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逆专业户/杂事重症患者/
在Lof是不称职的写手/b站:溺爱超人

【巍澜/古代衍生】山水相知灯火葳 第六章

这几天忙着撸视频,没更文

视频下午出,同时更文更频是件很爽的事情~~~

==============================



    第六章


    自那日起,一众山贼发现他们老大从山下劫回来的高冷俏公子,摇身一变成了个跟屁虫,整天跟在赵云澜身后。


    其实沈巍跟着自己,赵云澜心里喜的不行,可这沈巍也不知是不是被自己影响,突然变得没脸没皮起来,一抓到功夫,就把赵云澜往没人的角落扯,捧着脸就亲他的嘴,每次都把赵云澜亲的喘不过气才能作罢。


    小白兔变成大灰狼,换成你你怕不怕!


    往嘴里灌了一口水,赵云澜还没来得及擦嘴,沈巍就凑过来,赵云澜早就提防着他,赶紧把屁股往旁边一挪,抓着袖子就捂住了嘴。


    “嘴边有水是吧!我自己擦!我自己擦!”说着,就捏着袖子擦了擦挂在唇边的水滴。


    赵云澜不擦还好,这一擦嘴唇就被蹭的通红,眼看沈巍靠的更近,赵云澜干咳的几声,一把扣住沈巍的肩膀,把他搂进了自己怀里,抬起手随便指了指天上的一片云,顺嘴胡说起来。


    “你看那片云,白不白,哈哈……”


    然而这招,赵云澜已经使了多次,沈巍根本不吃这套了,他就这赵云澜的力道,抓着他的胳膊把他往旁边一带,赵云澜就被推倒在了地上,沈巍顺势压上来,嘬住他的唇角。


    这被美人亲几口,赵云澜心里其实是觉得没什么,是个男人都想一亲芳泽,这是温柔乡啊!但是目前的状况来看……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这姿势和动作,好像都有点不对啊!这一届文弱书生,劲儿咋这么大!


    “沈巍,你等会……让我翻个身!”赵云澜在沈巍身下来回扭动,沈巍看着柔弱,但赵云澜就是拗不过他的劲道,怎么都没得逞,最后还是被堵住嘴巴,动弹不得。


    “老大!不好了!那……”


    沈巍和赵云澜正亲的火热,一个手下沿着他俩的足迹找到他俩,一看眼前这光景,被噎的半天没说出来话,还是赵云澜先行反应过来,赶紧推开了压在他身上的沈巍,装作平时霸道的样子,一把把沈巍搂进了怀里,手还尴尬的敲着膝盖,完全不知道自己肿起来的双唇出卖了他。


    “哈……啥事!说吧!”


    那手下呆了半天,被赵云澜用石子砸中脑门才晃过神,指了指山寨口。


    “老大,那祝红大小姐又带着嫁妆穿着喜服来找你了,说今天你要是不和她拜堂,她就堵着寨口不走了。”


    那人话才刚刚说完,沈巍和赵云澜几乎是同时从地上站了起来,赵云澜是惊的双目圆瞪,沈巍则是竖起防备,一把抓住赵云澜的后领,把他扯回到自己身旁。


    “你说啥!”


    “她是谁?”


    二人之语同时落下,手下被沈巍凌厉的目光惊得不敢开口,盯着他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成拳,默默咽下了紧张的口水。


    

    

    

    

    

    

    

    手下口中说所的祝红,是隔壁山寨祝大当家的千金,自小生的一副美人坯子,偏偏不好在家绣花作画,就喜欢跟着一帮糙汉子在外面打打杀杀,他爹唾沫都说干了也管不了他。


    赵云澜对姑娘根本没兴趣,压根没想惹祝红,巧就巧在几年前周边几个寨子结盟那天,祝红被隔壁寨子倾慕他已久的少当家借酒调戏了一番,赵云澜看不过去出手把她救了下来,自那日起祝红就踩着桌子和满山寨的人说她这辈子非赵云澜不嫁,把赵云澜吓得再也不敢登他们山寨的门了。


    那之后祝红就每隔几个月来赵云澜的山头逼一次婚,赵云澜一开始还能耐下心来劝她几句回头是岸,后来见这丫头片子拗的很,也不再搭理,能躲就躲了。


    可这带着嫁妆穿着嫁衣的场面赵云澜是第一次见,看架势这回是真要把他往死里逼了。


    将趴在窗户眼上往外看的沈巍给拉了回来,赵云澜在屋子里面来回渡步,干挠着头也想不出什么法子,眼看太阳就要下山,就算真挺过了今晚,明日那祝大当家亲自登门,这亲事推脱不了不说,看他宝贝闺女在外面露宿一宿,非得要了自己的小命不可。


    “哼,你定是做了什么事,才能把一个小姑娘逼到这个份上。”


    沈巍瞪了一眼赵云澜,手中的茶杯被捏的吱吱响。


    “不是,我能对她做什么啊我!都这时候了,你就不能办我想想办法,你真忍心看我被她抓回去洞房啊!”


    赵云澜想不出办法,蹲在门口头发都挠断了几根,门被从外面大力推开,赵云澜赶忙抬头望向来报信的手下,看着他一脑袋汗珠,就知道情况又有变了。


    “老大!祝小姐说他反悔了!不在门口呆着了,要来你房里过夜!你要是不答应,她就扒光了自己衣服,说……”


    “说什么?”


    “说是你赵云澜脱得,明天让她爹找你算账!”


    “哎哟我的亲娘啊!”


    赵云澜手扒着门框,脚下一软差点没站稳,亏了手下拉着他,才终于起了身,脑子中闪过祝红光着身子的光景,只觉得心尖都凉了。


    “老大,怎么办,快冲进来了!”


    门外的喧嚣声越发清晰,赵云澜无措的在房内打转,一转眼就看到放置在床边沈巍的面具。当下心中一沉,打开柜子随便收拾了些东西,抓过坐在凳子上脸色阴沉始终不发一语的沈巍,就往窗户外面跳。


    “干什么?”


    扯回赵云澜踩着窗框的脚腕,沈巍见赵云澜慌张,心中也焦急的很,心想着要不然他出去会一会那个祝红,还没开口,赵云澜就将那面具戴在了沈巍的脸上。


    “老五!告诉祝红,说我赵云澜下山当和尚了!让她赶紧找个人嫁了,等他她什么时候把她相公克死了,我回来给她超度亡灵!”


    “诶老大!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老五趴在窗户上时,赵云澜已经扯着沈巍上了马,向着后山歧路飞奔而去了,看着那黑色马驹上相拥而坐的两人,老五叹了叹气,识相的关上了窗。


    

    

    

    

    

    

    

    

    “现在这歇歇脚,等会天黑了找个客栈咱俩就住下!”


    用河边清水洗了把脸,赵云澜用包袱给沈巍垫了个雅座,自己就一屁股坐在了泥地上。


    “看那祝小姐如此执着,必是爱你不渝,你负了她,心中不愧吗?”


    沈巍摘下脸上面具,摆弄起边缘绳带,看着伏在河边渴食的鱼儿,语气平淡。


    赵云澜咬了咬口中干草,盯着沈巍突然笑出了声。这刚才在马上撩拨沈巍这人始终不发一语,敢情是在这等着他呢。


    “哟!沈公子这是提祝红不值,还是在吃醋啊?我怎么闻着不太对呢!”说着,就往沈巍身边凑去,假意闻了闻。


    推开赵云澜的头,沈巍起身将包袱挂在马上,示意赵云澜赶路,赵云澜点了点头随着沈巍上了马。

    

    

    

    

    

    

    


    二人找到一城边客栈时,天已经黑了。


    不顾那掌柜惊讶神色,赵云澜执意开了一间房,牵着沈巍的手就进了房,还大方的甩给小二一锭银子,告诉他把好酒好菜都端上来。


    一顿酒足饭饱后,也是该歇息了。


    “你说,明天我们去哪啊?”赵云澜躺在床上,拍了拍自己饱腹的肚子,转眼看向坐在床边整理衣衫的沈巍。


    沈巍从未出过门,被赵云澜这么一问,他也不知二人该何去何从,背对着赵云澜摇了摇头,将脱下的外衫工整的叠放在枕边。


    “明日是明日谈,那就先睡吧!”把沈巍让进床铺里侧,赵云澜长臂一揽,将沈巍搂了个满怀,没过一会就打起鼾来。

    

    

    

    

    

    

    

    


    小二半夜在客栈里巡房,被一个黑溜溜的身影吓得一惊,刚想开口呼喊,就被赵云澜给捂住了嘴。


    “别说话!银子拿着,明天告诉房里的公子,说我赵云澜浪迹天涯去了,让他乖乖回家。这盘缠给他路上用了!”


    拍拍小二的肩,赵云澜握紧手中短刀,在门口踌躇半晌,终是一咬牙甩袖而去了。


    其实赵云澜带沈巍下山是早有打算,祝红的出现是意料之外,却刚好应了他的意。下山躲人是假,送沈巍离开才是真。


    这小书生确实是招人喜欢,近些日子黏他黏的也让赵云澜心满意足。


    可是有些东西只能远观不可近临,一招入匪误人终身的话,这事赵云澜是万万干不出来的。真要是在他脸上留下几条虫子大的疤痕,那真是可惜了。


    望着空中银月,赵云澜掏出偷走时顺手拿着的面具,他抚了抚上面的花纹,突然挑嘴一笑,扣到了自己的脸上,沈巍皮肤的温度好像还未散去般,轻抚着他的脸颊。


    “这东西,就留给我吧,也不白白枉了你我之间这段情谊。”


    将面具从脸上摘下,赵云澜还没来及的将它塞进包袱,就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纤长身影吓得一退,面具也脱手落地,在泥洼的水坑边溅起些许水花。


    沈巍站在赵云澜身前,穿着的是入寝时的白色里衣。他看着赵云澜片刻,竟是挑起了唇角,弯下腰帮他拾起了面具,还用自己纯白的袖口擦了擦那边缘上的泥渍。


    “这么晚了,你去哪?”


    沈巍这一问,赵云澜愣了。


    他本以为沈巍拦住他,会质问自己为何抛下他一人独行,然后再向之前那日胡闹一番,扰的赵云澜不得清净,可此时沈巍却神情安稳,嘴角带笑,眼中波澜不变,好生祥和。


    “啊……那什么,我嫌屋子里闷,出来走走。”赵云澜说着,还假意动了动自己的胳膊,深吸了一口气。


    “出来走走,舒服多了!”


    “晚上这么凉,走够了,就回去吧。”抓紧手中面具,沈巍走到赵云澜身侧,抓着赵云澜的手腕,就把他往客栈牵,盯着沈巍回眸时的笑意,赵云澜咬紧牙,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头,完了!这又阴沟里翻船了。


    赵云澜没心没肺,被沈巍拉回去想着再找机会跑,就稳实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一睁眼就见到沈巍坐在他身边,手中拿着自己的面具,眼睛盯着自己不放。


    “哎哟,你起的真早啊!”


    没察觉到沈巍眼中沉色,赵云澜在床上伸了个懒腰,扑腾一下跳下了床。


    “我刚刚听有人说,周边唯有琉璃城最为繁荣,不如我们就去那吧。”


    沈巍坐到桌边,给赵云澜倒了一杯茶,看了看还在地上来回蹦跶的赵云澜,暗暗垂下了眼。


    “行啊!那吃完饭咱就走呗!你等我去跟小二探探路!”


    赵云澜一开门,店小二刚好路过门前。


    “诶公子你昨天不是……”小二看着赵云澜,开口就要问他怎么还在这,被赵云澜揽着肩膀给带到了门旁。


    “琉璃城怎么走啊?”他瞪了小二几眼,小二虽不情愿还是识相的把银子还给了赵云澜,赵云澜看他委屈,从怀里掏出来几个铜钱,小二才咧起嘴巴好声回答起来。


    “琉璃城啊,一直往北走就是了!”


    “那行了,端点吃的上来,给我的马备好粮食,等会小爷我就要上路了!”


    见赵云澜回房关上门,小二颠了颠手中铜钱,突然皱眉心生不解。


    “这刚才那蓝衣公子不是都问了我一次琉璃城怎么走了吗,这怎么换人又问了一次?……搞不懂搞不懂!”


评论 ( 21 )
热度 ( 376 )

© 溺爱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