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逆专业户/杂事重症患者/
在Lof是不称职的写手/b站:溺爱超人

【巍澜/古代衍生】山水相知灯火葳 第七章

完结倒计时,我们土匪头头肯定还得跑的(。

==========================


    第七章


    

    

    

    

    赵云澜舔了舔站在唇角的糖渣子,将一颗冰糖葫芦塞进了沈巍的嘴里。


    “酸不酸?”


    沈巍伸出舌尖舔了舔唇角的糖衣,笑着对赵云澜点了点头,那副可爱的模样,惹的赵云澜没忍住抬手在他的面具上亲了一口。


    俩人在路上有说有笑,光是小点心就买了几大包,赵云澜问沈巍你再能吃这些也吃不了啊,坏掉的话扔了多可惜,沈巍就答他能吃得了让他放心,还让店家给那些小吃用礼盒包好,看的赵云澜还是不解,最后心想也许这就是大家公子习惯,也不多问了。


    一转眼,两人已经到了琉璃城城前,赵云澜看着那城前几个大字,说这也没多繁华啊,沈巍笑而不语。


    进城后,赵云澜找了一家客栈将马驹栓在栈前,他本想让沈巍去客房歇歇,可沈巍偏要拉着他上街逛逛,还拿着之前买的点心,说饿了的时候吃点,赵云澜拗不过被沈巍拽着往城中走去。


    他突感腕上一紧,沈巍不知何时在自己衣摆下撤下一条布料,将两个人的手牢牢捆在了一起。


    “这是做什么啊?”


    赵云澜挣了挣手,就要去解那绳索,被沈巍将手给按了下去。


    “这里人多,我怕和你走散了。”沈巍脸被面具遮挡,赵云澜看不清他的神情,他瞧了瞧沈巍双眼,再看看俩人手腕之间的绳带,垂下头无奈的笑出声,用手指了指沈巍的脸,好不痛快。


    “感觉你平时脑袋挺灵的,这时候怎么还犯傻了,用得着这绳子嘛,抓着手不就完了!”


    赵云澜说着,就勾过沈巍的手指,站在人群中央,不顾他人投来的目光,与沈巍十指交扣起来,牵着沈巍就往前走。


    说来也奇怪,明明十根手指只是简单的交插在一起,却让沈巍看的如万缕丝线缠绕不休般,没过一会就红了脸,连手心的温度都高了几分。


    “怎么出了这么多汗?是旁人的目光让你不舒服了吗?你怕什么,你带着面具的,这脸我替你丢!”


    用指尖点了点沈巍的手心,赵云澜笑开了花,没注意沈巍藏在面具下羞红了的脸。


    赵云澜看前方有人搭台杂耍,扯着沈巍就要过去,沈巍却拉住了他。


    “诶,那边人太多了,我们往右走,一会回来看。”


    之前不管去哪,赵云澜都习惯了沈巍言听计从,现在这人突然支招,赵云澜虽然诧异也不拒绝,跟着沈巍就往那边去了,沿路上小贩极多,赵云澜看着那些木桌上摆着的千奇百怪的小玩意,他都喜欢的不得了,这平时对什么都好奇的沈巍此刻却没有了反应,只是一直拉着他,头也不回一下。


    “诶,你今天有点奇怪啊,这些东西多好看,喜欢那个我买下来送你!”


    赵云澜扯扯沈巍的胳膊,想让那人应他一句,可沈巍越走越急,周围的行人也越来越少,待沈巍停下步子时,他已经摘去了脸上的面具,回头望了一眼赵云澜,对他笑了笑。


    笑容虽好,可赵云澜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沈巍往一处大宅门前迈了一步,开口就喊了声“爹娘,巍儿回来了。”


    这时赵云澜抬头一看,才见到那宅子硕大的牌匾上,刻着‘弘扬镖局’四个大字。


    镖局大门敞开,眼看多位镖师蜂拥而出,赵云澜拔腿就要跑,碍于二人腕间的绳索,他被沈巍给扯了回来,死死抓住了他的手,让他挣扎不得。


    “沈巍!你阴我!”


    赵云澜质问沈巍,沈巍不答,只是更加用力的抓紧了赵云澜挣扎的手,与其纠缠在一起。


    “巍儿!我的巍儿!”沈父沈母从大门里冲了出来,紧紧抱住了沈巍,完全没注意到一旁脸已经煞白的赵云澜。


    “巍儿!都怪四叔护你不周!你旁边这位……这不是那日掳走你的贼人吗?”


    四叔见到赵云澜,眼睛都恨红了,拔剑就冲着赵云澜走了过去,沈巍见状赶忙挡在了赵云澜身前。


    “爹,娘,四叔,这人是那日掳我的山贼不假,但他不仅未害我,还用生命护我周全,你们若是为难他,便是恩将仇报了!”


    沈巍的话说完,四叔与沈父沈母互相看了看,将剑插回了剑鞘。


    “巍儿,你爹娘这几日思你念你,头发都白了好几根,快进屋让他俩好好瞅瞅!”


    四叔拍了拍沈父的肩,伸手就要去拉沈巍想把他往屋子里带,沈巍却躲开四叔的手,他转身看向用一只手捂着脸一脸尴尬的赵云澜,突然使力把他扯到了身前,还将手中包好的点心递到四叔和沈父沈母面前。


    “还有一件事,我希望爹娘能成全。”


    沈巍脸颊突然泛红,赵云澜看到他快速眨动的双眼,突然不妙,想要去捂沈巍的嘴巴,已是晚了。


    “这几日我与赵公子已经私定终身,约好生死不离了,你们若是想拆散我们,就请恕儿子不孝,不能给您二老送终了。”


    那一刻,赵云澜望向身旁众人看向自己的惊异目光,只恨不得一掌拍死自己算了。

    

    

    

    

    

    

    

    


    沈巍跟父母进了书房,赵云澜就被关在沈巍的卧房,似乎是被沈巍猜中了逃走的心思,连窗户边上都安置好了人看守。


    “兄弟,人有三急,我去方便方便!”


    赵云澜还没迈出门,就被守着门的镖师给推回了屋子里,还顺便指了指一旁木架上的脸盆。


    “少爷说了,屋子里的东西你随便糟蹋,就是不准出这个门。”


    看着那被关上的房门,赵云澜气急败坏,一脚将木凳踢的底朝天,心里把沈巍的祖宗十八辈都骂了个遍。


    “沈巍啊沈巍,亏我对你一番好意,你居然耍我!”


    赵云澜逃不走,出不去,在屋里晃荡了半天也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最后干脆打开沈巍的衣柜,将那人的衣服撒了一地,躲在柜子里睡了过去。


    沈巍回来的时候,看着满地衣衫,无奈笑之。


    他小心的拉开柜门,赵云澜双脚高高撑在柜子上,口水都顺着唇边流了下来,沈巍折了着衣袖想帮他去擦,却是惊醒了他。


    赵云澜看到沈巍,还以为之前发生的事是大梦一场,还傻乎乎的对他笑了笑,待他缓过神,看到周遭场景和自己所躺的地方,才终于反应过来,一掌拍开沈巍的手,跳出柜子,恶狠狠的用手指向沈巍的脸。


    “沈巍!有你这么干的吗!骗我说什么琉璃城繁荣想来看看,结果是把我往你家这个火坑里领啊,还让人看着我不让我走,老子不陪你玩了!我现在就要回去!”


    赵云澜将桌上茶杯扔到地上,瓷器摔得四分五裂,还有些许碎片擦过沈巍的脚边,在那绸布的鞋面上划出不小的痕迹,沈巍动了动脚,不说话。


    “不说话能了事吗?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也拦不住我!”说着,赵云澜就往门口走,沈巍见赵云澜真急了,赶紧跑过去扯着赵云澜把他往屋子中间拽,赵云澜不从,沈巍就一把抱住了他的腰,将他牢牢锁在了自己怀里。


    “我知道是我不对,对不起。”


    紧贴着的后背,沈巍将头贴在赵云澜肩头,语气低沉。


    “呸!道歉有用吗?你居然还和你爹娘说什么咱俩私定终身了,你知不知道你爹娘当时看着我的眼神都恨不得把我剐了,你说我挺大个人怎么就着了你的道呢!”


    赵云澜扣住沈巍的手腕想要拉开他,可那人紧紧抱着自己,赵云澜扯了几下,那雪白的腕子上就印出几条红痕,赵云澜怕弄伤他也不忍再下手,终是顺着沈巍的力,和他一起坐到了床边。


    “刚刚我爹娘虽表意外,但刚才他俩已经答应我们的事情了。”


    “什么?”赵云澜张大了嘴,神情都木讷了几分。


    沈巍并非妄言,刚刚他与父母进入书房,便在地上长跪不起,沈父沈母本就疼惜沈巍,沈巍从小就对他们的话言听计从,见这次自家儿子如此执着,只是劝了几句便不再多问,只是心里不免难过,看了半辈子的宝贝儿子,没让任性的大家闺秀给哄去,却是着了山贼的道、


    在沈巍离去前,沈母叫住了他,告诉他如果赵云澜敢负了他,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那时沈巍回身看向母亲,只是翘嘴一笑,对她说了声‘放心吧娘’。


    “等安顿几天,我们就拜堂成亲,你今后就不要回山上犯险,陪我保镖吧。”


    赵云澜完全没想到沈巍将他带回来,居然是为了和他成亲,这把赵云澜吓得不轻,半天都没回过神,直到沈巍按住他的肩,把他往床上带凑过来就要亲他的嘴,赵云澜才吓得一把推开沈巍,缩着腿躲进了床角。


    “诶我说……不是……你……我……哎!”


    赵云澜拍了拍自己的头,老感觉这脑子跟不上溜了。


    “沈巍,我之前就说过,你我不是一路人,你说你让一个山贼弃了劫镖的本行,还下山干起了保镖,你说这合适吗?这不合适!”


    这些话赵云澜苦口婆心,当下恨不得自己能长出十张嘴,一起劝一劝沈巍,兴许能让他转了心思,可是沈巍却不吃这套,他挤到赵云澜身前,逼得赵云澜缩起肩膀,慌张的看着他。


    “你做山贼就合适了吗?你总是以身犯险干着违法的勾当,留着一身伤疤苟且偷生就合适了吗?你知不知道那天摸着你背上的伤痕,我心里……”


    沈巍抓着赵云澜的手腕,把赵云澜捏的生疼,赵云澜哎了几声,沈巍才放开他,背过身去掩住自己发红的眼睛。


    “沈巍……我不想负你,只是你一个大家公子,有父有母,不该……”


    “你喜欢我吗?”


    沈巍突然转身,扯着赵云澜的袖角,开口问他。


    赵云澜被沈巍问的发愣,他盯着沈巍发红的双眼,和因为委屈搭落而下的唇角,一时心中波澜万千。


    这事还用问吗,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他喜欢沈巍,喜欢的不得了,可他山贼与正道本就殊途,如何能得两全其美啊。


    “我不管其他,我只问一句,你是否喜欢我?”


    沈巍将手中衣袖扯的更紧,拽的赵云澜心都跟着揪了几下。


    “我……哎,我喜欢。”


    这三个字,赵云澜是由心而出,说的极为诚恳。


    那瞬,沈巍才终于破涕为笑,眼中都泛过几朵桃花,看的赵云澜着实心动。


    “这三个字,即使让我万劫不复,我都认了。”


    沈巍倾身拥住赵云澜,将赵云澜困在床角,赵云澜拍了拍沈巍的肩,叹了口气,不敢开口,生怕说错了什么,再伤了这人的心。


评论 ( 17 )
热度 ( 408 )

© 溺爱超人 | Powered by LOFTER