,他用指尖滑过枕边面具,眼中若有所思。


    

    

    

    

    

    

    

    

    赵云澜本想下山去找个大夫,可沈巍执意不肯告知他这是旧疾,歇歇就可,扯着赵云澜就躺在了床上。


    赵云澜掀开沈巍的里衣,将手覆在他温热的腹上,小心的揉动起来。


    “这样行吗?”


    “嗯。”


    用手撑着脑袋,赵云澜歪头看着沈巍紧闭的双目,揉着揉着把自己整条胳膊都给揉热了。他看着沈巍精致的侧颜,用嘴轻轻一吹,将挂在沈巍睫上的一根头发给吹掉了。


    这真是所谓的美人在怀中,我却不能动啊……


    想到这,赵云澜轻叹了一口气,手上的动作更轻。


    “你……你别揉了!”


    沈巍突然按住赵云澜的手,虽然隔着一层单薄的布料,赵云澜却还是感受到了沈巍指尖的颤抖。


    “怎么?更疼了?”


    “不……不是!”


    “那怎么了?我看看!”


    说着,赵云澜就要掀开被子去看沈巍的肚子。那被子被沈巍抓着,腿也紧紧夹住,像粘在他身上一样,怎么也扯不开。


    “你倒是松手啊,这我怎么看啊?”赵云澜心急,声调都不由的高了几分。


    “你别动就好,别动。”


    将赵云澜想要挣脱的手紧紧按在腹上,沈巍的声音有些沙哑,赵云澜一时拿他没有办法,只得躺到他身后,将鼻子埋入沈巍的黑发当中,还故意蹭了蹭,这一动是惹得沈巍更燥。


    沈巍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打赵云澜那手贴上他的腹部开始,他就觉得身体发烫,连掌心都是涨着的,从前只有梦醒时才会出现的身体变化,如今被赵云澜摸了几下就有了反应,吓得沈巍不敢动弹,才赶忙让赵云澜住了手。


    夹了夹自己的双腿,那ying物丝毫没有想要低头的意思,沈巍怕赵云澜发现更是焦急,只能将脑袋埋进被子里,不出声了。


    过了一会赵云澜以为沈巍睡着了,动作小心的将手从他衣服里抽了出来,还帮沈巍理了理被子。


    刚才贴在沈巍身后,故意蹭了蹭,赵云澜才发现自己果然对好看的人把持不住欲望。


    低头看着自己被高高撑起的裤子,再看看躺在床上的沈巍,赵云澜一拍大腿,拿出自己怀里的小黄书就去屋外了,临走前嘴里还嘟囔个不停。


    “我的小澜澜啊,你可不能害他啊!再忍一忍,下回抓个无父无母的倒霉蛋回来再激动!听话!”

    

    

    

    

    

    

    

    

    

    


    赵云澜找个了粗根树,猫在后面翻着小黄书就在自己下/////身/////鼓////弄起来,那书里画的东西是让赵云澜越看越起劲儿,眼看就到了高//////潮边缘,身后突然一声低吼,吓得他书都哆嗦到了地上,兴致去了大半。


    “赵云澜!”


    赵云澜用手掩住赤/////裸的下//////身,慌张的抬头看向站在他身侧瞪着眼睛的沈巍。


    “哎哟我去,你不知道你这么玩能让我失去后半生的幸福吗!”


    整了整自己的裤子,赵云澜不理沈巍,伸手要去捡地上的书,沈巍却先他一步将书藏在了身后。


    “你干嘛呀你?”


    赵云澜伸手去抢,身子还没探过去就被沈巍一掌推上肩头,将他按在了树上,只闻一声闷响,沈巍已经将手拍在了他身后的树干上。


    “你刚才说了什么?”漆黑的夜色将沈巍的脸衬得更白,唯有那一双眼睛里泛着的水光始终闪烁着,让赵云澜愣了愣神。


    “我说你干嘛!”不知道沈巍发什么疯,赵云澜什么时候吃过这种憋,也没忍着没好气的回起嘴来。


    “我问你刚才你走的时候在屋子里说了什么?”


    沈巍指尖用力,手下的树皮已被他挖下些许,赵云澜没留意,只是转了转眼珠回想着自己刚刚说了啥。


    “屋子里?我……诶!你不睡着了吗?”


    “你说……你说你要抓个无父无母的倒霉蛋回来,你要干什么?”


    “啊?”


    沈巍这一问,赵云澜愣了,一是不知沈巍这一脸怒气从何来,二是不知如何回答。他总不能说抓个倒霉蛋回来和他办事的吧!


    “你说!”


    沈巍咄咄逼人的模样,竟让赵云澜有些胆怯,他还没看过沈巍发火的样子,这美人生气起来果然不同凡响,让他肝都颤。


    “哎……你这早晚得下山,我不是得替自己想想后事吗。”赵云澜理亏,说话都变得小声。


    “你说把我带回来就带回来,说让我走就让我走,你把我沈巍当什么?”


    放下抵住树干的手臂,沈巍看着赵云澜一脸不在意,气更盛,手成拳时才想起了被藏起来的小黄书,这一腔怒火就发在那书上,两手一扯,竟把那小黄书撕成了碎片。


    “我的宝贝!”


    纸屑随风被刮得到处都是,赵云澜捡不过来,掐着手中的碎片就举到了沈巍眼前,几句脏话在嘴边,生生咽了下去。


    “我说沈巍!是!我是抓你回来不假,可你我一没行过礼,二没洞过房,你成天绷的跟个没出嫁的小姑娘一样,你想想这几天发生的事儿!你破个皮我都心疼!我忍心让你跟我出生入死吗!我送你走怎么了?我这是为了你好!”


    手中的碎纸被捏成了一团,赵云澜对沈巍打不得骂不得,最后一拳捶在了树上,将破纸恶狠狠的丢到地面。


    “你自己也说你爹娘从小就把你关在家里,你就不想想他们俩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图你能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陪他们终老吗……说来也是,你这爹娘是犯了什么浑,把你找出来送镖。”


    越过沈巍,赵云澜用脚捻了捻地上的纸屑,叹了口气。


    “我打小就被我爹娘卖给山贼,我知道他俩不容易,哭都没哭一声,不到十岁就跟着干爹出去劫道,背上被刀划开个五寸的口子我咬着牙愣是没吭声,天天晚上梦见我娘给我讲故事才挺了过去,人心都是肉长的,我这没心没肺的人都知道我爹娘不容易,你不更得是吗!你要真是出点事,我下了地狱都得良心不安!”


    赵云澜开始说的还激昂澎湃,可提到自己家事,脸上神情就越来越低落,不自觉间,眼中已泛出泪来,他假意用手抹了抹脸颊意图掩盖,殊不知一切已被沈巍看在了眼里。


    盯着赵云澜手背上的水渍,沈巍原本在顶在心头的怒气竟被这一抹水光给柔化了,赵云澜那一番话明明不关己,却是句句刺的沈巍心疼,他从没想过没有爹娘在身边是何种感受,更何况是亲眼看着贼人将用自己换的银子塞进爹娘手里,那般感受他无法体会。


    但他知,那绝不好受。


    展开额下皱紧的双眉,沈巍望着赵云澜的背影,向他走了过去,他将手覆在赵云澜肩头,将那人扭转过来,沈巍原本只想和赵云澜道声不是,只是当他看到赵云澜抬起的双眸中,泛出的泪花与那通红的眼眶,他便觉得心头一紧,苦痛之感挥散不去,将手覆上赵云澜脑后,竟是歪着头,吻上了赵云澜的双唇。


    除去渡水之方,这是沈巍第一次主动亲昵赵云澜。


    他学着那日珍珠在口时赵云澜所作,将其反用在这人身上,舌尖一顶,已撬开了赵云澜的牙关。


    沈巍身子向前用力,赵云澜就向后退去,肩背抵上树干时,沈巍就吻得更深。


    一吻终了时,沈巍看见了他与赵云澜唇瓣之间扯出的银色丝线,衬着月光断在空中。


    赵云澜瞪着眼,嘴唇被吻的通红,他的手还搭在沈巍肩上,迟迟没能回过神。

    

    

    

    

    

    

    


    赵云澜是被沈巍扯着胳膊拽回房间的,沈巍用被子将两人身体盖住,拥着赵云澜就闭上了眼。


    临睡前,他把赵云澜放在被子外面僵硬的双手塞进了被子,然后用胳膊紧紧圈住了赵云澜的腰,。


    “你以后,别再撵我走了,时候一到我自己会走……今日我不该对你发火,是我错。”


    沈巍的声音极为低哑,贴在赵云澜的耳边听得赵云澜浑身发麻,也不知该安静享受此刻温存,还是兽性大发翻身压过去。


    后者的确是个妙计,赵云澜动了动身子,才发现沈巍臂力之大,箍的他动不了,想着也许是自己伤口未愈使不出力,挣扎几番后只能作罢在梦中继续温柔乡了。


    赵云澜的呼吸逐渐平稳,沈巍才松开他的身子,将手覆在他背上,找寻刚刚赵云澜所说的疤痕,他的指尖隔着薄衣描绘着那伤疤的形状,最红用掌心将衣上褶皱抚平。


    

    

    

    沈巍想起那日密林内,他看着桔梗花,问四叔,何为情?


    现如今,他懂了。


评论 ( 24 )
热度 ( 420 )

© 溺爱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